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鹿叶星河阅读

一生小说提供南鹿叶星河阅读,有南鹿叶星河名字的小说是《伪装街区》,伪装街区小说精彩节选:从李老师斥责声中打断,叶星河不得不被拽回到了现实,装起了好学生的样子,走到了外面,贴着墙根,看了眼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下课,想了想晚饭,简单的做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加上白米饭,就OK吧。之后脑袋也开始放空,什么也不再想了。

《伪装街区》精选内容:

第二章:不,应该多管闲事?

马上从拐角处又传来一声:“***,你倒是说话啊,窝囊废。”说完又向地上的人揣了一脚。拐角处站了三个人,两男一女,还有一个抱团在地的男生。两人看明白了是怎么个情况,心里都嗤之以鼻,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在欺负低年级的学弟。

三个人感觉到了旁边的异样,抬眼过去,里面的女生先说了话:“看什么看。”

叶星河先反应了过来,刚要开口,又被伊晴抢了先“老师让我们叫他去一下办公室。”叶星河刚想说的,不好意思我们路过,只能咽到肚子里了。

三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女生对着倒在地上的男生说:“知道怎么说吧。”说完,就带着两个男生离开了,临走还不忘瞪了叶星河和伊晴一眼。

趴在地上的男生,等着三个人离开后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也准备起身离开,带着极其不屑的眼神,对着伊晴和叶星河说了句“多管闲事。”说完从两人身边走过。叶星河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因为刚才是在地上蜷缩着的,站起身来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要高,头发留的很长已经盖过了眼睛,让人看不清眼睛,校服看起来也脏兮兮的。

伊晴听完这话有些发火了:“什么?!”

叶星河拦了下来,“算了,本来就是我们多管闲事了。以后这种情况咱们还是别管了,尤其你还是住宿的,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小心比较好。”

“这叫什么事嘛,以前在东民街可不是这样的,正义,有忙帮忙,大家互帮互助。”伊晴耐不住吐槽。

“你也知道这不是东民街,小心管好你的嘴啊。”说完用手指拧了一下伊晴的头。

两人在班里都不算高的,但叶星河比伊晴高了点儿。

“知道啦。”伊晴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表示不开熏。

叶星河思考了一小会儿,又接着开口说:“对了,你知道刚才那伙人什么来头吗?”。

伊晴听完这话突然得意起来,把自己的嘚瑟的小样子表现出来,又拽又贱地说道:“诶嘿嘿,某人不是要我少管闲事吗?怎么好奇打听八卦了?”

“你不想说,那我也不想听,反正和我没关系。”叶星河完全不吃这一套,本来自己就想做个小透明,这种事没必要掺和,只是单纯有些八卦而已。

拐角三个人里面,唯一的女生吴阳,看起来要厉害一点,是高二理科班的,她哥哥吴烈,是高三的大哥大,算是校霸哪一类。自然吴阳也不是什么好人,仗着哥哥的势力,也拽了起来,身边还有好几个跟班,专门欺负同学,一般都是欺负女孩子,但今天碰到这个是个例外。

伊晴的同班同学——顾子望,是个男生,在班级里算是不起眼的一类,日常受欺负,班级里的同学也有点儿害怕吴阳,也不敢说什么,偶尔伊晴惩恶扬善,抖个机灵,帮他一把,但是总是没得到好,总说是多管闲事,今天多管闲事这一回,刚好和“不问世事”的自己看到了。

叶星河在物理课上回忆着回忆着伊晴之前说的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也没多想,还有一节课下课回家,还是想想晚上做点儿什么饭吃好呢。

“叶星河,叶星河,上课是不是又溜号,出去站着。”数学老师李梅梅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在她的课上,不允许有任何学生懈怠,今天就抓到了“倒霉蛋”叶星河。

从李老师斥责声中打断,叶星河不得不被拽回到了现实,装起了好学生的样子,走到了外面,贴着墙根,看了眼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下课,想了想晚饭,简单的做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加上白米饭,就OK吧。之后脑袋也开始放空,什么也不再想了。

周六早晨叶星河简单吃完早饭就出门了。叶星河住的地方是一个老式居民楼,两室一厅,父母只有在放长假的时候回来,屋内算得上很干净的了。师父的房子是在东民街的边上,离自己家也不算远,在一排平方的中间,也不怎显眼,就两件屋子,卧室和书房。原来伊晴一家也住在这里,后来父母开中药店,离得远,也就搬走了。幸好小时候因为父母和伊晴父母比较熟,自己也比较爱玩,就遇上了师父。

龙香,街坊邻居都叫她一声龙姨,只有叶星河叫她一声师父,是那种磕头认过的。叶星河拜师是在小学的时候,那时候龙香才刚搬来住,也就三十出头,但长得很好看,只是每天穿的很素,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来头,叶星河拜师都当是笑话。一开始并不是叶星河死缠着要学些什么,而是龙香认准了这个徒弟,同期的孩子,她都物色过了,没有看上的,叶星河的父母也没有拒绝,女孩子练点武术也是蛮好的,不光能强身健体,而且还能防身,在这东民街好多事都不是用语言能解决的。师父认真的教,星河认真的学,吃了不少苦,也得到了许多,如果没有师父,可能就没有东民街“二姐”的称号,也不会在东民街或是北郊区有说话和立足的地盘了。

可是师父在两年前离开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只留下一封书信,不知归期,房子还是留下了,留给了星河,星河每个月月初都会过来打扫,也希望师父能早点回来,更多的是想念,她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会回来,可能一辈子不回来了吧,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师父一直是一个人,她想师父要是老了她就给师父养老送终,可现在师父一点影子也看不到了,最大的希望就是师父找到家人团聚。

叶星河简单利落地收拾完屋子,用一把大锁,把大门锁上了。好像已经习惯了师父不在的日子,父母不在的日子,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日子,正沉浸在伤感中,叶星河敏锐的察觉到身后有一人在盯着自己。一开始假装没看到,锁完了门,扭身就转过去,开始追躲在树后面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