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归敖渊敖晴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敖渊敖晴的书名叫《女帝归》,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她被暴君夺去清白、毁掉一生,最终战死在城门。她告诉自己,倘若重来,定要血债血偿。没想到,她居然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这下好玩了,仇人她一个个都还记得,但是其他嘛……却两眼一抹黑。前两天遇到强盗,有个男子出现救她一命。她见他长得不错,就对他吹了声口哨。这天又在屋檐下碰到了,他简练有力地说了一句:“我是你二哥。”

《女帝归》 第11章 爹别打他,我受罚好不好 免费试读

等威、远侯回来,听说了下午梅园里发生的事。

眼下敖晴和敖渊两人跪在威远侯面前。敖晴抢先说道:“是我没把狼犬给栓好,不关二哥的事。爹要罚就罚我吧。”

威远侯看了一眼敖渊,道:“刀杀人,狗咬人,主要还是看刀握在谁的手里,看狗的主人是谁,不然你要去跟一把刀、一条狗讨论对错吗?这次狼犬跑出来伤人,总要有个交代,你们兄妹俩谁受罚?”

敖晴看见威远侯是在对敖渊说这话的,分明是打算让敖渊受罚,顿时心就提了起来,想也不想就跟护小鸡似的一把抱住敖渊,道:“爹别打他,我受罚好不好。”

敖渊顿了顿,低头看着这个一心护他的小丫头,枯井无波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丝波澜。

敖渊抬手,轻轻摸了摸敖晴的头,有些无奈道:“阿晴别闹,我受罚。”

好在最后,在敖晴恳恳切切的目光下,威远侯也没有重罚敖渊,只罚他去跪一晚祠堂。而敖晴再三跟威远侯保证,一定看好狼犬再不让它出来伤人,才终于把狼犬保住。

从威远侯那里出来以后,敖渊就径直去了祠堂。

祠堂里庄严肃穆,四面墙壁和门扉是挡风的,可仍旧抵挡不住这冬夜里的一股子冰冷。

想着祠堂里寒冷,敖渊连晚饭都没吃,敖晴怎能放心得下。遂夜里装了点心,又拿了一件麾毡,偷偷摸摸来祠堂看他。

敖晴进了门,把门关上,就迈着小碎步来到敖渊身边跪坐下,忙把麾毡披在敖渊肩上,从食盒里取出一样样点心,道:“二哥饿了没,我给你带了吃的来。”

敖渊垂眼看着她忙着手里的,又听她絮絮叨叨道:“这会儿厨房里没热饭了,所以就这些点心,我一个没吃,全留着给你。你冷吗,要不歇会儿,反正爹看不着,你坐着呗。”

敖渊笑了下,道:“爹虽看不见,祖宗却看着。”

敖晴像没听见似的,又自顾自说了一阵,才抬起头来看他,问:“二哥,你怎么不说话?”

敖渊伸手去摸敖晴的耳朵,“又听不见了?”

敖晴勉强看他口型,道:“下午时耳朵里安静过一会儿,后来又好了。我以为没事的,现在竟听不见二哥说话。”

说着她又对他笑,道:“二哥别担心,通常我睡过一晚以后,明天起来就好了。”她伸手去挠,又挠不到,“只有些痒。”

敖渊便扶着她的头偏向他的手心,另一只手极轻地拍着她另一只耳朵。

不一会儿,有微微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耳朵流到了敖渊的手心里。

敖晴还在问道:“是不是有水流出来了?大概是下午不小心,耳朵里进了雪渣子了。”

等敖渊往手心里一看,神色微变。手心里的积水是淡淡的红色。

原以为她已经好了,现在看样子是又复发了。

第二日一早,大夫就来了宴春苑,重新帮敖晴检查耳朵,又是敷药,又是煎药。

那几天敖晴耳根尤其清静,几乎听不见什么声音。

敖晴和狼犬相处得很熟了,几乎可以在侯府里横着走了。

自楚氏上次受到了惊吓过后身体就一直很虚,自己母亲这般虚弱,再看看敖晴那头春风得意,茵儿就愤恨不已,与楚氏道:“女儿去买包药,让人下在那狗的餐食里,毒死了完事,看她还能不能这样得意忘形!”

楚氏连忙拉住茵儿,道:“你别去,那狗是敖渊带回来的。”

楚氏至今提到敖渊,还心有余悸。见茵儿不忿,楚氏又道:“你不要去惹他,那个野种太恶毒可怕了……”

茵儿道:“难道就让他们这样横行霸道吗?”

楚氏眼里闪烁着恨意,道:“横行霸道只一时,又不可能一世。我们要帮你哥,等你哥将来继承了侯府,再把他骨头碾碎也无妨。”

年后开春,天气渐渐暖和。

府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二月的时候,京中传来消息,老魏帝病重。

然没过半个月,便驾崩了。

这段时间,敖晴过得安宁且快乐。如果说这一世有什么改变,大概就只有敖渊是她生命里的变数,其余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残酷的事实,终将会把她拉回前世的漩涡里。

老魏帝驾崩了,皇室发丧,举国同悲。

可这泱泱大国,早已分崩离析。各路诸侯在自己的封地上日益强大,已经超出了皇室的控制。

魏帝驾崩的消息传到各地方以后,各诸侯纷纷派人入京悼念,却几乎没有诸王亲自进京的局面。

威远侯也派了自己身边的一个亲信进京。

进京的各路诸侯代表,悼完了老魏帝,再观摩了新魏帝的登基大典,方才折身返回。

敖晴自知道大魏皇帝更替以后,便心事一日重过一日。

终究是来了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