推荐阅读我家王妃是天仙

推荐阅读我家王妃是天仙

这里推荐阅读《我家王妃是天仙》,提供顾怀辰夏莲儿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夏莲儿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丢到城门附近的林子,身边只摆着个药箱。

《我家王妃是天仙》精选:

夏莲儿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丢到城门附近的林子,身边只摆着个药箱。

看样子司命想让自己当个江湖郎中,她随手摆弄着药箱,里面真的是应有尽有。

哎?这还有枚铜镜,夏莲儿拿起来一看,仔细端详。

呦,着镜中的美人儿,不正是自己吗。

夏盼美滋滋的想着,司命也是有良心,没换了自己这张脸。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仙容,洋洋得意的时候,林中路过了个匪徒,也沉浸在了她的美貌中。

“姑娘怎的一人在这,莫不是迷了路,让哥哥带你出去吧。”

“啊!”

夏莲儿吓得一嘚瑟,伸出两只手指就想施法,却突然想起自己已没了仙力,于是尴尬的指着对方。

此匪徒,面目狰狞,一口黄牙,简直就是典型的坏人模样。

“这位大侠,小女只是在此等候夫君,不必担忧。”夏莲儿强装镇定。

“哈哈哈哈哈,我已在此注意你很久了!”黄牙大汉笑的猥琐:“你根本没有夫君,还是让哥哥做你夫君吧,啊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按司命的话本上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有个英俊少年出现相救啊。

夏莲儿连忙环视四周,但诺大的林子,连个人影都没有。

啊,算了,求人不如求己。

夏莲儿笑着,然后借着杂草遮挡视线,偷偷拿出药箱里的一瓶药,悄悄洒在手帕上。

“那大侠一定要温柔一些呦。”夏莲儿甜甜一笑。

黄牙大汉乐的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只见夏莲儿将帕子在他脸上拂过,黄牙大汉便“咣”的一声倒地了。

“调戏本仙,给你八百个胆子了?”夏莲儿咬牙切齿的踢了地上的匪徒一脚。

不料,夏莲儿虽没了法术,但修炼的功夫还在,只是一下,黄牙大汉的腿骨,便应声,碎了…

“额…”夏盼看着自己这一脚,竟然有了一丝歉意:“不好意思了。”

然后便拿起药箱跑路了。

夏莲儿小心翼翼,拿着黑纱附面,找到了一家京都城脚下的客栈,先住了下来。

她很是小心,决定先做好周全的打算再进城。

夜里,夏盼将自己的全部行囊,挨个数过。

“哎!臭司命,这么小气!”夏盼看着这一桌子的药,和可怜巴巴的十几两银子,忍不住骂道:“给我点银票会死啊。”

“除了药就是药,我要这么多药干嘛?”她发泄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药箱里胡乱翻着。

“算我诬赖你了。”夏莲儿看着手里易容的药剂和用具,颇为满意。她师从医仙,这些东西手到擒来。

次日她选了一副看着顺眼,但却不会过分漂亮的容貌换上。

夏莲儿给自己取了个凡间的名字叫做夏盼。她生在极寒之地,自然是盼望着见到夏日。

她在客栈帮客人诊治,诊金就付做房费。顺便也打探消息。

据司命看的卷宗里写,这一世最终是四皇子顾怀辰继承大统,但他刚开始可不是个受重用的皇子。没有母族支持,只得依附太子顾怀德而存。

这几日夏盼也了解到,现在正是当今太子一人风光的时候,顾怀辰还只是个被坊间津津乐道的风流王爷。

都说这顾怀辰,姿态甚嚣,风流不羁,夜夜笙歌,每晚都美人在怀啊。

听到路过的侠客如此说,夏盼只是撇撇嘴,不就是浪荡吗,说的花里胡哨的。

夏盼消息收集的差不多,一天一早便进了城。

她手里只有一块血玉值钱,问了几家当铺,竟无人敢收。

哎,这血玉添了她的精血,自然是流光溢彩,色泽非凡。但这么大笔钱,当铺伙计,都生怕有诈,不敢收。

再又被一家当铺赶出来后,夏盼真的想骂天,但又怕得罪了哪位仙寮,硬是咬牙咽了进去。

她垂头丧气的坐在了京都最有名的聆音阁对面的茶摊里,愤恨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聆音阁,这个她未来的最大对头。

是的,夏莲儿仙子一生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只想安生享乐,赚的钵满盆满。既不能让自己陷入宫闱,也不能远离朝政,毕竟她也只有知道朝局如何发展,这一个优势。

她思来想去,开个花楼最合适。

宫内秘闻,小道消息,再加上她在天宫早已培养出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俗称–墙头草功力,定能在这京都久安。

想着,夏盼又咯咯咯的乐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小厮丫鬟给自己揉腿的场面。

没等半刻,她便又想起自己,连租个铺子的银钱都没有,便又恶狠狠地盯了一眼聆音阁:“花楼就花楼,还什么聆音阁,来你这是为了听曲子啊?”

然后猛灌了一口茶,本仙若是开了花楼,就叫醉花楼,司命那些话本里的花楼,都是这个名字。哼!

殊不知,就在她对面的聆音阁,最高的包厢内,有一人,美人在怀,眼睛却飘在她身上极久。

茶摊里坐着个姑娘,轻纱覆面,但不难看出她脸上稚气未脱。

他本是被脂粉味熏得有些烦了,望向窗外却看到她懊恼,丧气,又不知怎么笑个不停,不一会又开始愤愤不平。有趣极了。

“王爷?”子恒似乎察觉出主子的异常,轻声唤道。

不错,此位寻欢作乐的人正是当今陛下四子–顾怀辰。

“你看她如何。”顾怀辰坐在尊位,眉眼满是随心的笑。

子恒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姑娘平淡无奇,想着自家王爷的作风,子恒艰难开口:“这姑娘虽然身材不错,但以轻纱掩面,必定容颜不佳,且,看上去,应是本分人家…”

顾怀辰只是一怔,知道子恒会错了意,也不恼,只是笑了笑:“哈哈哈哈,我说,她身上那块玉。”

子恒这才注意到,这女子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相貌容颜都很平庸,只身上配了一块血玉,只需一眼,便能看出,价值不菲。

“王爷意思?”

“她怕是走遍了京都的当铺,无人敢收,安排人看着点。”顾怀辰终于回过头,姿态性感,唇角微翘:“我很喜欢,莫要被他人收了去。”

“是。”子恒领命退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