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心陌逸小说 风无心陌逸完整版免费阅读

风无心陌逸是作者甄萌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被玷污了的凤家三小姐嫁给了权倾朝野的九千岁成为了太监妻,此消息一出京城哗然。新婚当夜,洞房里上演全武行。身为雇佣兵的凤无心不曾想到自己会嫁给一个死太监。不仅如此,渣男利用她获得情报,渣女陷害她步步死局,渣爹渣亲戚更是从中获利、还真当她是从前的傀儡三小姐么。可都说一江春水向东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怎么她身边这死太监却夜夜吃不够日日精神足。“死太监,你能行么??”“本尊能不能行,夫人试了才知道。”

《风无心陌逸小说》 第十六章 三皇子耳朵聋了么 免费试读

自从凤无心的母亲死后,夏侯烈便照顾着凤无心姐弟二人。

每每边防归来之日,总会带上一些好吃好玩的来到凤府,久而久之,郎有情妾有意,只要等到凤无心成年,夏侯烈便会与母亲请求娶了凤无心,让她离开这个冰冷的是非之地。

但谁也不曾想到,一道圣旨让凤无心成为了皇子的未婚妻,夏侯烈还来不及阻止什么,悲剧又一次在凤无心的身上发生。

感受着眉间那一抹淡淡的冰冷,夏侯烈伸出手将一双小手紧紧的握在手心中。

“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

如果他能早一些回来,早一些和母亲表明了一切,无心也不会受到这般羞辱,更不会嫁给一个太监做妻子。

“烈哥哥言重了,若是没有烈哥哥,无心和弟弟怕是早已经死在了凤家后院。”

看着面前满目温柔的男人,凤无心心中那种前所未有的暖意不断的流窜着。

说实话,她真的很羡慕凤无心,能够在绝望之地还有一个人真心的待她对她好。

“副统领,陛下召见您。”

侍卫看了一眼凤无心,眼中几分不削,那眼神和世人一样如同看着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一般。

“无心,你等我,我去去便归。”

“去吧。”

凤无心从夏侯烈的手中抽出手,目送着夏侯烈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侍卫并未走,站在原地似乎要与凤无心说些什么。

直到夏侯烈的身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风雪筋肉,侍卫转过身,无论是眼中还是脸上,一种赤果果的蔑视之情毫无保留的面对着凤无心。

“凤无心,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副统领的前途无连接管,但凡你还有一点良知应该知道怎么做。”

侍卫不得不提醒凤无心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一个被千人骑万人跨的肮脏下作东西,如今又是奸臣宦官的妻子,根本没有资格和副统领站在一起,更别说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侍卫的恶言恶语,凤无心倒是没有生气,反而一双凤眸扬起淡淡的笑意,那笑容中有着侍卫太多看不懂的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

“郡主府侍卫高恒。”

侍卫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在自己的名字之前加上了郡主府三个字,无疑说明他今日所说的话也是夏侯烈母亲的意思。

“劳烦高恒侍卫回去告诉舅母,就说无心知道该怎么做。”

“既然知道,那便最好不过了。”

得到凤无心的答案,高恒转身离去,不再与其纠缠。

人啊!

总是趋利避害。

她理解舅母派侍卫来说明这些的原因,即便侍卫的态度再恶劣,她也不会与夏侯烈走的太过于接近。

在世人眼中,自己的身上叠加了种种负面的词语,这些都会影响到身边的人。

她又怎么会忍心去伤害如此温柔的烈哥哥呢。

雪,越下越大,迷了人眼。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凤无心站在亭花园内任由大雪打落在身上,当雪色与妃色交接,宛如盛开在雪中的梅花,美的那样惨烈。

“阿嚏!”

正在酝酿感情的凤无心大大的打了个喷嚏,生生的破坏了一副诗情画意让人陶醉其中的美景。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凤无心提着裙子三步两步的跑了回去。

还想着学电视剧里面的女主美上一把,真是应了一句话,穿的少果然不能在大雪天装逼。

容易感冒。

“阿嚏!”

宴会一直进行到晚上才散去,皇帝命陌逸留在皇宫中商讨要事,这要事是什么众人心中自然明了。

燕国皇帝沉迷修仙无法自拔,陌逸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献上一粒金丹,助燕国皇帝修炼仙体,好早日飞升成仙。

今日,正是陌逸献上金丹的日子,自然要留在宫中帮助皇帝修炼仙法。

凤无心倒是好奇,也不知道燕国皇帝和陌逸是如何修炼仙法,双修么?

咦!

好恶心。

凤无心全身鸡皮疙瘩乍起。

夜晚的雪停了下来,乌云散去,月色正浓。

银白色的月华照在雪地上,月沧雪一人走在离宫的宫道上,按照来时的路原路返回,一路上与影随行孤单的很,甚至有点慎得慌。

惨白惨白的月光。

偶尔吹过的寒风卷起地上的白雪盘旋几圈吹到脸上,就像有人用一双冰冷的手摸着你的脸。

是不是惊起飞过的鸟扑腾着翅膀,更是为这夜色增添了一抹恐怖的气氛。

凤无心不是害怕,只是有点虚。

按照一般电视剧或者小说的套路,一个人的时候最容易发生点什么,什么鬼啊神啊之类的东西忽然间就会窜出来吓你一跳。

虽说建国之后不准成精,可这是在古代啊。

“凤无心。”

果然,虚什么来什么。

一道阴沉的话语从阴暗中幽幽的回想着。

咕噜!

听着身后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凤无心并没有回头。

她真的不是害怕,作为二十一世纪唯物主义的雇佣兵,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自然是不信的。

“凤无心。”

那声音再起,森幽的话语中夹杂着怒意,伴随着低沉的气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回响在耳边。

近了!

又近了一步!

越来越近的将脚步声靠近。

此时,一直修长的大手拍在凤无心的肩膀上,说时迟那时快,凤无心双手抓住男人拍在她肩膀上的手,一记狠狠的过肩摔将人摔了个人仰马翻。

“吓唬老娘,你母亲了……个……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

一句地道的官骂还未出口,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气若游丝,凤无心随后便换成了另一句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祝福话语。

月色之下,被摔倒在雪地上的男人皱着剑眉,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充斥着浓烈的厉色,几乎要将凤无心戳出个窟窿来。

“凤无心,把你刚才那句话重复一次。”

男人声音冷冽的很,比这寒风还要寒冷得多。

凤无心咧着嘴,一抹阳光般的笑意浮现在脸上,露出一口小白牙在月色下仿佛闪耀着光芒。

“大冷天的,谁把三皇子给放出来了,怪渗人的。”

“你再说一次。”

“三皇子没听懂么?年纪轻轻的怎么耳朵还不好使了。”

面对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燕云珩,凤无心却笑得更是灿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