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珏瑟莫聆夜的小说

这里提供主角是珏瑟莫聆夜的小说名字叫《这酒有点毒》,该小说节奏紧凑,书荒推荐,珏瑟莫聆夜小说章节精彩节选:当然,这些对于莫聆夜来都毫无关系。她目前要应付的就是今天晚上的迎新晚会,歌曲是珏瑟挑的李玉刚的《南飞燕》。

《这酒有点毒》精选内容:

你主人很爱唱歌吗?

不爱,她不是歌姬,她只是在讲述心中的执念。

——————————————————————————————————————————————————

在万众欢呼群民雀跃的期盼中,军训终于结束了,苦于相思的小鸳鸯们自是相携共筑临时爱巢去,没有另一半的也在努力将一瓶瓶化学成分不明的液状体膏状体涂满全身。

当然,这些对于莫聆夜来都毫无关系。她目前要应付的就是今天晚上的迎新晚会,歌曲是珏瑟挑的李玉刚的《南飞燕》。看过介绍她才知道这个李玉刚的过去,对于这么个男人她是佩服的,不论他身份如何,但能把音乐演绎的这么优美,是男是女又如何?

“同学麻烦你让一下,我要换衣服了。”

晚会还没开始,莫聆夜抓紧时间熟悉旋律,这首歌曲调优雅而伤感,更有一种固执的坚持味道在其中,如何唱出其中的无怨无悔,她还是没有把握。于是,沉思中的她很正常的没听到有人在叫她。

“小夜,有人叫你。”珏瑟轻轻的摆动起来,小夜认真的时候很可爱,可惜不是人人都能欣赏这种可爱啊——尤其是心中有刺的时候。

“啊?……不好意思啊学姐!”回过神来的莫聆夜连忙让开路。

恨恨的瞪了一眼莫聆夜,安琪伸手推开换衣间的门重重的甩上。不过是一个大一的小丫头,竟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周站也是,至于讨好这个小丫头甚至帮她订做服装么?

“我惹她了?”莫聆夜愣了愣神。

“你早就惹她了。”珏瑟怡然自得的摇晃着,小夜啊小夜,并不是只有言语火肢体上的冲击才会造成矛盾。

“想不懂。”莫聆夜摇摇头继续琢磨着歌词,“珏瑟,我唱歌的时候也要跳舞吗?我不会跳舞的说。”

“要说起舞蹈,我跟在主人身边之前是左贤王乐师的乐器,跟着他倒也看了不少舞姬的舞蹈,反正你主要是唱歌,在舞蹈上有几个动作就行了,去角落里,我指点指点你。”

不知道珏瑟是如何指点莫聆夜的,但时间并没有因为莫聆夜学舞蹈而有所减慢。

“聆夜,快换衣服,再过一会儿就该你上场了!”周站喊道,刚刚看着莫聆夜走到角落他还奇怪她是不是紧张了,却看见她接下来开始笨手笨脚的旋转、摆手,这才明白她是在练习舞蹈动作,只是那生硬的动作明显是个新手。他正想叫来安琪指点指点她,没想到接下来的莫聆夜动作越来越优美越来越娴熟,仿佛有高人一遍遍的在身边指点一般,看着那轻轻旋转的小小身影,他不禁迷惑了。

回头应了一声,莫聆夜摸摸耳朵上的小小琵琶,走进了换衣间。

服装是周站特意帮她申请定制的古装,青色下裳的裙摆绽放着大朵的青莲,走动间层层叠叠翻涌出不尽的风情;上衣是纯白色用碧色的线勾勒出大片的荷叶,粉色丝带勒着束腰长长的自腰间垂下,一领白纱制成的外袍更增添了几分飘然与无尘。

“你还真是适合穿古装呢。”珏瑟满意的说。

“你还真是适合穿古装呢。”看到莫聆夜走出来,周站不禁赞叹。虽然长得并不是很美艳,但却有一股典雅味道,越是在不经意间,越是能发现这种时下少见的古典风情。

“你还真是适合穿古装呢。”给莫聆夜化妆的梅点妆笑道,拈起一支眉笔开始给莫聆夜化妆。

莫聆夜的眉头不禁抽搐了下,同一句话到底要说几遍才罢休?如果不是本书没有上架,她会怀疑作者是不是在凑字数。

本来就白皙的脸上不需要多做修饰,只是过于苍白的脸色需要用腮红补一补,眉心一颗朱砂痣,眼角一支妖艳的红梅,水色嘴唇没有刷唇彩,只用透明的润唇膏擦出晶莹的效果。仿佛蒙尘的美玉,莫聆夜在梅点妆的手下一点点焕发出光彩。

“你好厉害。”看着镜子中有如变了一个人的自己,莫聆夜忍不住赞叹。

“呵呵,谢谢夸奖——不过这也要你的底子好才行啊。”梅点妆细心的所有眉笔胭脂收拾整齐,她的目标是成为一个高明的化妆师,虽然现在上的是油画专业,“聆夜,到你了,加油!”

伴着《南飞雁》乐曲的奏起,莫聆夜按照珏瑟的指点轻移莲步缓缓走出。扬起宽阔的水袖轻盈的转了一个圈,莫聆夜握紧手中的话筒轻启樱唇:“……有情人多羡慕鸳鸯飞,可我却想把你来追随……”

莫聆夜随着曲子的流转轻轻起舞,小小的琵琶随着动作摇摇晃晃反射出淡蓝的光线,无声的指点着她的动作。正如珏瑟所言,不需要太多太复杂的动作,偶尔的一个转身一个挥手,不经意间泄露出的风情才是最耐人寻味。

台下很安静,应该来说是相对安静。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无论什么晚会,都不会有绝对宁静的存在。不过,越来越多的闲聊的人开始将目光投向台上,那清扬悦耳的歌声越来越清晰:“……今生难后悔不要那体会,只想跟雁一起向南飞……”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后悔刚才没有留意,以至于错过了大半,现在歌曲已经到了结尾。伴着曲声渐渐隐去,莫聆夜向台下轻轻一躬退回了幕后。

身后,掌声如潮。

换回原本的休闲服,放下挽起的长发,洗净脸上的妆容,原本典雅优美的女子又变回了那个有点儿清纯有点儿妩媚但和美丽还差那么点距离的小女生。

“聆夜,以后想要化妆找我哦。”梅点妆可惜的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美人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呵呵,谢谢。一定会的。”

珏瑟,你主人走的时候后悔了吗?

如果她知道左贤王之后的情形,也许会吧。

哪有那么多“也许”。

小夜,不要盗用我的话。

————————————————————————————————————————————————————

“小夜~~~~!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来,干杯!”

学校附近的小饭店里,四个女生,几盘小菜,几瓶啤酒,说是为莫聆夜首次登台成功举行的庆功酒——虽然只是学校的迎新晚会。当然莫聆夜不会坏心的猜测她们是在庆祝终于摆脱军训以及迎接国庆长假的到来。

“干杯!”生前没喝过啤酒,复活后也没喝过啤酒,有点清凉有点苦涩的液体一入喉,莫聆夜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哈哈哈哈,小夜,你不会没喝过吧?”张晶晶笑道,手中一整杯啤酒一饮而尽。

莫聆夜脸上一红,她还真就是没喝过,不过这个味道她喜欢。

“来来来,小夜,尝尝这个,这可是我们东北的特色菜哦。”邵雪把刚上来的一盘菜推到莫聆夜面前。

这是什么?那个疑似白菜的,应该是传说中的酸菜吧?但这个红红的圆滚滚的东西是什么?她可以选择不吃吗?

“这是酸菜炖血肠啦,也叫杀猪菜,你们南方可是没有的。”看到莫聆夜不解的打量着眼前的菜,宋佳解释道。

“我不是南方人好不好……从地理划分上来说,山东属于华北地区,过了秦岭淮河一线才是南方呢。”莫聆夜无奈的说,在这里她竟然成了南方人。

“对我们来说你就是南方人。”邵雪驳回上诉,“来,尝尝我们的锅包肉。”

这一餐宾主尽欢,当然也分不清宾主,因为买单的是来自异乡的客人莫聆夜,当地的三个主人是负责吃饭的。

回去的脚步有点虚浮,不过莫聆夜真的很开心,有朋友的感觉,还有喝酒的感觉,那种有点凉有点苦的液体滑入喉中的滋味真的很美妙……

小夜,酗酒不是好现象。入睡前,珏瑟淡淡的说。

“知道了,啰嗦……”莫聆夜无意识的咕哝。

“小夜,你怎么了?”听到了莫聆夜的声音,还没睡着的张晶晶奇怪的问。

“梦……话……”

真奇怪,自己还能知道自己说梦话。

胃疼,头疼,骨头发酸,浑身发热……这是酗酒的后果?只是为什么疼成这样还不醒过来?!莫聆夜蜷缩成一团,冷汗浸透了睡衣。珏瑟很快发觉了莫聆夜的不对劲,但又不能出声,小小的琵琶闪着急促的蓝光。

“啊……”莫聆夜终于喊了出来,同时也醒了过来,只是胃里那股恶心想吐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小夜?”离她最近的邵雪迷迷糊糊的问道。

“我没事,有点肚子疼出去下。”从床上爬起来的莫聆夜套上拖鞋就跑去了洗手间。

直到吐的不能再吐了,莫聆夜这才浑身近乎虚脱一般走到水池边去洗脸。

恩?我一夜之间长胖了么?莫聆夜忽然觉得睡衣突然紧了很多。

“小夜你没事吧?”珏瑟担心的问,半夜的洗手间空无一人,所以他才敢出声询问。

“没事,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狠狠抹了把脸,莫聆夜说道,话一出口她就愣了,这声音……

“小夜!你、你看看镜子……”

莫聆夜一点点的抬头,看到镜子里的那个人,刚要放声大叫,忽而又狠狠的闭上了嘴,速度之快以至于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镜子里面的,是一个男人。有点凌乱的亚麻色长发,耳垂上有一只小小的琵琶却是紫色而非蓝色,迷梦的睡眼赫赫然是酒红色的眸子,略有些苍白的脸与莫聆夜又几分相像,虽然线条精致但相当清晰,这是一个男人!当然,如果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莫聆夜会认为这个男人很有吸引力,那种慵懒中带着三分诱惑两分迷茫还有几分清纯和忧郁,这一切都足以让女人尖叫。但是!这个人很明显是她!

“珏、珏瑟,别开玩笑,是不是你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法力大增?”莫聆夜结结巴巴的说,声音中也满是略带些沙哑的魅惑气息。

“小夜你镇定点,我一天到晚的跟着你哪有机会吃到什么天材地宝,何况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天材地宝!”

“你让我怎么镇定?!我变成了男人!”莫聆夜看着那双白皙修长却绝对不属于女生的大手欲哭无泪。

“小夜,别这样,镇定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变回女人,还有……躲起来。”不然怎么解释一个男人穿着女式睡衣出现在女生宿舍的洗手间——大半夜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