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苏曼大结局免费阅读 萧何苏曼全文小说

萧何苏曼是作者茶二月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萧何苏曼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我跟着你五年,每天看着你东奔西跑,看着你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人办事,我真的腻了,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我不想继续下去了!”看到萧何眼底的光瞬间的暗了下去,我的心脏好像被人拿刀搅着一样的疼。只是我知道,我的计划到了当下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萧何原本应该是骄傲的,却因为我,一再的被生活刁难。我不能拖累着他,更何况……

《爱后余生仍是你》 第12章:仇人见面 免费试读

去休息室里画了个漂亮一点的妆容,看看自己,觉得还算过的去,我轻叹一声,自从念念检查出那个病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安心过一天,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要是我当年在怀孕的时候能好好护着身子,她或许就不会生病了。  “喲,昨晚傍上江少感觉不错吧,是不是赚了一大笔?”莺歌在这个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下。  “可不是,花了三万块让彪哥动的手脚,心想事成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晚晴也在一边奚落起来。  我没有跟他们搭腔,在这种场所里混,踩高捧低使绊子的人太多了,我昨晚花钱买个冤大头,他们笑话我也是应该的。  三万块买了一顿毒打,的来五千块医药费,怕是我听了这个故事,也会跟着笑人傻的。  过了有会儿,花姐招呼我们过去,在我们这些姐妹里选了几个人,拿着一箱子的白兰地让我们跟上,露露见我跟上去了,不服气地说:“花姐,怎么没有我?”  “一边儿去,张老大今晚早早就点了你,你还想再去招惹安大少。”露露剜了我一眼,没有作声了。  进会所那天,我不小心抢了露露一个酒水大生意,她从此就跟我杠上了,我不想惹事,架不住她爱找我麻烦,我也很无奈。  走近包厢里,安维汀他们一群人已经玩的很high,酒喝了一大堆,手里拿着飞镖往墙上的裸体美女画像扎,见到我们这群莺莺燕燕的,吹了声口哨,视线在我们单薄的衣服上扫过,忽然抄起手里的飞镖射过来。  我看的分明,那飞镖是朝我飞射而来的,吓的花容失色,弯腰躲过,那飞镖铎地一声插在墙上。  我惊魂未定,还为站起来,安维汀已经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捏着我的下巴把我整个人抓起来,视线挑剔地在我脸上扫过,随后也不知道是哪里着魔了,竟然在我脸上大力捏了起来,捏的我脸都变形了。  幸好,我的阵容只是植皮磨骨之类的,没有做隆鼻打玻尿酸,不然这会儿脸绝对会歪掉。  “安少……”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小心翼翼地赔笑打招呼。  “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个我特别讨厌的女人。”  能不讨厌吗?当年他把我按在桌上的时候,我一酒瓶子伦在他的脑门上,差点让他嗝屁。  “安少说笑了,你要喝点酒吗?”我试图挣脱他的钳制。  安维汀忽然大力把我朝后一甩,我直接整个人滚到了地上,虽然,他一下子就扑在我的身上,就开始去解我的衣服扣子,妈的,又是这个调调,当年他也是这样捏着我的下巴突然袭击的,这人绝对有变态倾向,喜欢别人看着自己办事。  我觉得自己很倒霉,想要跟萧何发生点什么,怎么就这么难?我就想再怀个萧何的孩子而已啊。  我朝花姐投送去求助的眼神,她却误会是感激,嘿嘿一笑,说了声安少玩的开心点,招呼其他的女人去陪别的少爷公子,就乐呵呵的离开了包厢。  包厢门又关上了,我惊慌失措地按住安维汀的手,结结巴巴地说:“安少,这里还有人看着呢,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别他娘的扫兴,给我脱!”安维汀从包里掏出一把钱砸在我的脸上,嘴里还骂咧咧地说:“当年那个没上到,今天就那你来泄愤。”  多大仇多大恨啊,我想要找别的姐妹帮忙,抬头一看,尼玛包厢里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世界,刚才还花枝招展的女人的衣服都被脱的差不多,男人们左拥右抱上下其手,甚至还有人已经开始在沙发上办事。  完全就是一群精虫上脑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眼看气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哪个男人矜持着要换房间什么的,我正考虑要不要再那东西砸安维汀一脑门瓜子的。  包厢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不,是直接踹开的,一脚不够又补了一脚,直接让门被踹翻在地上,男人们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朝门口看过去。  萧何抱着手臂施施然走进来,看到屋里的场景,眼里并没有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反而淡定地走到沙发那边,把俩已经变成婴儿一样光身子的人踢开,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面,他身后跟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把原本就狭窄的包厢给挤的满满的。  安维汀终于放开了我站起来,我总算有时间把衣服拉好,视线落在萧何身上,眼里多了几分黯然,萧何留恋欢场身边女人不断,这样的他太陌生了,是不是当年我做错了呢?原本,他是那样善良的一个男人。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都被挤到角落去,谁也没有开口,萧家在南市这边势力滔天,做为南市四少的萧何,当年就已经是横着走美人敢惹的主儿,何况是现在。  安维汀对萧何这架势已经见怪不怪了,走过去递给萧何一支烟,讨好地笑道:“萧哥,你不会是来抓江明贺的吧,放心,我之前就跟兄弟们打过招呼,出来玩不带他的,见到他***还会主动给你通风报信。”  “放屁,昨晚他来这边不是约的你是谁?安维汀你胆儿肥了啊,连我妹夫都敢教唆,你自己爱怎么玩是你的事,少跟江明贺混。”  萧何压根就不吃安维汀那一套,一抬手把烟打在地上,微微仰起头,身边的保镖上道的把烟递给萧何,又打着火。  安维汀被扫了面子也不气,坐在萧何身边,轻轻撞了他一下说:“萧哥,大家都是兄弟,不,大家都是男人嘛,这欢场里你来我往多正常,小江他身边女人就没断过,你非要让他当君子,这也是为难他啊,再说,你自己不也是身边女人不断,何必非要给他一个佛系的升华。”  “放屁,他既然缺不得女人,干嘛要娶我妹妹,整天就没再家里呆过,让我妹妹如何自处。”萧何一脚踹在桌子上,把桌上的酒都打翻在地上。  “可那不是他家里人逼的吗,他……”眼看萧何眼神越来越冷,安维汀也不敢说下去了。  “他有胆子就跟家里人死磕啊,仗着我妹妹喜欢他就为非作歹,你去告诉他,再让我在这地方看到他,我就打断他的腿,咱这兄弟也别做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