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轩艾九九小说阅读

宁轩艾九九小说《校园重生之纨绔古药医》,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宁轩艾九九小说阅读。宁轩艾九九主要讲述了:一向雍容华贵的妇人现在却如同市井泼妇一般,不顾铁骑卫的阻拦不停的挣扎尖叫,宇帝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的而看向艾九娘身死的方向,而后慢慢湿了眼眶。

《校园重生之纨绔古药医》精选内容:

艾九娘脚步不稳的向后退了两步,直到撞上玉栏杆才堪堪停住,有血水从伤口蜂拥而出,落在手上烫的她手直颤抖,身体却如坠冰窟。

“噗嗤——”

无数裹着劲风的箭头飞疾刺入骨中,疼到麻木,艾九娘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赫赫的声音,如同露了风的风箱般,最终什么话也没有留下,五感在慢慢消失,模糊的听到远方在大喊着什么……二皇子回京……她心神一松,再然后便是一片黑暗。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艾九娘竟再次睁开了眼,只是半透明的身躯告诉她一个事实,她不过是一个魂体而已,而且还是一个离开不了身死之地五米外的魂体,汉白玉石地面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一丝妖异的血红,四周城墙上残留着刀削斧劈的痕迹,极其肃杀,距离她死后应该不久,可能是第二天的早晨,阳光初起,太和殿外里里外外跪满了叛军,其中包括杀死她的母亲和一脸惨白的父亲,和一向只拿鼻孔看她,现在却趴伏在地浑身颤抖的皇子皇女们。

二皇子扶着虚弱的宇帝缓步走出了正殿,一夜之间她的皇舅舅苍老的一点不像四十岁的样子,满头霜发,身上浓郁的死气就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大皇子、三皇子、清霞公主……结党谋逆、尔等不孝、不忠、杀父弑兄……斩立决……”

“福康大长公主,不忠、不慈、结连朋党……定谋逆之罪、削公主封号……斩立决……”

“不——皇兄,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服……”

一向雍容华贵的妇人现在却如同市井泼妇一般,不顾铁骑卫的阻拦不停的挣扎尖叫,宇帝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的而看向艾九娘身死的方向,而后慢慢湿了眼眶。

“父皇还请节哀,小九若是地下有知,肯定会希望父皇好好保重身体的,父皇若心里实在难受,就安排好小九的身后事……多多积善也好让小九能够投个好胎。”

宇帝闻言脸上表情不变,只道,“你待如何?”

“我欲为小九塑金身,建药神庙,让那些受她恩情的百姓为她供奉香火,以慰她在天之灵!”

二皇子毫不犹豫的便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却真的是出自于他的本心,哪怕他心里有的时候也嫉妒这个九妹在父皇心里的地位,但是他依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只因艾九娘她确实当得,几年间解除疫病十几例,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更是留下不少的医学典籍为后人积福,更有救驾护驾之功,如果不是她护住父皇在这皇城里拖了一拖,他这个皇室唯一的嫡子正统继承人未必能够极时护住父皇与那个位子。

宇帝的眼中终于露出一点欣慰之意,拍了拍这个儿子的肩膀,昔日小儿如今已经长大成人,那曾经幼嫩的肩膀亦能扛起大任,唯一让他惦记的小九也没了,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于是道,“等这些事情处理完了,我便正式传位于你,也好图个清静。”

“父皇……”

“莫劝我,这大宇大好河山,我守护了二十载,却从来没有机会真正的看看它,不趁着现在还能动的时候走走,只怕以后都没这机会了……”

一老一少相携自艾九娘的灵体旁走过,艾九娘叫着皇舅,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穿过了两人的身体,至此她才真正明白他们已经处于两个世界。

苦涩的笑自她唇角扬起,眼前的画面定格,自她指尖所点之处开始,她的皇舅舅与二皇兄化做点点细微尘埃,整个崩然塌落,这风化一般的景象从父子身上开始,迅速地蔓延到她脚下的青石砖,然后以她们所在的一小块地方为中心,整个皇宫,包括那些鲜活的跪倒一地的叛军,都化作粉尘,分崩离析,连飘荡在空气中的血腥气也消失得彻彻底底。

黑暗,全世界都暗了下来,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艾九娘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脚下出现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庙宇,有金色的信仰之力如同暗夜中的萤火虫般点亮了她的这一方世界最后融进她的身体之中,她开始有了知觉,五感、全身变的温暖……

她开始思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这一方小世界,那些怨恨,那些情仇,早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的淡出了她的记忆……她想到了解脱!

洪荒巨兽一般的压迫感突然闯入她这一方小世界,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此方世界早在万年前便已经有了药神之位,守护这一方万年之久,不曾卸职、不曾玩忽职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你虽有大功德,却没有道行,强行掠夺他人神位是不可能成功的,如果你真有去意,需放弃这一方生灵对你的信仰,本尊便送你一份大机缘!”

伴随着声音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副画卷,副卷中的老者白发银须,正弯腰采药,艾九娘可以从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盎然的生机,同时也感受到了深沉的死气,画面一转,他一身朴素行走在百姓间,行医救人,那是真正的无私,哪怕被人驱逐,被人陷害,他依然如故,他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带着圣洁的白光。

她一直紧绷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想这便是这一方世界真正的药神了吧,若每个药神都需要如此圣母,那还真不是她艾九娘心性能够比得了的。

不用那声音再说什么,她本无意掠夺这位的神位,会得到那些信仰之力不过是因为她有一个疼她的皇舅舅,这才造成了这阴差阳错事情,不过她已经因为死时的怨恨不入轮回,她不知道要如何真正的解脱。

她将自己的意思在脑海传达出去,那声音的主人果然是位大能,她只觉一道白光闪过,身体一轻,全身一颤,她终于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新奇的世界,这才明白刚刚所有的画面不过是脑海深处的一段记忆而已,她喘息了一声,阳光刺的眼睛生疼,她忍不住捂着眼睛晃了晃脑袋,一阵晕眩感袭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