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泽天唐糖阅读

一生小说提供权泽天唐糖阅读,有权泽天唐糖名字的小说是《权少,请让让》,权少请让让小说精彩节选:这荒野僻地的,让人忽视掉这轻佻兴奋的口哨声很难。唐糖心里都要吐血了。她离家之前,带的全都是短裤短裙。在家父母管着不让穿嘛,好不容易离家出走,当然要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而且她的腿很漂亮,凭什么不秀啊。

《权少,请让让》精选内容:

青城。

权泽天穿着一身名贵的衬衫西裤,脚踩一双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昂首阔步,一副公子哥的气派悠闲的从出租车里走下来。

他刚站定,出租车便开走,扬起一片灰尘,弄的他满脸满嘴都是,他呸呸了两下,用手在脸前扇了扇灰尘,还来不及顾忌自己公子哥的形象,这才刚睁开眼,又是一阵大风吹来,风沙四起……

直接吹的他睁不开眼。权少的美好心情,也随着这片狂风飞沙消散的一干二净,他静静立在那里不动,等着大风吹过,终于能呼吸了,不用手摸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满脸灰。

破败的心情,让他在心里骂了赵学飞的全家,这才勉强睁眼。

入目所及之处,是破败寥落的街道,路上没什么行人,更别提什么高楼大厦,房子后面就是绵延的山峰了。

呵呵,很好,青城不愧是青城,到处都是山,权泽天一时有些后悔,在心里竖起了一杆天平。为了逃婚跑到这种鬼地方,到底是划算还是吃亏。

容不得他站在那里多想,又是一阵飞沙走石袭来,这阵风都有要把他吹走的架势……权少在风中摇坠,紧紧握着身侧的双拳,咬着牙帮子。

此刻愤怒的心情不是骂赵学飞全家那么简单,他是后悔,十分后悔到这个鬼地方来。一下车就给他迎面送了这么个“大礼”。

赵学飞就让他到青城躲,却没跟他说青城到底什么环境,这不明摆着坑他吗?这年头,兄弟都是用来坑的。

权泽天紧紧咬着牙,在狂风呼啸中,认真回忆,他到底什么时候得罪赵学飞那厮了。如果没记错,他就是笑话了一回赵学飞那方面不行。

当时那家伙嘴角噙着笑,摇晃着酒杯淡然不语,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神色,没想到后招在这里。

权泽天暗想,比阴险,他真是连人家一根小拇指都比不上。这样风中凌乱了半天,狂风一阵接一阵,扫的人连眼都睁不开。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好权少聪明,捂着眼睛去附近买了一个眼镜戴上。全店最贵的眼镜才两百块,戴到鼻梁上,权少还是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两百块的眼镜,衬他的身份太寒酸了。

不过,他天之骄子的伟岸形象,也不是一个破眼镜就能带偏的。

戴上眼镜,权少自信十足,气宇轩昂的走出店面,刚出店又是一阵大风吹来,这次权少气定神闲了许多,竟然还有惬意的心情站在那里吹风。

马路对面,走来了一个长腿妹妹,在这人烟稀少的街道上,那是一道十分扎眼亮丽的风景。

一阵狂风吹来,吹起漂亮妹子的短裙,妹子一只手捂眼,另一只手又急忙去挡被风吹起的裙子,看起来手忙脚乱,十分狼狈。

墨镜下的权泽天不小心看到人家的小内内是粉色的,不禁调笑的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唉,被大风吹走的好心情,在看到这么狼狈凄惨的妹子,还有那独特的风景,心情又猛的满血复活变好了。

这荒野僻地的,让人忽视掉这轻佻兴奋的口哨声很难。

唐糖心里都要吐血了。她离家之前,带的全都是短裤短裙。在家父母管着不让穿嘛,好不容易离家出走,当然要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而且她的腿很漂亮,凭什么不秀啊。

谁知道这鸟地方,风那么大,出门又没戴眼镜,一路上裙子连连被风吹翻起来,弄的她狼狈的要死,正安慰自己说,还好街上没什么人,就听到痞里痞气的口哨声。

迎着声音一扬头,便看到对面马路上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戴着墨镜,一副很拽自认为很潇洒帅气迷人的模样。

还咧着嘴对她笑,笑你妈啊笑,智障,傻。没读过书啊,不知道非礼勿视啊,臭流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