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漠程子文阅读

一生小说提供孔漠程子文阅读,有孔漠程子文名字的小说是《爱情的下半场,交给你》,爱情的下半场交给你小说精彩节选: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程木盯着桌上的饭碗发呆,突然抬起头,对母女两说:”吃饭吧,晚上咋们都去医院陪会儿奶奶,这件事情,我和小漠也讨论讨论吧。小蚊子,就算是再怎么喜欢小漠,毕竟这个婚是大家在情急之下做的决定,小漠不一定想清楚了,你也未必是清醒的。大家都冷静下来。”

《爱情的下半场,交给你》精选内容:

程子文回到家里,推开门,发现程木已经一脸严肃的端坐在客厅的程发上了,她一阵哆嗦,用眼睛的余光寻找妈妈陈眉,希望能寻求到帮助。

陈眉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厨房出来,边用围裙擦手,边给她递眼色:”你爸爸刚到家不久呢,小蚊子也忙了一个上午了,大家都洗洗手准备吃饭吧。那个,小蚊子,过来厨房帮妈妈端一下菜。”

程子文懂了妈***意思,赶紧溜进厨房。程木坐在程发上依然一言不发,看着这两母女的”表演”。

“不准和你和爸爸冲起来,好好说。你爸爸也是重感情的人,不会一竿子打死的。”妈妈一边盛饭一遍扭头叮嘱她。

“我知道啦!”程子文想到接下来要和爸爸进行长时间的斗争,心里觉得还是有点恐惧的。

饭菜上桌,三个人坐齐,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你怎么想的?”最终还是程木打破了沉默

程子文还是保持沉默。

“都一点钟了,要不然先吃完再说……”陈眉看她不知道说什么,赶紧叉开话题。

“我待会儿再问你,先让她说!!”程木语气有点路不可遏的趋势。

“我很喜欢漠哥哥……不对,是很爱他。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人生还会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从初中的时候,就这么想的。我觉得我迟早都会和他在一起的。现在只是提前做了一些事情而已。我觉得他也会喜欢我的。我会好好替他照顾爷爷奶奶。我和他挺合适的。”程子文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一通。

“所以,就在三天内做了这个决策,所以,就完全不和我商量,所以……就试图把自己的幸福押宝在这么一个情急之下的决定?!而且,你确定你和孔漠之间不是习惯和依赖,是相爱?”程木的一连串发文,让人无从回答。整个屋子安静的只能听见旁边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的声音。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反应。”陈眉打破了沉默,”所以,是我决定不和你商量的。就算我再宠子文,仅凭宠她这一条,我也不会让她做出这么冲动的决定。可是,我们欠他们家的太多了,当小漠奶奶哭着说,希望临死前看到小漠能够和一个全心爱着他的人在一起,希望我们这个家庭,能够成为小漠未来漫长人生的保护伞的时候。我脑子里……脑子里…..就浮现出安茜和铭子的脸。”说到这里,陈眉已经泣不成声。”所以,老太太一辈子都过的很苦,临到最后,我想,有件事情能让她开心,哪怕那么一下下,我都觉得值得去做了……”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程木盯着桌上的饭碗发呆,突然抬起头,对母女两说:”吃饭吧,晚上咋们都去医院陪会儿奶奶,这件事情,我和小漠也讨论讨论吧。小蚊子,就算是再怎么喜欢小漠,毕竟这个婚是大家在情急之下做的决定,小漠不一定想清楚了,你也未必是清醒的。大家都冷静下来。”

程木抬手捏了捏陈眉的肩膀,让她安心吃饭。

这顿饭,程子文不知道是怎么吃完的,只是脑子空白。

对啊,孔漠可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我要娶你”类似的,男女之词。他更多的时候,说的是“要好好读书哦”“钱不够花给我说”“小姑娘,不能随便谈恋爱哦”。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那天,全家人聚餐,程子文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的理想型就是漠哥哥这样的,我超级喜欢漠哥哥,以后一定要嫁给他。全家人都大笑,孔漠只是淡淡的宠溺的笑着,他觉得这个小家伙还没长大呢,以后等她上大学了,就知道有多少好男孩了。他不知道,那个时候程子文的心里,从来没有装进过另外的男孩。而于程子文而言,看到他带女孩回家那一刻,她心里面酸酸的条件反射的反应,让她深知,她对他不是只有兄长的感情,还有男女感情的希冀。

程子文呈大字躺在床上发呆,屋内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屋外客厅内,爸爸妈妈在讨论着些事情,或许是小漠***病情,或许是她这个上午做的这件蠢事。

手机发出的叮叮的声音把她从发呆中拉了回来。是堂姐程子枚的信息:小漠奶奶病的糊涂了,你们也都跟着糊涂了么!!结婚这件事情怎么可以这么儿戏,就算你们马上去离婚了,以后从法律意义上,你也是个结过婚的女人。男人们都会在意这个!

子文飞快的手机上打字:又不是事实婚姻。

打完这几个字,又觉得不对劲,于是又全部删掉,重新输入:我们不会离婚。

可是,真的不会么,从一开始大家就没有说好,这是一次深思熟虑,两厢情愿,共度余生,相亲相爱的婚姻。

于是,最后发出去的一句极其没有内涵和无聊,而且带着嘴硬的话:我们会好好的,走着瞧。

晚上程子文和爸爸妈妈到达医院病房的时候,孔漠和大伯已经围在了病床旁边。爸爸又回到了平常那个风趣幽默的样子,各种段子让整个病房里面充满了欢笑。小漠奶奶好像也恢复了以前的活力,看着自己的亲人们围在床边,好像真的没有过不去的坎。

大家心照不宣,都没有提子文和孔漠结婚的事情,直到程木说要回家,让奶奶好好休息的时候,奶奶突然抓住他的手。

“木头啊,看着小漠和小蚊子结婚,真的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啊。我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挺过去,还要麻烦你们继续帮我好好照顾小漠了,他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也一定会好好待你们的。”木头是爸爸的小名,这么多年,除了老战友孔漠的爸爸,以及孔漠的奶奶,基本也没有人这么叫了。

奶奶好像是说临终遗言一样的话,让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