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阿姨的秘密情事》吴文丽范建明全文精彩阅读

《阿姨的秘密情事》是一本现代甜宠文小说,最近很受读者喜欢,小说的主要出场人物是吴文丽范建明,他们之间的感情故事主要概述了:吴文丽本也不欲多加搭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麻烦的麻烦精。故而他也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就算听见了。午饭过后,吴文丽就困了。近来总是容易困,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招呼着下人收拾了碗筷,就起身回楼上的房间睡觉了。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已近黄昏。管家上楼来,刚好吴文丽起床。

精彩内容:

段允安没有想到女人和女人之间会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这两个女人在他的印象里都不是什么勾心斗角的角色,所以他也没有多想,更加没有注意到别墅里面的风起云涌。这碗味道颇好的甜粥让他的心情也变得没那么糟糕。

站起身来,走到一脸委屈的李欣茹身边,把她搂紧怀里,低声安慰道,“刚才她的话你也听见了,不是故意针对你的,好了,别多想了,赶紧把早饭吃了。”

李欣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段允安的手机就急促的响了起来,段允安走到一边接过电话,越听脸色越阴沉,文件也没有拿,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走了出去。

李欣茹的心里突然一阵慌乱。

早饭被气到的李欣茹,并没有当场发作,只是含着眼泪蹬蹬瞪的上楼“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连午饭也没有下来吃。

秦伯有些担忧,向吴文丽的问道,“夫人,李小姐不吃午饭,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当然不太好,岂止是不太好,简直是太不好了,她这一不吃午饭,饿晕倒了还是什么的,责任岂不是又是我的了,秦伯,你做好饭给她送到房里去,吃不吃随她,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吴文丽挑了挑眉,“她想生事,我就偏不给她理由。”

秦伯了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李欣茹看着小丫头送过来的午饭,顿时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吴文丽这个女人真是难对付,她都还没想法子对付她,她倒好,先跟她示起威来了,她李欣茹可不是只会干等着吃瘪的女人。他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现在就要!

这栋别墅四年前她曾经来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想找的,能够帮助她的,还在以前那个屋子里面没有人动过,毕竟,那是这个别墅里面,段允安的禁区。

吴文丽闲来无事的又做了一大桌子的午饭,然而经历了早上的事情,无论是她左招呼还是右招呼,都没有人愿意陪着他在继续的吃饭了。无奈,她只好叹口气自己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桌子上吃了起来,她自己的手艺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秦伯看着她笑了笑,”夫人真是一点架子都不摆,以前在娘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和下人一起吃饭的吗?”

吴文丽点点头,“以前在家的时候,爸爸很忙,小时候妈妈去世的早,都是我一个人吃饭,后来我觉得一个人吃不下去,就叫伺候的奶妈一起陪我吃,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习惯一个人吃饭,太孤单了,食物再好,都吃不出来应有的味道。”吴文丽苦涩道,“即便现在长大了,不在那么需要别人陪了,我也还是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秦伯有些心疼的看着现在依然一个人吃饭的吴文丽,以前别墅的人还惊讶于这个夫人的没有架子,甚至还有人嘲笑她不像大家族出来的千金小姐,倒像是个拘谨的土鳖子,后来大家都只是觉得她很平易近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原因,所以她才总是在家吃饭的时候拉上他们这些下人一起。少爷不回家,本该日日陪她吃饭的男人缺席,所以不得已,他们作陪。其实夫人也很辛苦啊。

“好了,秦伯,你不要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啊,我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你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可怜似得。”吴文丽打趣着抬起头,对着立在一边的秦伯说道。

就在这一瞬间,楼梯间的拐角处闪过了什么东西,极快的,吴文丽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秦伯,你去楼上那边看看,是不是有人在那里,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人。”吴文丽疑惑道。

秦伯也是一惊,顺着吴文丽手指着的地方赶紧跑了过去,那个地方的重要性秦伯清楚的很,心中暗暗祈祷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吴文丽担忧的看着去而复返的秦伯,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去了那边?”

秦伯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夫人大概是眼花了,赶紧吃饭吧,凉了对胃不好。”

正说着,李欣茹就提着个小挎包下楼了。

“姐姐,我的朋友约我下午出去逛街,我就先出去了。”说着就扭着小腰迈着小碎步出门了。

吴文丽本也不欲多加搭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麻烦的麻烦精。故而他也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就算听见了。

午饭过后,吴文丽就困了。近来总是容易困,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招呼着下人收拾了碗筷,就起身回楼上的房间睡觉了。

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已近黄昏。管家上楼来,刚好吴文丽起床。

“少爷刚刚打电话回来,说是晚上回来吃饭,让少奶奶亲自下厨多做点菜。”

吴文丽皱了皱眉,这算什么,软禁在家当老妈子吗,不仅要被查岗,还得一日三餐自己动手,这是一个大家族的少奶奶应该做的事吗?段允安真是会使唤人。

不过终归是在家闲着无事,吴文丽起来洗漱一番就下楼了,做好晚饭的时候,李欣茹刚好挽着段允安的胳膊走进来。

秦伯有些生气,吴文丽只当看不见,开始动手吃饭。

李欣茹倒是心情极好的样子,看到桌子上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夸张的惊叹了一下:“哇,姐姐,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好丰盛好厉害的样子,我一定要好好尝尝姐姐的手艺,早上起来太迟没赶上,我都遗憾一整天了,现在可算是有了弥补的机会了。允安,我们快点坐下来尝尝吧。”

这段话一出,吴文丽手中的筷子就下不去了,总感觉她自己变成了一个只会做饭的厨娘,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太高兴,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

段允安其实从来没有好好和吴文丽在这个别墅里面好好吃个饭,这样的场景,似乎还是头一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感觉吴文丽不太高兴,“欣茹去逛街,我下班了正好接她一起回来的。”段允安莫名其妙的对着吴文丽说道。

吴文丽登时就迷糊了,这算什么?解释?

干嘛好好的解释这个呢……

兴致颇高的李欣茹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兴冲冲的招呼下人送来碗筷,然后开心的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不停的给段允安夹菜,倒还真是恩爱的样子,吴文丽心里看着还真是有点酸涩,四年了,她们第一次安安稳稳的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虽然中间夹了一个女人,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几个人各怀心思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着丰盛的菜肴,气氛倒也还是平静。

突然,“少爷不好了。”一直再大宅里面负责打扫卫生的顾妈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少爷,我刚刚去老夫人房间的时候,发现早上还在的那套翡翠首饰不见了!”

“你说什么?”段允安“腾”的一下推开椅子站起来,不可置信。

“老夫人,老夫人的首饰不见了!明明早上还在的,可是现在,现在我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不见了!”顾妈简直要哭出来了。”别着急,允安,会不会是被谁拿走了,今天屋子里面没有外人进来过啊!”李欣茹也焦急道。

“屋子里没有进来过外人,那就是家贼!顾妈,你去把所有今天在屋子里面带过的仆人全部叫过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把注意打到我母亲遗物上了,简直是找死!”段允安暴怒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大厅里。

吴文丽没有说话,但是她总感觉有点不祥,今天中午,她现在终于确认了,那时候一定有个人进去了,但是她依旧没有说话,隐隐约约的,她总是能感觉到这件事情是冲着她来的。目光转向李欣茹,她正在一脸焦急的安慰着段允安。然后,她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紧紧锁住了她,一转头,她看见了段允安凶狠的目光。

“有所有屋子钥匙的人,只有你,吴文丽。”段允安一字一句的吐出来。

“你什么意思。”吴文丽再也坐不住了,恼怒的站了起来,“你在怀疑我?”

“允安,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着急,我们先问问下人,看看是不是她们手脚不干净,别轻易怀疑姐姐。”李欣茹说道。

下人们垂着手都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谁也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只是知道家中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你们都给我听着,现在这栋别墅里面,老夫人的生前一套极为珍贵的翡翠首饰不见了,如果被我发现是你们其中谁的手脚不干净,查出来可别怪我翻脸无情,要是真的动手拿了这套首饰,趁着还没被发现,现在赶紧交上来,我们还可以宽大处理,否则,等一会被搜出来,难看都是其次,面临的处罚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就逃过的。”秦伯厉声说道。

然而底下的仆人们只是惊怯的互相瞪着眼,并没有人站起来。

秦伯气的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既然有人这么不识好歹,那么秦伯,给我搜!一个一个房间的搜!大门关上,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准出去!秦伯,给我搜!”段允安怒吼道,愤怒至极。

其他下人们听到这句话都有些慌乱,然而很快的,别墅的门就被从外面关上了。

秦伯带着人从地下室一直搜到顶楼,整个别墅乱成一团。

段允安睁着暴怒的双眼紧紧的扫过每一个不安的人。谁也不会怀疑,如果这个“贼”被抓出来,段允安会冲上去撕碎他,毕竟,这是老夫人的遗物,段宅里面谁也不能触碰的禁忌。

吴文丽冷眼观看着,一声不吭,即便知道这件事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着,但是现在也没有摸清楚状况,有些无能为力。

李欣茹则是表面上十分焦急担心,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等着吧吴文丽,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尝尝苦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