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苏曼结局是什么 萧何苏曼免费阅读全文

萧何苏曼是著名作者茶二月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萧何苏曼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我跟着你五年,每天看着你东奔西跑,看着你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人办事,我真的腻了,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我不想继续下去了!”看到萧何眼底的光瞬间的暗了下去,我的心脏好像被人拿刀搅着一样的疼。只是我知道,我的计划到了当下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萧何原本应该是骄傲的,却因为我,一再的被生活刁难。我不能拖累着他,更何况……

《爱后余生仍是你》 第19章:再遇赵熙毅 免费试读

“你这样该去医院了,小心感染。”晓虹进来后,提醒我。  “没事,我今晚要多卖点酒,不然哪里来的钱给你还。”我一想到那昂贵的医药费,只恨不得自己无病无灾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  晓虹还想劝我,见我坚持,也没再多说什么,幸好伤到的是左手不影响上班,带上蕾丝白手套包裹起来也看不出问题,今晚生意不好,露露跟莺歌一起挤兑我,搞的我根本就没有卖到酒,幸好晓虹那边来了一个熟客,包厢里一群人,晓虹招呼我跟她一起去卖酒。  我赶紧提了一箱子的红酒走进去,因为太重,刚走进门的时候,我跟迎面走出来的人撞在一起,那人好死不死的撞在我的手背上,疼的我当场就把一箱子酒扔了出去。  “哗啦”一声,箱子里的酒全部都掉在地上,只听到噼里啪啦的脆响,箱子里溢出了鲜艳的酒液,泛着红色,就跟我手背上溢出来的鲜血颜色一样。  我当时就傻眼了,扑上去抢救,也不管箱子里的碎片会不会扎到自己,跟发疯了一样往外拿酒,这些都是钱啊,一瓶好几百,打碎个几瓶,我好几天都白干了,更重要的是,我会没钱给念念买药的。  “小姐,你别捡了,会划伤自己的。”撞到我的男人过来拦住我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把我的手从箱子里拿出来。  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过去,温和的笑容,温润玉如的眉眼,不是赵熙毅是谁?  这世界真小,没想到我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了赵熙毅,听说他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见我看向他,赵熙毅朝我露出一个温和的笑,说:“抱歉,我刚才走的太急才会撞到你,你放心,这些酒都算在我的账上。”  赵熙毅很清楚会所里这些门门道道,一眼就看出我的为难,说出这样善解人意的话。  “谢谢你,先生!”他还是跟从前一样,对谁都这么温柔体贴,晓虹见状走过来,帮我把剩下的酒挑出来送到桌上,介绍道:“苏苏,这位是赵总,出了名的好人,你好好招待他。”  她说罢,朝我挤挤眼睛,我猜她是想说,这是肥羊好入口,让我不要客气,无奈地笑了笑,跟着赵熙毅走过去坐在酒桌前,他并没有怎么喝,就是一直给那些朋友灌酒,我帮他拿酒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我白手套上的血迹,抓住我的手皱眉说:“你受伤了?真不好意思,我太大意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这是之前不小心弄的伤,跟赵总没关系!”  我把手抽回来,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跟赵熙毅遇上,我有点怕他会认出我来,虽然连萧何都没有认出来,但赵熙毅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当年我只是找上他说想要他帮我演一场戏,他就猜出是萧何出事了,现在我很想离他远远的。  “你叫苏苏?”   萧何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视线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眼里露出一些怀念的神色,眼神忽然就多了些落寞的神色,扭头不再理会我,而是跟朋友们一起喝酒,他喝的又急又快,跟灌酒没什么区别,那些人叫嚣着要我嘴对嘴喂赵熙毅,他拒绝了,连带着还帮我挡了一些的酒。  但我为了多卖点酒,硬生生的喝了一瓶红酒,等送他们走的时候,我已经头晕眼花的了,赵熙毅上车的时候,从包里拿了一叠小费塞到我手里。  粗略一看有一千多,我连忙摆摆手说不用了,他今天帮我买了打碎的酒,还把他身边那些朋友都灌了个底朝天,已经是天大的好处,我不想再单独拿他的钱。  赵熙毅见我不拿,眼神就变的奇怪起来,不断的打量我,好像在思量着什么一样,我真怕他会突然喊一声苏曼你回来了之类的话,赶紧把钱又抢过来说了声谢谢开溜了,回去之后,晓虹把钱分给我一半,自己拿着另外一半,喜滋滋的上了一个胖子的车。  我看看手里的钱,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哭,赵熙毅的出现,是个意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出现会不会导致我的计划出问题。  把这些卖命的钱收好,我换了厚实的外套走出会所,大半夜的,外面依旧灯火辉煌,一群二流子在远处吹口哨喝啤酒,鬼哭狼嚎的不开心就把啤酒砸在地上。  我看到这种阵仗,赶紧贴在墙角假装自己是空气,跟这种小混混遇上绝对会倒霉,幸好他们路过的时候,只是朝我吹了几声口哨就离开了。  我松了一口气,迅速朝马路对面走去,走了一段路,一辆小轿车忽然停在我的脚边上,车灯一闪一闪的,我迅速抬头看了眼。  顿时两眼放光,全都是人民币在眼睛里闪烁,布加迪威龙,这可是豪车啊,跟迈巴赫一种类型的,并且在国内市场上出场率比迈巴赫还要少,有价无市,因此比迈巴赫还要贵上一点,以前萧何家里也就他老子有一辆,萧何开出去撞坏了,被他老子揍的屁股开花。  我正看的入神,幻想着要是天降一辆豪车让我去给念念治病的时候,豪车的玻璃窗被人降下来,露出江明贺那张骚包又帅气的脸来,他脸上有个明显的巴掌印,吃红着眼睛,嘴里喷出来的全是酒气,朝我一扬下巴命令道:“上车!”  “啊?”我眨眨眼,大脑飞速运转之后总算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连忙拒绝道:“江少,我已经下班了。”  何况,就算是上班,我也没想过要跟江明贺来点什么故事啊。  江明贺见状,阴沉下脸来,一脚踹开车门朝我吼道:“赶紧给老子上来,再叽叽歪歪的,信不信我就在这大马路上把你给办了。”  败家子啊,修车不要钱吗?  “可是江少,我真的下班了,我还等着回家呢,你要是有需要,会所里还有些姐妹,你要不要……”  我话还没有说完,江明贺忽然跳下车,老鹰抓小鸡一样朝我抓过来,我本来就警惕着,见他一靠过来,赶紧撒丫子就朝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哀怨自己这走的是什么狗屎运,江明贺心情不好我怎么就偏生遇到他了,还被他给惦记上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