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萱月付霁轩小说免费试读 盛萱月付霁轩第三章

盛萱月付霁轩是著名作者三时春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穿成贫穷农家女,四个哥哥轮番来宠,什么重男轻女?根本不存在!爷爷疼,奶奶惯,爹娘更是把她宠上天,捧在手心好好呵护!只是这家里太穷了,还好她穿越自带百宝囊系统,任务不断奖励满满,今天卖草药明天买房子,发家致富不是梦!可是没想到系统竟然塞给她一个同样穿越的公子哥,她挠挠头,没办法,只好把人带回家。哎只是这个公子哥,怎么一路扶摇直上成了当朝首辅?!还要娶她这个首富当娘子!她刚要拒绝却被搂住,付霁轩轻笑盈盈,“月儿,皇上赐婚,我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牵小手了。”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三章 发现生财之道 免费试读

盛萱月把鸡蛋递给怀孕的李氏,一桌子的人都惊了一下,李氏更是摆摆手,“月丫头吃,大娘不吃。”

“是啊,你大伯娘是大人了,不用再吃鸡蛋补身子,你快吃吧。”何氏慈爱道。

盛萱月笑笑,把鸡蛋放进李氏的碗里,“我不是给大伯娘吃的。”

“我是给弟弟吃的。”

这话说得真是讨人喜欢,一家子都笑了。

李氏心里熨帖得很,“月丫头真是乖,真知道疼人,我也想生个这么贴心的丫头。”

“那可不行,这家里最受宠的只能是我。”盛萱月故意道。

这个时空到底是重男轻女的,只是他们家例外而已。

家里人被逗得哈哈笑,“月丫放心,咱们都是最疼你的,以后不管生出来的是弟弟还是妹妹,都得疼你。”

盛萱月垂下头来,眼角眉梢带着淡淡的笑意,慢慢把自己的那半鸡蛋吃了,又借口吃不下,剩了大半碗菜粥分给两个哥哥。

等到吃好饭,盛家男人们商量着去镇上卖柴火,盛萱月走到院子里,目光落到盛知树身上,有些犹豫。

盛知树察觉到自家女儿的目光,忙走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了月儿,是哪里不舒服吗。”

“爹,我想跟你们去一趟镇上看看。”盛萱月说出自己的请求。

“你身子还没好呐,想去玩等下次,爹带你去买大包子吃。”不到三十岁的盛知树还很年轻,但是面容已经满是沧桑。

盛萱月迫切地需要去镇上找一找赚钱的办法,忍不住拉住盛知树的手,声音放软了,“爹,我真的没事,就让我跟着去看看吧!”

盛知树心里惊讶,这,月丫竟然对他撒娇了!

月丫以前性子闷不爱说话,如今看着像是开朗了许多。

盛知树架不住盛萱月期待的目光,下意识点头,“行,爹带你去。”

左右卖柴火有钱,也能带月儿去医馆里看看伤口。

盛萱月小脸上露出一个开怀的笑,“谢谢爹。”

“乖。”盛知树也咧开嘴笑起来,想了想弯腰背对着盛萱月,“来,爹背你。”

不等盛萱月拒绝,盛知树就把人楼到背上,往上掂了掂。

“爹,我自己走就行。”盛萱月忙道。

盛知树故意吓唬她,“这去镇上得几个时辰呢,你能走到吗。”

盛萱月从来没去过镇上,也不知道有这么远,当即不说话了。

盛知树笑笑,和盛大海往镇上去。

父亲的脊背宽厚有力,盛萱月慢慢放松下来,放心地趴在盛知树背后,渐渐睡过去了。

等到再睁眼,已经到了镇上,柴火已经卖出去,盛知树背着她去医馆。

盛萱月揉揉眼睛跳下来,抬眼看着医馆,闻到熟悉的中草药味,深深地吸口气。

她目前能想到的最快的赚钱方法,就在这里了。

“爹,”盛萱月拉住要进去的盛知树,想办法把人支开,想到刚才路过的糖摊,“爹,我,我想喝一碗糖水。”

那种糖水和她所在的现代时空并不一样,就是用桃胶混在开水里,一文钱一碗。

盛萱月知道现在盛家一文钱都得掰成几瓣花,但是只要她进了医馆,就能想到办法赚钱。

盛知树自然不舍得让自家女儿失望,而且刚好也卖了柴,手里有十几文,盛知树咬咬牙,“行,爹给你买,你先进去。”

“谢谢爹。”盛萱月看着盛知树走开,马上进了医馆。

医馆里比较安静,几个药童在一边分拣药材,当中两个大夫在看病,虽说没有人满为患,但病人还是不少。

盛萱月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打量着药柜里的药材,一些熟悉的名字跃然跳上心头。

还好,这个时空还有她认识的药材。

盛萱月看了一圈医馆,站在角落里盘算怎么赚钱,看到陆续有几个人进来,都背着大背篓,里边放着鱼腥草。

然后有药童过去收了,分给他们铜板。

原来是来卖草药的。

鱼腥草能清热解毒,利尿除湿,可以治风寒,解毒,对人的健康很有好处。

盛萱月找了个药童问,“请问,最近得风寒的人多吗?”

“可不是,春寒料峭,今年的倒春寒倒了几次,忽冷忽热的,这一下就很多人患了风寒,病情缠,绵好不了。”药童点点头。

“所以医馆大量收鱼腥草,这东西也算多,只是采得麻烦。”

盛萱月心中了然,笑了一笑,“谢谢小哥。”

“你头上的伤怎么回事?”药童问。

“磕了一下而已。”盛萱月捂着脑袋,趁药童让她去排队看病前溜出门。

盛知树正端着糖水要过来,“怎么了月儿。”

“我让大夫看过啦,大夫说没事了,等着慢慢恢复就行。”盛萱月说道。

盛知树还是担心,“要不爹再带你看看?”

“不用啦,我们去找爷爷回家去吧。”盛萱月道。

盛知树把糖水碗递给她,“先喝糖水,可好喝了。”

盛萱月接过来轻抿一口,粗糙的甜味顺着食道滑下,眯起了眼睛,“嗯好喝。”

盛知树笑得很宠爱,“慢点喝。”

“爹你喝吧,太甜了会腻的。”盛萱月喝了几口递给盛知树,“不然我们带回去给哥哥们喝?”

盛知树想想,“也行。”

盛萱月跑到医馆里要了一小块纱布,蒙在碗口上,和盛知树一起找到买了糙米的爷爷盛大海,一同回家去了。

走出镇子盛知树要背她,盛萱月拒绝了,“我看看我能走到哪里好不好嘛爹。”

“好好好。”盛知树马上答应。

其实离村子也不算远,只是盛知树舍不得自家闺女累罢了。

走了半刻钟到家,盛家的院子在村尾,远离人烟。

盛萱月倒是很满意这样的位置。

只是每次回家都得从村里走。

牛大宝的娘就在屋前和几个妇人一起补衣服,看到三人从路上走过,不冷不热开口,“哟,前两天还病歪歪的,今天就能去镇子上玩了。”

盛萱月看过去,一双眸子里透出冷意。

盛知树把盛萱月挡住,“不用婶子操心。”

“这日子啊得好好过,又买糙米吃?家里孩子这么多,也舍得买点肉吧。”一边的妇人奚落道。

盛大海沉默不语,盛知树抱着盛萱月沉着脸大步朝前走。

快到家的时候,盛萱月拍了拍盛知树的肩,“爹,放我下来吧。”

“爷爷,爹,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帮家里赚钱的。”盛萱月笃定道。

两个男人都笑着说好,但心里都只当她是开玩笑罢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