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宗叶澜依小说全集目录重生狂妃枕上欢全文阅读

人气小说《重生狂妃枕上欢》由著名作者云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耶律宗叶澜依,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拼死拼活追夫三年,结果嫁了个忘恩负义的渣男,本以为老天不公,含恨而死,不想重生归来走上辉煌之路……婆母凶恶,小妾阴狠,渣男狂妄自大,那又如何?重生归来,她要步步为营,婆母让她滚蛋,小妾让她发卖,渣男……就问你蛋不蛋疼?叶澜依,天之骄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终是为谁成了欢?耶律宗,天之骄子,乾坤在手谁与争锋,终是为谁拱手相随?世人皆知君王乱天下,不知公主乱君王,苦的是叶澜依被锁还要陪生娃!一个两个三四个,公主捧脸:天下还我,娃让别人去生!君王衣带渐宽:那这锁链何时能解?

《重生狂妃枕上欢》 第十九章 多说一句便是死期 免费试读

“公主请三思,大金七皇子是否是真心想娶你,毕竟你嫁过人的,周某奉劝公主,别被人利用了。”周子博言之凿凿,一副为叶澜依好的模样!

叶澜依看向周子博,一阵戏谑:“周子博,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有这闲心还不如抱着你那小妾好好传宗接代呢。”

周子博被羞得满脸通红,邪心一上来,就恶从胆边生,狠狠道:“叶澜衣,你别得意,你既然当初嫁给了我,就生是周家的人,死是周家的鬼,你休想再另嫁他人!”

“小姐!”秋禾看不顺眼,一个靖侯之子,胆敢如此同公主说话,着实令人气愤!

叶澜依蹙眉:这人看样子是没完没了了,不给整趴下还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于是淡然一笑:“周公子今日想必是进宫看静嫔吧?”

周子博愣了一下,没等反应,叶澜依已经走近周子博,周子博未曾想过其他,素来对叶澜依的接近只有一个目的,冠上要讨好他的想法。

叶澜依跟大金耶律宗结亲之事,周子博也有听说。

但他并不认为是出自叶澜依本意,所以他心中还有一丝希翼,叶澜依对他不能忘怀!

果真,叶澜依倾身上前在他耳边说话。

饶是平时,周子博会用力推开叶澜依,但他这次并未那么做,甚至微微蹙眉,等着叶澜依跟他说话,为此他也低了低头。

叶澜依嘴角上翘,眼底凉意四起,言道:“周子博,这是你自找的!”

周子博扭头看去,不等反应过来,叶澜依后退两步,踉跄朝着地上摔倒。

秋禾一看,忙着扶住了叶澜依。

“小姐!”秋禾看的清楚,小姐是自己跌过来的!

“大胆周子博,胆敢对本公主动手?你当本公主还是昔日你府里逆来顺受之人!”

周子博怒道:“叶澜依,你害我?”

叶澜依忽然声嘶力竭:“周子博,你怎能如此对我?即便你不顾念往日我对你痴心之情,也总该记得你病重是我衣不解带顾你周全,你即便心有怨恨,为柳云儿打抱不平,也不能在宫中动手!”

周子博怔住,竟有些不敢相信,叶澜依竟如此害他!

“周子博……“叶澜依已经潸然泪下。

周子博眉头深锁:“你还敢……”

叶澜依不等周子博说完,双眼紧闭,人便晕厥过去。

秋禾不明所以,吓得惊叫起来:“小姐,小姐……”

周子博彻底怔住,小云子急忙招来人,将叶澜依送回到永寿宫太后寝殿。

太后被吓得不轻,震怒之下将周子博打入大牢!又命人将静嫔叫来,要她在永寿宫前跪着。

静嫔吓得全身直冒汗,好不容易才出来,竟又遇到这事!

轩辕帝震怒,叫人将靖侯一并下了大牢。

一时间,靖侯府再次遭遇恐慌,吓得靖侯夫人,去丞相府跪求叶丞相开恩。

宫里各宫得知此事,纷纷到永寿宫看望叶澜依,而众嫔妃经过之时,无不看上一眼静嫔。

真是昔日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魄!

皇后早就看静嫔不顺眼了,而今静嫔怀上龙嗣,还要在永寿宫顶住烈日跪着,算是给她解恨了!

熹贵妃瑜贵妃也都挺直了脊背前行,等今天等的够久!

叶澜依缓缓醒来,太后亲自为她擦去泪痕,见她醒了,忙着握住她的手,难过道:“澜依,你怎样?”

叶澜依心中满是愧疚,她只是想着要惩治周子博,祸连静嫔和靖侯府,才装晕,竟忘了皇祖母了!

叶澜依想要起来,太后那里舍得,忙着叫她躺着。

此刻皇后等人忙着上前嘘寒问暖。

“快躺着吧,你从小便身子羸弱,那周子博真是胆子不小,在他府里已经是没少欺负你了,那便是杀头的罪名啊!如今到了宫里,竟也这般大的胆子,他是不要命了!”皇后气不过道!

瑜贵妃也气恨道:“这是在宫里,这要是在外面还了得!”

“就是!”熹贵妃也附和,其他嫔妃那里敢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纷纷谨言,要将周子博重罚!

太后看向前来诊脉的御医,御医忙着禀报。

“启禀太后,公主是急火攻心,加上身子弱,这才晕倒了,但若长此以往,怕也会坏了身子!”御医自然见风使舵,前者确有其事,后面一句,便是看着各宫的脸色办事了。

太后震怒:“这周子博想来是欺人太甚,本宫还没死呢,他就如此猖狂,若是死了,还了得!”

太后眸仁微眯:“传本宫懿旨,周子博割去一切官衔爵位,永不录用,靖侯府发刑部,听后发落。

静嫔不思悔改,降为贵人,扣除一年俸禄!

待为皇上诞下龙嗣,再做定夺。”

皇后等人纷纷附和,太后这才看向站在一边多时的耶律宗:“七皇子见笑了!”

“太后严重!”耶律宗一脸漠然,但他目光已经落在叶澜依的身上。

此刻叶澜依才看到耶律宗,来得真是时候!

叶澜依看到耶律宗便觉得心烦,先前是想要问问清楚,如今半月过去,问不问已经不急于一时。

反倒是想着怎么把婚退了的好,让他看见些什么又如何?

他若不愿意,退婚便是!

“祖母,我有些累!想歇息!”叶澜依佯装身体不适。

太后摆了摆手,寝殿上的人系数退下。

叶澜依这才闭目休息。

水秀宫偏殿

耶律宗端坐桌旁,问道:“看清了?”

“看清了,是公主自己跌倒,周子博并未动手。”黑衣人单膝跪地,如实禀告。

耶律宗起身走到窗口,定于窗前看向远处湖面。

黑衣人转身依旧单膝跪地:“主儿!”

“说!”

“如此处心积虑之人,倘若迎娶,日后若对主儿有歹意,岂不是害了主儿!”

“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若下次你还敢在本主面前,多说一句公主,便是你的死期!”耶律宗微微侧眸,转而看向远处,语气冰冷。

身后之人惊出一身冷汗:“是!”

“去吧!”

“是!”

黑衣人离去耶律宗嘴角上翘,有意思!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