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莫恒白纤纤最后结局 陆莫恒白纤纤完结版免费阅读

陆莫恒白纤纤是著名作者白先生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四年前的一场阴谋,让白纤纤成了替身丢了清白,却还是没保住父亲的命。四年之后,一胎双宝陪着白纤纤一起回归,不但成功打脸曾经的仇人,顺便也教训一下自己的渣爹:“听说爹地四年前差点害死我们两个?”呆萌二诺歪头看着自己哥哥提问。“嗯。”腹黑一诺点头应声:“那我们作为渣爹的儿子,也该懂得礼尚往来。”“什么是礼尚往来?”“就是也去弄死他。”

《一胎双宝:渣爹快点来离婚》 第19章 重要的真相 免费试读

林雅莉的话,让宋振华神色微微一变。

是了,这些年林雅莉因为瘫痪了以后,越发的低调,平日里基本上连门都很少出,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顾,导致宋振华都几乎要忘记了,林雅莉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她可是陆莫恒的母亲林雅玲的亲妹妹!

她可不是没有背景没有依靠的人。

宋振华沉默,抿着唇看着林雅莉。

自从十年前的车祸以后,林雅莉就瘫痪变成了废人,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夫人当年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可不像表面上看着那么温婉恭顺。

“雅莉,这些年我对你们母女如何,你心里有数,是,我或许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但是我自问对你们不薄,有些事情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没必要说破,大家都难堪,是不是?玲玲一再的冲撞我,我教训她,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宋振华的态度温和了许多,一副在跟林雅莉讲道理的姿态。

林雅莉只是淡淡的看向他,“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宋家是玲玲的,谁也分不走,你若是有了别的心思,那么我就只能够跟你鱼死网破了,你要相信,我有这个能耐。玲玲,我累了,推我上去休息吧。”

林雅莉没打算跟宋振华多说,该说的话说明白了,其他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能够明白。

宋玲玲不甘心的瞪了宋振华一眼,才过去推着林雅莉的轮椅,满心的委屈和不甘。

“以后性子沉稳一点,我从小就教导你,做什么事情都要沉得住气,这一次的事情,你确实是做错了,不管白纤纤是不是回来了,你不管她,没有人会怀疑什么,哪怕是要下手打压,那也要暗中下手,这样光明正大,不是明摆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要急着去杀人灭口吗?玲玲,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能事事都为你筹划。”

上了楼以后,林雅莉突然轻声的开口,语气带了几分的无奈。

宋玲玲委屈的直掉眼泪,“妈,那,那你说我怎么办?我,我真的……”

她委屈,她喜欢陆莫恒,从小就喜欢,第一次见面就喜欢,她为了陆莫恒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陆莫恒的眼里却始终没有她。

当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陆莫恒知道,白纤纤的存在,对于她而言,就是卡在喉咙里面的一根刺,不拔掉,就不安心。

“去找白纤纤道歉,让陆莫恒看到你的诚意,看到你是无辜的,看到白纤纤有多得理不饶人,不管做什么,都要沉住气,有时候适当的伏低做小也不是不行的。玲玲你一定要记住,只要最后你坐稳了陆太太的位置,你成了陆莫恒的枕边人,那么过程付出过什么一点都不重要。此时受一点的羞辱和委屈,日后有的是机会一点点的讨回来。”林雅莉拍了拍宋玲玲的手。

宋玲玲眼神变了变,满脸的不情愿。

林雅莉叹气一声,“玲玲,现在他们找到了那两个杀手,也抓到了你的助理,你如果不出面,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难道就没有人会怀疑你了?你只有主动的出击,掌握了主动权,才有可能占据优势。你现在太被动了,完全是被动挨打。而且魅色也出事了,白纤纤人出现在魅色,你怎么也脱不了关系,主动一点,去承认一些事情,诚恳一点,不要怕丢脸。不丢这个脸,你丢的,可就是陆莫恒,是陆太太的身份了。”

宋玲玲脸色骤变,连忙点头,“妈,我,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道歉,我现在就去跪求白纤纤的原谅。”

林雅莉满脸的欣慰,看着宋玲玲匆匆的离开。

她此时越是狼狈,越是能够获得同情。

宋振华那一巴掌,倒是来的是时候。

宋玲玲让司机直接送自己去了医院。

宋玲玲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纤纤,心里纵使有千般的恨意,但是想到林雅莉的话,想到自己未来能成为陆太太,她一咬牙,直接在白纤纤的面前跪了下来。

“白小姐,我知道我故意刁难你,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确实是心中有怨,也有怒,所以跟助理抱怨了几句,她跟着我时间长了,总是喜欢擅自做主,揣测我的心意。这一次也是因为我冲动愤怒之下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她误会了我的意思,才会找了人对你下手,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希望你原谅我。”

白纤纤有些懵,甚至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她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真的疼。

看着面前跪在地上,满脸诚恳的宋玲玲,那一脸的悔意,一脸的真诚,半点演戏的痕迹都没有。

只是白纤纤心里也明白,宋玲玲不可能知道自己错了,现在不过是想要演戏给自己看罢了。

但是给自己演戏有意义吗?

她正想着,透过门口的玻璃看见了赶来的陆莫恒。

陆莫恒阴沉着脸,保持着将进未进的姿势,看到跪在地上的宋玲玲时,脸色微微一变,带着咨询的目光,落在了白纤纤的身上。

白纤纤这下算是明白了,宋玲玲这戏,可不是演给自己看的,是等陆莫恒来演给他看的。

她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狡黠,无辜的看向宋玲玲,“宋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大明星,对我这种小摄影师不满意也是正常的,至于你刚才说的事情,既然是你的助理瞒着你做的事情,那自然是跟你没有关系了,你怎么能够跪在这里给我道歉呢?”

说着,白纤纤强撑着身体从床上下来,假意去扶宋玲玲。

她在贴近宋玲玲耳边的瞬间,脸上带着一丝嘲讽:“刚刚我说的,你不会信了吧?宋玲玲,我知道你的目的,不过你猜陆莫恒知道当年的真相会如何?陆太太,呵,你还真是痴人做梦!”

白纤纤这么说,就是为了激怒宋玲玲。她只是诈宋玲玲,也是委婉的警告宋玲玲,不要总想着对她灭口。

只是,她没有预料到宋玲玲突然起身,连眼神中都透着凶狠和嗜血。

“白纤纤,你休想阻碍我!”

宋玲玲失去理智,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眼前的女人。陆莫恒知道又如何,难道还能娶一个死人不成。

“你,去死吧!”

宋玲玲一把抓住白纤纤,用力向后推去。白纤纤身后就是柜子,矮柜的角锋利无比,一定能要了那个贱女人的命。

白纤纤也没有料到宋玲玲突然发疯,被推的一个踉跄,身形不稳的向后倒去。她狠狠的磕在尖锐的柜角上。

瞬间,脸被划破,殷红的血流出,糊了白纤纤一脸。

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脑子的晕眩感很重,她奋力像睁开眼,却觉得越来越无力,最终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昏迷的瞬间,她好像听到宋玲玲得意的说,“死吧,死了一了百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