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588679温苒晏司寒章节免费阅读

晏司寒将温苒狠狠地压在床上,他想要她!

司寒,有多少人这样叫过你?我才第一次这样叫你,真不公平……一滴泪从温苒的眼角滑落,落进柔顺的乌发中,无影无踪!

温苒以为夏凌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她根本没有想到还会有后续。

温苒被秦木珍和赵嫒带着参加了不少的聚会,女人门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乐趣的,何况女人门本来就会玩,在没有男人的时候更是放得开。

所以温苒参加这些宴会,颇有些乐不思蜀,连晏司寒都要靠边站了。

不过晏司寒也没有时间管她,他这段时间似乎很忙,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每次都是温苒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将她搂进了怀中。

甚至有的时候,在睡梦中被晏司寒折腾醒了,硬拉着她满足某个禽兽的兽欲。

今天晚上又是如此,温苒睡的好好的,又被回来的晚归回来的晏司寒拖进了欲望之海。

她被折腾的狠了,不由骂道:“禽兽!牲口!你每天晚上累的跟死猪一样,为什么还有精力折腾我?”

晏司寒见温苒还这么精神,折腾的力度又上了一档次,温苒呜呜咽咽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每天都要累死累活的,你却能安安稳稳的睡大觉,心里感觉不平衡,当然要在你身上找回来了。”

温苒求饶,“我改!我改还不成吗?以后我肯定等你一起睡觉,或者我陪你加班也行,求求你饶了我吧!”

温苒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我更喜欢你这样劳累!”晏司寒在温苒的耳边轻轻说道。

可温苒此时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不然估计她就要崩溃了。

又是一个周末,难得温苒没有跟着秦木珍和赵嫒出去玩,她本来要去花园转一圈,出客厅却是看到夏凌正走过来。

夏凌微笑的和温苒打招呼,“晏少夫人你在家啊,我来了好几次都没有碰到你,今天真是难得啊!”

温苒疑惑,夏凌经常来吗?

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她是来找晏司寒的吗?

夏凌似乎看出了温苒的疑惑,解释道:“夏氏和晏氏有一个合作项目,正好我是夏氏的负责人,所以有些问题要与晏少沟通,进过几次面,晏少夫人可不要误会啊,我和晏少可没有什么。”

若是别人于是这样说,越是有可能会猜忌会疑心,可偏偏温苒就真的信了。

“哦!那你进去吧,我要去花园玩……”

温苒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夏凌看着温苒的背影不由眼睛眯了眯,明明是很单纯的女孩,可是她却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是她察言观色的能力下降了吗?

还是温苒真的不在乎晏司寒?

可要说温苒不在乎晏司寒,这可能吗?

成功的嫁入豪门,就算有穆慧娟喜欢,想要稳固地位最终还是靠晏司寒,只要她不想失去晏少夫人这个位置,那她现在心里肯定不少受!

夏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被下了面子没有什么,她自己慢慢地找回来就是!

坐在花园内的秋千架子上,温苒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

因为秋千是建在花架子里面的,所以她在里面荡秋千,外面的人因为花木的遮挡,并不能看到她。

也因此温苒才能听到下面的那些对话!

“这几天少爷好像很高兴,嘴角常常带着微笑,不知道少爷遇到了什么喜事?”一个声音轻细的女音响起。

“还能是什么事?肯定是因为少夫人呗,你没发现吗,自从少夫人来了之后,少爷便一直住在老宅,这些天再晚都会回来,以前加班可都是住公寓的。”这一位声音有些粗。

“这不是很正常吗?少夫人在老宅,少爷要是不回来,那不就是证明他对少夫人不满意吗?人是少爷自己挑的,少爷总不会下少夫人的面子。哎,你没有发现这些天夏小姐来的很勤吗?”轻细女问,

“勤又怎么样,少夫人都不管,咱们还能指着夏小姐的鼻子骂她勾引咱们少爷吗?”

轻细女叹了一口气,“少夫人整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小三都登堂入室了,她还不知道看牢了少爷。或许是因为家世没晏家好,所以也不敢管少爷吧!看来嫁入豪门也没什么好的,活得真是憋屈!”

轻细女又降低了声音,“你说少夫人整天不着家,是不是少爷故意将少夫人支出去的?”

“不要乱说,少爷不是那种人,今天少夫人在家,夏小姐估计不会呆多长时间的。不说了,少爷说明天准备烛光晚宴,咱们去花房看看,不知道明天最幸福的女人是少夫人还是夏小姐?”

两个佣人离开了,温苒却想问问她们,夏凌每次在晏家呆的时间都很长吗?

原来自己周末和秦木珍赵嫒聚会的时候,晏司寒在和夏凌呆在一起啊!

可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她还能让晏司寒不做生意了吗?

只要以生意为借口的见面,她连不满都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她就是无理取闹。

本来晏司寒就不喜欢她,真要闹开了,不过是自己丢人罢了。

那佣人说的没错,嫁入豪门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你嫁的那个人要是不喜欢你,更是悲剧中的悲剧。

温苒坐在秋千上低头玩手机,当看到日历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再过几天就是程铭的忌日了,那天是周四她要上班没时间去,不如明天去看看程铭吧!

温苒在花园内呆了两个小时才回去,没想到在进客厅的时候,正好又碰到了要走的夏凌。

看着她脸上带着笑意,温苒突然感觉有些刺眼,和晏司寒说话,你就这么高兴吗?

“晏少夫人回来了,你去玩什么了,居然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司寒,不,是晏少可是好几次往外面看呢!”

夏凌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对着客厅中坐着的晏司寒眨了眨眼,像是在调侃:看,你老婆回来了,你的魂也该归位了吧!

伤眼睛!温苒感觉真的很伤眼睛,看着夏凌与晏司寒的亲近,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也许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多余的吧!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