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未央冷怀谨结局是什么 沈未央冷怀谨免费阅读全文

沈未央冷怀谨是作者一个帅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那么沈未央冷怀谨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四年前,她的一片深情换来的是无情背叛。四年后,牵着四个萌宝归来,她誓要把所有欺辱她的人踩在脚下。看着吊炸天的母子五人将帝都搅得天翻地覆,周围人惊掉下巴,只有孩子他爹淡定又骄傲。黑客大佬,帝国霸主?冷总自豪一笑,我大儿子。顶级流量,童星颜巅?冷总喜不自胜,我二儿子。音乐大家,第一公主?冷总笑逐颜开,我最爱的小女儿。知名画家,艺术大师?冷总眉飞色舞,依旧是我的崽,我的小儿子!联盟教母,蓝血经理?冷总,这也是你的种?你的繁殖力忒强了!某男人春心荡漾的抱住落跑娇妻,不好意思,这位巨佬是我老婆,孩子他妈,我们家的TOPQueen!

《一胎四宝,大佬妈咪宠上天》 第13章 交换舞伴 免费试读

“未央,等会儿陪我跳开场舞吧。”

正说着,温文尔雅的顾长亭笑着走来,向沈未央发出邀请。

沈未央还未说话,就被冷怀谨霸道地揽入怀中。

佳人在怀,冷怀谨看着顾长亭的目光中充满敌意:“顾总还有抢别人女伴的习惯?”

顾长亭脸上依旧是得体的笑容:“看来冷总还是没有改掉脚踏两条船的习惯。今晚何小姐也来了,冷总不用陪她吗?”

何楚也来了?

冷怀谨一愣。

也就是在他***的这会儿,沈未央挥手推开他,走到顾长亭身边。

“荣幸至极。”

她将手放在顾长亭手中,由顾长亭带着她进舞池跳开场舞。

冷怀谨脸色阴沉,刚要追上去就被何楚叫住了。

“怀谨。”

他停下脚步,微微皱眉看着何楚:“你来做什么?”

何楚有些委屈的看着冷怀谨说道:“生下阿鸢以后,我很少能参加这样的场合,今天得到了柒柒给的邀请函,所以我就过来了。”

“我还打算多拍几张照片给阿鸢也看看,让她知道她妈妈也是可以出来社交的,教教她以后怎么在幼儿园里交朋友。”

确实,阿鸢现在很需要交朋友,尤其是她妈妈到幼儿园给她捅了那么大篓子以后。

想起冷鸢,冷怀谨对这个女人宽容了一些,情绪稍稍缓和。

他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既然来了就当是见见世面,但是阿鸢那边,如果你一直做不好一个合格的母亲,以后就不必见她了。”

“你放心,我知道错了,”何楚立刻亲密的抱住他的手臂,放低姿态认错,“我以后会多学一点东西,再也不会丢我们女儿的脸。”

冷怀谨没有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舞池中和其他男人亲密抱在一起跳舞的女人。

“今晚很美,礼服很衬你。”

顾长亭看着沈未央的时候,眼睛明亮又温柔,瞳孔里仿佛只刻着她一个人的名字。

这样的目光让沈未央有些承受不住。

她避开他的目光,轻声道谢:“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

顾长亭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我说过会一直护着你。”

“不过,”他顿了顿,“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沈未央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冷怀谨的方向,轻声道:“箭在弦上,我不主动出手,何楚也不会放过我。”

顾长亭:“那就祝你如愿以偿。”

在沈未央一个旋转出去的时候,被冷怀谨一把拉进怀里,而他的舞伴何楚则被冷怀谨推给了顾长亭。

“交换舞伴。”

冷怀谨扫了顾长亭一眼,眼神中满是冷漠警告,大手死死的扣住沈未央,和她十指相扣。

时隔四年,重新握住她的手,一股异样的情愫在他心底发酵开来。

他从未见过这样在舞池中熠熠生辉的她。

对于她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四年前那个隐忍卑微地爱着他的沈未央。

可是现在的她,就算如此亲密的和他十指相扣,她的眼中都没有他这个人。

意识到这点,冷怀谨心里像是堵着一口气一般,放在她细软腰肢上的大手扣的更紧。

“沈小姐和其他男人跳舞,是不想要你外公的那套老洋房了吗?”

男人的大手带着一股似乎能够摧毁一切的炙热温度,让沈未央觉得自己的腰好像被烫了一下似的,忍不住全身绷直,有些僵硬。

“冷总只是让我来做你的女伴,并没有说不允许我和其他男人跳舞。”

将她旋转一圈重新扣入怀中以后,男人用修长冰凉的手指将她的下巴抬起,强迫她看着自己。

“四年没见,你就没有什么其他话和我说?”

沈未央没有任何情绪的与他对视:“冷总希望我说什么?”

四年前那个深爱着他的女人,四年后,眼中已经没有一点对他的好感。

这样的沈未央,让冷怀谨觉得很陌生。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你没有话和我说?”

沈未央听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与她的目光对视,冷怀谨觉得自己的心脏恍若漏了半拍。

但是这个女人说出的并不是什么好话。

沈未央:“是有事想了解一下。”

冷怀谨呼吸一窒:“什么事?”

沈未央:“前天晚上,冷总服侍了几个男人?有没有遇到满意的。”

“沈未央!”

想起前天晚上他被小鬼算计,在拍卖会上赤身的被当做拍品的屈辱一幕,冷怀谨就怒不可遏。

沈未央勾唇冷笑,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能感觉到冷怀谨似乎愤怒的要把她的腰给掐断了。

他们这边是针尖对麦芒的杠上了,但是何楚那边,却是丢人的连舞伴的手都没碰到就被晾在舞池中央。

舞伴被抢,顾长亭直接像是躲避垃圾一样侧身躲开走下舞池,并没有要接手何楚的意思

来往的宾客都是这个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现在看到她被舞伴抛弃,一个人凄凉的站在舞台上,都向她投来或探究,或轻蔑,或看热闹的不屑的笑容。

一道道嘲讽的目光之下,让何楚看上去像是一个跳梁小丑。

她仓皇走下舞池,再看到那对在舞池中亲密起舞的男女时,指甲几乎断到掌心的肉里。

沈未央,沈未央,又是沈未央。

一个已经死了四年的人,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要抢走本就属于她的幸福。

“楚楚,这个狐狸精也太过分了吧,她凭什么这样堂而皇之的抢你的男伴,你知道刚才有多少人在看你的笑话吗?”

田柒走过来,一副义愤填膺,替何楚打抱不平的样子。

她不说还好,她这样一说,无异于煽风点火,让何楚心头嫉妒的烈火愈烧愈旺。

她盯了一会儿,当沈未央一个人落单走到湖边时,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推进湖中。

“沈未央,你不是爱出风头吗?我今晚偏要让你狼狈的回去!”

“救命——救命——!”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