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角是郑秀陈立生的小说 八零之悍妻当家全文目录

小说角色名是郑秀陈立生的书名叫《八零之悍妻当家》,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阿灿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郑秀意外穿越成了自己看过小说中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疯婆娘……原主撒泼蛮横,作的无法无天,自己的三个孩子最终也没有一个落的个圆满。婆婆刁横无礼,公公不管不顾,小叔子小姑子个个都没得良心,铁面冰冷的丈夫,三个不听管教的熊孩子……郑秀:哼,不让我有好日子过,你们也别好过!想休了我重新再娶,做梦去吧!还想霸占我的钱,欺负我的孩子,把你们通通送去公安局,等死去吧!孩子不听话,那就严加管教!至于这个冷面的男人,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八零之悍妻当家》 第十三章 维护 免费试读

小宝也和大多数小孩子一样,有了新衣服开开心心的,得穿出去显摆显摆,还是有拉链的,隔壁的柱子二狗他们可是都没有的。这不,在村口大槐树下,小宝被一群小伙伴围着。“哇噻,小宝,你这衣服真酷。”柱子羡慕死了,眼珠子都离不开小宝的新褂子,伸出小手,想知道这传说中两块钱的衣服到底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唉唉唉,别碰别碰,你可别给我摸脏了。”小宝下意识后退一步,把手叉在胸前。柱子吃了闭门羹,心里头那个气啊。嫉妒会让人眼红的,大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小孩子了。小宝还始终沉浸在拥有新衣服的快乐和被小伙伴们羡慕的欢喜之中,还给大家演示如何拉拉链,小伙伴们直呼神奇,发出一声声“哇塞”的感叹。柱子可是嫉妒心强的孩子,自认为是村里小霸王,看到风头被小宝抢了,腮帮子憋得鼓鼓的,好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气球。“喔,喔……”只见素娟的儿子虎子带着其他小伙伴,从村口的山坡上一拥而下,坡上的尘土都飞扬了起来,在风的助力下还形成了一个个的小旋风。呵,还挺有气势的!虎子比小宝硬生生的高了半个头,壮乎乎的,村里的小伙伴都不敢惹,连小霸王柱子都得听虎子的话。“我说小宝啊,穿着个破褂子臭显摆什么啊,要显摆也轮不上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嘛,别在这丢脸了!”虎子一脸骄傲的对小宝说着,还狠狠推了小宝一把,小宝那瘦小身子哪能扛得住,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胳膊肘被擦出了一大块血印,同时,衣服正好被大槐树的枝杈给划出一个大口子。小宝看着自己的衣服被划烂了,顿时就哭了,“虎子哥哥是大坏蛋,把我衣服都弄烂的,你赔,你给我赔。”“赔,赔什么,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此时周围的小伙伴都在一旁起哄,尤其是柱子,更是张牙舞爪的,他可要好好的逮着这个机会出气呢。有几个向着小宝的小伙伴,也想帮小宝,但对手是虎子还有柱子,他们哪能敌得过,最后别说帮小宝了,自己说不定也会挨一顿打。眼看形式不妙,赶紧拔腿就跑,给小宝的娘郑秀送信去。虎子硬生生的把小宝的褂子扒拉下来,“拉链好,行,那我让他更好!”说着,他一把就把拉链给扯了下来。这可是娘给他买的衣服啊,怎么可以。小宝爬起来,朝着虎子扑过去,一心想要抢回来。“虎子哥,你快还给我,快还我!”小宝一声声的叫喊着。虎子当然不愿意,把褂子举得高高的,超过头顶,小宝哪能够得着,只能一个劲的向上跳,又或者,虎子和小伙伴们把褂子扔过来扔过去,小宝只能在他们之间跑过来跑过去。像在杂技场里被人玩弄的小狗。玩弄到精疲力竭。“小宝啊,一件破褂子而已,俺可听我娘和嫲嫲说了,你这褂子可是那个叫白峰的野男人给你买的,这褂子不干净得很。”虎子趾高气扬的说道。其他小伙伴们也在起哄,野男人,野男人,不知羞,不知羞……按理说,虎子怎会知道这些。谁成想,今天早上素娟和陈老太说的那一篓子话,虎子扒在门缝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他当然也看到了小宝身上穿的新褂子,他也羡慕的不得了,这才专门找到小宝挑事来了。加上虎子经常有事没事就到大队上去溜达,大队上的男人们闲了就爱开玩笑,扯黄篇儿,虎子有意无意也懂得了不少,野男人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不许你说我娘。”小宝立马变了脸色,立马起身,狠狠的朝虎子扑过去,一下子就把虎子给撂在了地上。娘可是他的底线,任何人都不可以说娘。虎子被小宝突如其来的攻击给弄懵了,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想到小宝会又这么大的劲。但虎子怎会轻易放过小宝。随即一个起身,一脚就把小宝给绊倒了,反骑在小宝身上,双膝曲起把小宝的胳膊给顶住,咬着牙齿恶狠狠地朝小宝喊道,“敢打我,来,来啊!”“我不许你说我娘……”两个孩子就这样厮打起来,都各自不服气,既不叫疼也不求饶,卯着劲地要把对方给干下去。一旁地小伙伴哪会拉架,还在那儿喝彩,“加油,撂他,撂他,用脚,用脚……”此时,郑秀还在地里上工,满心欢喜地构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不好啦,不好啦,小宝和虎子打起来啦!”那两个送信的小伙伴不敢停,一口气从村口跑到了地头。“立生家的,你听是不是说你家小宝呢?”东林嫂疑惑的问道。郑秀听到有人喊她,这才缓过神来。“我天,真是小宝,小宝打架了。”郑秀扔下手中的镰刀,赶紧就往村口跑去,东林嫂和其他干活的村民也跟着去了。郑秀去的时候,素娟已经先来一步了。只见小宝一个人蜷缩在大槐树下,一个劲的发抖,哭泣。但眼神里流露出一股坚定,毫不畏惧。此时的虎子早已哭得不知道成啥样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素娟怀里一味的数落小宝。“娘,我就是摸了摸小宝的褂子,结果小宝他打我,呜呜……”恶人告起状来真是不分青红皂白。素娟又看到虎子头上鼓起个大包来,红肿红肿的心疼坏了,直接就朝着小宝开骂了,“你这个没大没小的兔崽子,真是和你娘一个德行,不知道这是你哥,真下的去手,把脑子打坏了,你能负责得起,还是你那该死的娘负责的起?老陈家造什么孽了!怎么有你这样一个不知礼数的狗东西……”素娟骂得越厉害,虎子就哭得越厉害,真不愧是一家人,无理起来一样样的。这一切郑秀都看在眼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