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的宠妻日记李文泽林伊小说

一生小说这里提供小说李先生的宠妻日记,该小说的男女主是李文泽林伊,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李文泽林伊小说章节精彩节选:“不好意思是自己人,自己人。”王明笑着向保安解释着,保安看了一眼嘟囔一句“谁知道啊。”打量了一眼后便走开了。“李队,你怎么又不穿制服啊。

《李先生的宠妻日记》精选内容:

夏天的黑夜来的要比别的季节晚许多,傍晚时分天空中晕染着大片大片夕阳红色的余晖,云层开始在天空中聚集慢慢的遮挡住阳光的光芒,在不经意间慢慢的变成了墨色正在大片的晕染着夕阳的余晖。空气变的轻盈不似白天那样的繁重,微风徐徐略过每一个经过的人发梢,在空中留下一丝清凉,吹散了少许的闷热,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了因高温带来的烦闷。

一辆白色的丰田轿车停在了小区的门口,车门打开一双黑色的休闲鞋伸了出来,一个身高大概180左右的男人下了车,顺手关上了车门。只见那人黑色的短碎发遮住了一点额头,脸型整体线条流畅,颧弓有点宽但是颧骨不是很高,双眼皮大眼睛瞳孔有些大是一双漂亮的平静的眼睛,嘴唇有一点单薄。但是面容憔悴,面色不是太好,眼下带有一片灰色的阴影,下巴冒出了一点胡渣,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怎么好好地休息过了。

那人关上门直径的朝着小区内走去,刚走了没几步就被门口巡逻的保安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特殊情况非本住户不得入内。”保安穿着短袖制服,一只手上拿着帽子在扇风希望能减少一点心中的烦躁,另一只手拦在了那人的胸口,脸上一本正经的站在他面前。

“李队这边,”保安身后不远处跑来一个长相秀气干净的,穿着黑色短袖制服的警察,喘了几口气拍了拍保安的肩膀示意他将手放下来。

“不好意思是自己人,自己人。”王明笑着向保安解释着,保安看了一眼嘟囔一句“谁知道啊。”打量了一眼后便走开了。

“李队,你怎么又不穿制服啊。”王明看着眼前的队长穿着一件灰色的POLO衫,黑色的长裤,黑色休闲鞋,手腕上带着机械手表,只是脸上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眼前这个一脸憔悴却依然长相英俊的男人便是他们刑侦二队的队长,李文泽。刑警学院高材生优秀毕业生,年级轻轻25岁就当上了队长再加上长相英俊帅气,身高身材完美,早已是全警局的风云人物了,更是不知道成了多少少女心中的男神了。只是这队长不太愿意说话,除了与案件相关的事之外几乎不太与人交流,似乎也不太喜欢与接触,性子有点慢热,相处久了才会发现队长其实还是很叛逆的。

比如现在,虽然没有明确的规章制度要求警察一定要穿一套完整的制服,但是上司说了好几次要注意人名警察的形象,出去办案巡楼要穿一套制服显得正规,他们家大队长在警局里还会套一下客套一下上司,出门之后直接把外套丢在车里穿着便衣办案,丝毫不关心上司的命令,着实让人有一点头疼。

“热”李文泽说话声音有点轻,连续一个月的加班处理案件让他的精神状态和体力略微有一点小负荷,现在他不太想大声说话保留点体力后续还有更加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一想到这里他的头似乎有一点刺痛。手指揉揉了太阳穴,看着不远处围绕着的人群,叹了口气快步的向着案发现场走去。

“不是没差吗?!”王明小声的嘀咕着快步的跟上了李文泽的步伐。

不远处的一幢小区前围满了人群其中还有不少记者在做着报道,大家互相之间低着头低声的讨论着什么,还有不少人高举着手机在不停的拍摄,摄影师们也抗着摄像头在拍摄着,现场一片灯光闪烁照亮了本来不太亮堂的小区,这一切似乎告知着人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外面围着一圈黄色的警戒线隔离着那些想看热闹不停地伸长脖子张望的人群和想乘乱溜进现场的记者们,警戒线内站着少许维护现场秩序的警员,一丝不苟的站在那里,不论记者如何劝说都是油盐不进的维持着现场。边上还停着几辆警车和救护车灯光闪烁不鸣五彩斑斓照射在楼的外墙上,警员们在小区楼里进进出出在讨论着什么。

“不好意思让一下,警察办案。”王明快步的走到了李文泽的面前帮他推开拥挤的人群清理出了一条窄窄的通道,李文泽乘机将警察徽章从口袋中掏了出来别在了胸口上。李文泽的到来似乎刺激着记者们的神经,大家一下子涌了上来人群中伸出了黑色的几个话筒对着李文泽似乎想阻拦他的去路,一探谜底的答案。

“请问这次的案件和713凶杀案有什么关联?”

“请问这次连环凶杀案警方怎么处理?”

“案件是否进入了瓶颈?”

“这已经是第三起了,警方有什么想说的吗?对于市民如何交代?”

李文泽看着那些记者递过来的话筒,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大手一挥挥开了那些话筒,手臂向前拨开人群快速的大步向前进,丝毫不管咄咄逼人的记者们,一句话也不说向着警戒线走去。

警戒线内的警员一看情况不太对就快速反应的为两人撩起了警戒线将两人放行进来,快速的拦住了随后的记者便一言不发又开始维持现场的秩序。

进入现场后王明领着李文泽上楼梯来到3楼的案发现场,门口站着一个警员向着两人敬礼示意,两人简单的点头回应,双手接过了警员递过来的橡胶手套与一次性鞋套穿戴好后进入了室内。

一进入室内就看见一具男性尸体平放在地上,边上围着两个全副武装的法医在进行简单的检验,监证科的同事正在拿着相机四处拍照取证。

“什么情况。”李文泽站在客厅里眼睛环顾四周打量这周围的情况,将所看之处开始进行最初步的筛查。

“死者张平,男,49岁,独居,未婚,电工工人,”王明将手中被害人的资料递给了李文泽,他顺手接过看了起来再看看躺在地上的被害人,似乎在对比着资料上的信息。王明看了一眼李队顺着说了下去“法医判定死亡时间下午13:30-15:30。报案人是住在隔壁的邻居钱某,据报案人所说张平昨天约了他今天晚上一起去隔壁栋楼打麻将,到了时间钱某来叫张平出门发现室内的门没有关虚掩着,客厅里还传来了电视的声音,他就在外面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回应,发现铁门没有锁上就直接开门进来了。”

王明指了指沙发“进来后发现张平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本来是以为张平看着电视睡着了,走过来推了一下人,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呼吸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就直接报警了。”

李文泽看着地上的尸体,穿着花色的短袖驼色的男士短裤,脚上穿着室内凉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李文泽近距离的蹲下,发现胸口心脏的位置有一小摊红色的血迹。

“死后捅的?”李文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虑,郑法医此时已经在收拾工具箱准备收工了听见了他的疑惑走了过来。

“是的,如果是活着的时候捅的面积会在大一点,周围也会有大面积的血迹。”法医对着尸体又对着地上比划了一下,起身来到门口想要简单的演示一下案发经过。

“初步判断,被害人是在门口被人勒死然后凶手拖着尸体来到沙发边上,拿着另一个凶器在胸口捅了一刀,然后搬到了沙发上。”郑法医从门口开始边走边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案发经过最后走到了尸体的边上,站定看着李文泽似乎等待着他说点什么,问点什么。

李文泽点点头看了一眼尸体,什么也没说起身示意法医们可以收拾尸体抬走了。郑法医无奈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尊大佛,似乎早就见怪不怪的让手下将尸体小心的包裹了起来抬了出去,自己也拿着工具箱简单的挥手向他道别,结果李文泽连头也不回手伸在身后胡乱的挥了算是道别了。

“郑法医慢走。”王明见自己家队长这个动作这个德行,马上满脸的微笑看着法医,将郑法医送到了门口。

“没事,你回去吧别送我了。”郑法医也不让王明多送,到了门口就直接让他回去了,也不多做逗留。

王明也不多说送完郑法医回到了被害人的客厅,此时李文泽蹲在客厅的茶几边上细细的看着。

“李队,这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所谓吧!”王明开口讲自己所想多时推测说了出来,希望李文泽能回应一下或者解答一下。但是李文泽一直看着茶几好似并没有听见他所说的推测。

黑色木质的茶几与沙发相得益彰。茶几上很干净,有一杯凉白开,一个电视遥控器,一包用了一半的纸巾都放在了茶几的右边整齐的排列着。李文泽用食指在茶几上摸了一下,茶几上没有落灰看来每天都有擦拭。

蹲在身子绕着茶几来到了左边,左边的茶几上有一个小凹槽,凹槽边上有一点点木屑,他用手指沾了一点木屑在手里搓了一下。心里便下了判断这是今天弄上去不久的和另外两处现场一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