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最新章节by三时春无弹窗在线阅读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小说主角名为盛萱月付霁轩,由三时春所著的穿越架空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穿成贫穷农家女,四个哥哥轮番来宠,什么重男轻女?根本不存在!爷爷疼,奶奶惯,爹娘更是把她宠上天,捧在手心好好呵护!只是这家里太穷了,还好她穿越自带百宝囊系统,任务不断奖励满满,今天卖草药明天买房子,发家致富不是梦!可是没想到系统竟然塞给她一个同样穿越的公子哥,她挠挠头,没办法,只好把人带回家。哎只是这个公子哥,怎么一路扶摇直上成了当朝首辅?!还要娶她这个首富当娘子!她刚要拒绝却被搂住,付霁轩轻笑盈盈,“月儿,皇上赐婚,我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牵小手了。”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四章 上山采药 免费试读

回到家,两个孩子看到糖水果然兴奋得很,“妹妹喝过了吗?”

“我喝啦,你们喝吧。”盛萱月坐下歇息,一双脚有些酸胀。

一碗糖水,一家几口人各喝了一口也就见了底,那糖味却留在了心里。

第二天,盛萱月要跟着大人上山去。

“不行不行,”盛知树第一个不同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上山太累了,山上也危险,不能去。”

“爹……”盛萱月开始撒娇。

这次盛萱月撒娇也没用了,一家子都不同意她上山。

无奈之下,盛萱月只好把事情说了。

“我昨天在医馆的时候看到他们在收草药,像是治疗风寒的,我记下了草药的样子,不如咱们也上山去看看,要是有,岂不就是能卖钱了。”

家里人都啊了一声,“真的啊?”

盛家爷爷盛大海更是激动,“月丫啊,你可看清楚了?真是能卖的草药?”

“真的,我还特意问了,药童说的,肯定不会错,我也记住了那个草药的样子,绝对不会认错的。”盛萱月笃定道。

“咱们家现在这么缺钱,能赚一文是一文呀,爷爷,就带着我呗,反正试试又不会怎么样。”

盛大海一想也是,左右家里人本来都是要上山砍柴挖野菜的。

虽然老大老二现在出去打短工,但能采一点也是一点。

“那行,到了山上要乖,别乱跑,我们采就行,”盛大海柔声道。

“嗯!”盛萱月重重点头。

三宝他们一听也要跟着去,就留下奶奶何氏和大伯娘李氏在家,其余都上山了。

要真是能采到草药,多一个人就能多赚一份呢。

上了山,盛萱月的眼睛就跟小雷达一样扫来扫去,很快就发现了鱼腥草的身影。

盛萱月采了一株,仔细看过,给围过来的盛家人道,“就是这种。”

盛大海接过来看看,“行,那咱们一人采一株,对着找,月丫你坐在这石头上乖乖的。”

盛萱月笑着点头,“好。”

黎氏留下来看着她,在附近采,时不时回头看她。

盛萱月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就一直乖乖坐着,结果眼神扫过一物,眨眨眼站起身走过去。

她发现了血白果。

这可是好东西,血白果同样是治风寒的草药,和鱼腥草长得很像,但是功效却比鱼腥草好上许多倍,价格也更高。

但是就因为和鱼腥草太像,一般人分辨不出来,数量也不多,所以医馆没费心收。

左右是多喝几碗药的事。

盛萱月心里一喜,拿着自己的小背篓,仔细地把这些散落夹杂在其中的血白果挑出来。

黎氏看到她赶紧过来,“月儿,别累着了。”

“我没事的娘,”盛萱月说出不知道是第几句没事,“我就在这采采。”

黎氏也想给家里多赚钱,闻言叮嘱道,“那累了就坐着歇歇,不舒服就喊娘,知道了吗。”

“嗯。”盛萱月乖巧点头,趁黎氏不注意,动作很快地把小背篓填满了。

全是血白果,就这一小篓子也不少钱。

盛萱月很满意。

看来第一个任务可以完成了。

二十个鸡蛋这个奖励不错,但是附赠的就有点让人头疼,生发剂。

谁需要这玩意啊。

结果第二天,盛萱月和盛知树一起去医馆的时候,正好见一位姑娘出来,“……既然于大夫不在,那我明天这时候再来给夫人拿药。”

“姑娘放心,于大夫最近配了副新药,肯定会让夫人的秀发恢复如初的。”药童道。

盛萱月竖起耳朵听了听,眸子一亮。

哎?说不定真有用哎。

盛萱月记住了那个姑娘的长相,转身进了医馆。

药童走过来,“小姑娘,看病吗,今天大夫不在。”

“啊不是,我门是来卖草药的。”盛萱月忙道。

盛知树和盛大海把家里人采的鱼腥草都拿进来,满满地塞了几个大背篓。

药童点点头,“我们收,一律五文钱一斤。”

“都行都行。”盛知树忙道。

一文钱他们都觉得多,何况五文钱呢!

药童检查完盛知树他们带来的草药,上称量过,这些一共十斤,结算好之后付了钱给盛知树。

盛萱月把自己的小背篓递给药童,“啊还有这些是我采的。”

药童接过来,正要随便检查一下放在一起,忽然又顿住了,“嗯?”

“怎么了,这些不是吗?”盛萱月假装担心。

药童笑着摇摇头,“不是,这些可是好东西。”

药童拿起两株草药一起比给盛萱月看,“你看,这两株虽然长得差不多,但是还有区别。”

“你采的这个叫血白果,功效比鱼腥草好了几倍不止,价格也是。”药童笑道。

盛知树大喜,“我家月丫真是厉害!”

“嗯这都是你采的吗?在哪采的?”药童笑着问。

盛萱月像是很茫然的样子,“就跟着爹娘一起,在山上采的。”

“那你很走运呢,这一篓子我看了,都是血白果,而且采得也很仔细,没有一丝损坏,我去称一下给你算钱。”

盛知树抱起盛萱月喜滋滋地夸,“月丫真棒!”

“我只是运气好,爹下次我们还去采吧,这次家里人说不定都能采到血白果呢。”盛萱月笑道。

盛大海也夸,“月丫就是咱家的小福星,以后可得好好宠着。”

药童拿着一串铜板过来,“一共是一百文,你们数数。”

“血白果这么值钱啊?!就这么一小篓子!”盛知树很是惊讶。

“当然,它的功效可多着呢,效果又好,只是一般人不容易分辨出来,下次还采到都送过来。”药童叮嘱道。

“好!”盛萱月脆声声地应下。

三个人走出医馆,盛大海看着手里的钱,心都有些颤抖了,“咱家,咱家可从没有过这么多钱。”

盛知树也是激动不已,“多亏了月丫头,都是月丫头的功劳啊!”

“哦对了,咱们下次再找大夫给月丫头好好看看伤吧。”

盛萱月忙拉住盛大海,“没事的爷爷,我一点事没有,你看我活蹦乱跳的,哪里像是受伤的呢。”

“我们快点买点粮食回家吧。”

先让家里人吃顿饱饭,才是最重要的。

“还要给大伯娘买点红糖。”盛萱月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

米面油蛋肉,这几样下去,一百文也顶不住多少时日,她还得继续想法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