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抬棺小说全文 张九阳林婉微信内阅读

《九龙抬棺》中主要人物有张九阳林婉,是作者九当家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灵异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书主要讲述生老病死,都有征兆之说,那你知道人暴毙之前的征兆是什么吗?这一切,要从死人给自己抬棺说起。

《九龙抬棺》 第4章 免费试读

我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却啥也没有。

林婉却哈哈笑了起来。

“你胆子真小,逗你玩呢!”

我摸了把汗,无奈摇头,心脏差点被她吓出来。

接下来,一边干活一边和林婉闲聊,基本上就是高中毕业这几年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干货,大学生活枯燥无聊,林婉就问我大学有没有谈女朋友,我苦笑摇头,然后就聊到我现在的情况。

“我家世代抬棺匠,到我这一辈已经第九代了。”我说。

“那你以后也会干这个吗?”林婉问。

“不知道,应该会吧。”我有些惆怅,毕竟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也有着自己的梦想。

“对了,你呢?你现在在干嘛?”我岔开了话题。

“我在九龙城做卖房子呢,销售经理,可以吧?”林婉有些小得意。

“啧啧,不赖呀,房子卖的怎么样?”我问道。

“之前挺好的,可最近卖不动了”林婉脸上突然泛起愁容。

“为什么呀?”我好奇。

“哎,还不是工地上接连出了几次事故,死了一个伤了六个,消息传开了,不知道谁造谣说九龙城不干净,搞的很多人都不敢买了。”林婉一脸无奈。

我有些好奇,刚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墓碑却突然呼啦一声倒了下去。

“总算挖起来了。”我心中大喜。

随后赶紧用绳子将石碑捆了起来,石碑没有想象的重,因为这石碑比较特殊,并不是四方的实体,而是中空的,上面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孔洞,我数了数刚好九个,遍布在石碑各处。

“这石碑好奇怪呀,你看这些孔竟然是互通的。”林婉走上来,手电一照好奇的说道。

我心说可不是吗?若没有一点特异之处,怎么能叫九窍玲珑碑?又怎么能进入皇宫中的御花园。

说话间,我扎好了一个绳结,然后用铁锹把穿过去,林婉赶紧过来搭手,我两一起用力,勉强将石碑抬起来。

“咦!好像有个洞。”林婉道。

我也看见了,石碑下面并不是实土,几根树根下面确是有个洞。

“估计是什么动物巢穴,别管它赶紧走。”我谨记爷爷的吩咐,没去仔细打量。

林婉哦了一声,我两抬着石碑掉头往下,然后放在了三轮车上。

可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准备骑车离开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救救我,”

我顿时吓了一跳,猛地扭过头看向立碑的地方,声音就是从那传来的。

“怎么了?”林婉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我。

“你有没有听见有个女人说话。”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林婉的角色刷的就变了,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张九阳。你可别吓我。”

见我不说话,林婉一咬牙然后装着胆子子又走了回去,手电筒往下面一照,然后就惊呼起来。

“张九阳,快过来,有东西。”

我犹豫了行不,这才走过去,电筒的照射之下,黑洞之中竟然躺着一具骸骨,

这骸骨有一丈多长,看上去是一条蟒蛇,大腿粗细,头上插着一根黄铜钉,死死的定在地面上。

我和林婉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这条蛇明显是被人用黄铜钉钉死的。

林婉伸手就要去把这黄铜钉拔下来,我连忙伸手拦住了她,爷爷告诫我不要多管闲事,更何况这石碑本来就透着邪性。

“走吧,这东西不能碰。”

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下了土坡,将石碑固定好之后,林婉这才也跟着背着手走下来,然后就看见她对着我扬了扬手。

我脸色顿时变了。

林婉竟然把铜钉给拔了下来。

“林婉,你……”

“怕什么,不就一根铜钉吗?”林婉一脸无所谓的转身走到了车旁。

“胡闹!”我一把将铜钉夺过来,准备重新插回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然后“啪”的一声脆响,蛇骨一下子碎落,就仿佛风化了一样。

这股风来的蹊跷,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气,我不敢耽搁连忙将洞口给填上,然后催促着林婉赶紧离开。

离开村口的时候,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

可我就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我看。

刻碑的过程很顺利,凌晨三点半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家,可就在进门时候,诡异的事发生了,

原本躺在三轮车上的石碑,突然轰的一声立了起来。

紧跟着,整个三轮车便猛然一沉,就好像有什重物猛地压了上去一样,紧接着就听见嘭一声,三轮车直接爆胎了。

这诡异的一幕,直接将林婉吓得小脸煞白,惊叫一声跳下了三轮车,然后一把拽过我躲在了我的身后。

虎子听见声音冲了出来,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死死的盯着墓碑,这时候墓碑突然就剧烈的摇晃起来,就好像是有人在争抢一样,三轮车也跟着剧烈的摇晃起来,每几下,另外一个轮胎也不堪重负爆开了。

林婉吓得连声尖叫,我赶忙住了她。

“少爷小心,家里来赃东西了。”虎子惊呼一声将我们护在了身后。

话音未落,大门上贴着的新年门画突然呼的一声燃烧起来,而且是两幅同时燃烧。

我心中一惊,这东西竟然如此之凶,连门画都镇不住,简直是骇人听闻。

就在这时候,堂屋的门画也轰的一声燃烧起来,火焰瞬间串起两尺来高。

“小少爷,你们究竟干了什么,招惹了这么凶的东西!”虎子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我哪知道,我也没干什么……”

我话说到一半,猛地扭头看向了林婉,林婉也愣住了,随后异口同声道,“是那根铜钉!”

“张九阳,我是不是惹祸了?”林婉一脸的惊慌。

“没事,我有办法。”

我一边说话,一边扭头冲进了房间,将爷爷用了多年的龙绳(抬棺用的绳子)拿了出来,猛地扑上去开始动手捆石碑。

“虎子,龙杠,快!”

石碑摇晃的更厉害了,我好不容易才捆了起来,这时候虎子将龙杠也拿了过来。

“林婉,来帮忙,咱们把石碑抬进来。”我对着不知所措的林婉喝道。

林婉虽然车吓得不轻,可还是连忙跑了过来,虎子想上来帮忙,我连忙把他喝退,些东西他绝对不能碰。

龙杠穿过绳子,我和林婉一人一头放在了肩膀上,我喊了一个一二三,林婉和我同时用力,一下就将石碑给抬了起来。

石碑剧烈的晃动着,那力量拼了命的阻挠我们,林婉顿时扛不住了,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身体晃晃悠悠的就要倒下去,我一着急,喊道:

“林婉,挺住,抬进去,我做你男朋友都行。”

林婉一听这话身体一下稳住了,“小豆浆,这可是你说的,啊!”

一声姣喝,林婉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小蛮腰一下挺得笔直,双手仅仅的抓着龙杠就往院子里里走。

就是因为这瞬间的爆发,我和林婉一下子就将石碑抬进了院子,而我则快速的念了句安物咒。

“石碑有名,石碑有姓,入我张家,天地为证,地藏法旨,邪祟速清,定,定,定。”

话音刚落,天空中猛地响起了一个女人怒吼。

“不要!”

然后,我就感觉到石碑猛地一轻。

我知道,脏东西从石碑上被迫离开了,石碑进了我家门,诵了安物咒,就是我张家的东西,有了名姓,受天地保护,张家以外的东西再也无法栖身。

外面猛地刮起了一阵阴风,伴随着一阵阴森的女人笑声,那笑声饱含愤恨,回荡在我家的屋顶,过了好久这才散去。

我长松口气一屁股坐到井盖上,后背都背冷汗打湿了,林婉也跟我一样,小脸煞白被吓得不轻。

“小豆浆,你害死我了。”林婉撅着嘴巴愤怒的看着我。

“还不是因为你手快。”我无奈的说道。

“我不管,反正你答应做我男朋友。”林婉得意的道。

“你都不关心问题重点吗?”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发声这种事一般人都会吓傻了吧!她竟然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什么重点,这就是重点,你别想耍赖。”林婉撅着嘴巴。

“你都不知道怕吗?”

“有啥可怕的,我胆子大着呢。”林婉不以为意。

我无语。

随后我反而放心了,不得不说林婉的适应能力是真强,可关于明天夜里会发生什么,连我都不知道。

希望,到时候一切都顺利吧!

很快,到了第二天。

这一天,我才知道,爷爷的人生有多么的辉煌,

从一大早几个乡下亲戚过来之后,就不断的有轿车开到了我家的大门前。

虽然这些人我基本不认识,除了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之外,好像还有一些挺神秘的人。

等到了中午十点半的时候,车队已经排到了村口的马路上。少说也有几十上百辆了。

没想到爷爷一个跟死人打交道抬棺匠,竟然有这么多人来给他送行,突然间,我对于这个行业的看法有些改变了。

按照爷爷的吩咐,宾客登记姓名,礼金一概不收,可看着动辄几千上万甚至几万的礼金,我的心在滴血,我大概的算了下,就这一会功夫,也最少有一百好万了吧,这些钱在四五线城市,足够买一套房子了。

“小豆浆,你爷爷不会是城里退下来的大人物吧?这么多送礼的。”林婉小声说道。

话没说完,林婉突然咦了一声,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大门外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美丽女人,淡妆素颜却有种绝代风华。

随着她缓缓地走来,院子内外安静了一下,然后有人开始和她笑着招呼,称呼她为叶总。

美女一边回应,一边向我的走过来,站在了我的面前。

“您就是九少爷吧?”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