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龙战微信公众号内阅读 陆远苏怜衣大结局介绍

男女主角是陆远苏怜衣的小说叫做《镇海龙战》,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八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五年前,为了能让自己配得上她,他不辞而别。五年后,他已练就惊天本领,荣耀加身,却得知曾经的她要再嫁人妇……

《镇海龙战》 第2章 :萧家 免费试读

这时候,一辆挂着云A11111牌照的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港口旁边的马路上。

一名身穿黑色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从驾驶位上下来,然后快步走到后驾驶座,弯着腰恭敬的拉开了车门。

此刻不少从港口出来的旅客见此一幕,都是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因为这个给别人开门的中年男人,居然是云州首富楚天雄。

迈巴赫的车门被缓缓拉开,一个虽然满头银发红光焕发的老者缓缓从车上下来。

这个老者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唐装,手里拄着一根雕刻精致的拐杖,拐杖的扶手被雕刻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龙头,而在龙嘴里镶嵌着一颗和老者衣服相称的暗红色宝石,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威严。

“大少爷,应该要出来了吧?”

老者喃喃自语,目不转睛的盯着港口出口。

没过多久,两道挺拔的身躯,一前一后,相继出现。

老者见到前面那道身影,原本镇静的面容顿时欣喜了起来。

在楚天雄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他快步走到那道身影的面前,直接一个标准的仆人礼躬身在陆远的身前,极度恭敬的说道:“京都萧家大总管萧天舒见过萧家大少爷,还请萧家大少爷和我一起回京都重振萧家!”

陆远见其躬身于此,本有一丝疑惑,可听他说完,陆远的脸上只有无尽的寒意。

就连旁边的李尧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呵呵,现在倒是想起我了,十年前,家族之争,我和母亲被你们逐出家族,只因我是没有爹的私生子,那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十八年前,年仅九岁的我,和母亲在萧家家门口连跪三天三夜,你们又是什么态度?”

“五年前,我母亲身患重疾,走投无路之下,我再次跪在陆家门口,只希望你们能记住血脉之情,救助一下我母亲,你们又是如何做的?”

“现在我从南海荣耀回归,权势滔天,你们就想着让我挽救苟延残喘的萧家?”

“你滚回去告诉那还身处高位的老爷子,我姓陆,不姓萧,京都萧家的生死,与我陆远没有半点关系,如果再来烦我,我不介意让萧家的落幕,来的更快一点。”

五年的征战生涯,早已将陆远的那颗心,磨练的如同顽石一般坚硬,但每每回想起曾经和母亲在一起的那段岁月,纵使陆远再怎么压抑自己心中的情绪,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萧天舒仿佛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解决,沉沉的叹了口气,开口道:“当年萧家,确实对不起你们母子俩,所以,陆家决定把清远集团落户云州,交给你打理,毕竟这也是当年你母亲留下来……”

“够了,你也知道这也是当年我母亲留下来的,那当初你们把它从我母亲手里夺走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天!”

话音落下,陆远直接迈步离去。

“唉!”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萧天舒一脸颓废,随即对身边的楚天雄闪过一丝寒光,吩咐道:“小楚,大少爷如果出事,你也不用活了。”

闻言,楚天雄浑身一颤,恭敬道:“萧老,没有您,就没有我楚天雄的今天,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辅佐大少爷。”

萧天舒忽然又说:“对了,大少爷五年前就已经结婚,如今既然大少爷已经归来,你便代表萧家,去苏家表示表示。”

“是!”

……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行,坐在后排的陆远,思绪也回到了过去。

五年前,陆远的母亲身患重病,陆远冒着大雨在萧家门口长跪不起,却终究没有等到那人的帮助,至此,陆远对萧家彻底死心。

为给母亲治病,陆远甘当司机,却又成为别人设计的棋子,与苏怜衣一夜春宵。

苏家为了名声,让陆远入赘,陆远为给母亲治病,向苏家索取了50万医疗费答应入赘,可还没等他将这笔钱送到医院,母亲已经不治身亡,而陆远就这样在出租车里,错过了与母亲的最后一面。

母亲死后,陆远心灰意冷,在苏家当了众人不屑一顾的赘婿。

但每每看到苏怜衣因为自己的原因饱受屈辱和不甘,陆远又懊悔不已。

于是婚后不久,他便带着决心入伍离开。

这一别,就是五年!

出租车在一处破旧的院落面前缓缓停下,这里正是苏怜衣的家中。

从车上下来,陆远看着眼前,早已有些陌生的场景,心里满是复杂。

虽然五年前的那件事责任并不在他,但他终究还是,占有了当时,有着云州第一美女之称的苏怜衣。

加上五年前结婚后他的不辞而别,这些终究,还是他的错。

他不在的这五年,苏怜衣一个人。肯定承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

但那时候他也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唯有当兵入伍,他才能最快的,让自己在苏怜衣的身边,有一席之地。

如今他功成名就,拥有滔天权势和无尽的财富,他也终于有能力告诉所有人,他配的上苏怜衣。

陆远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扣响了苏家的大门。

但是良久,院子里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远哥,五年了,是不是嫂子他们一家搬走了。”一旁的李尧见良久没人来开门,出声询问道。

陆远则皱起眉头,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

此时一个中年妇女提着菜慢悠悠的路过此地,李尧连忙上去询问道:“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这家人到哪里去了吗?”

“噢,这家人,昨天那孙秀莲还跟我炫耀的说道,王家公子准备要提亲了,带他们去云州最好的金豪大酒店,给那谁谁过生日呢,那得意劲……”

孙秀莲,正是陆远岳母的名字。

“好的,谢谢你了。”

恐怖的杀气,瞬间笼罩着陆远,一直到赶到金豪大酒店门口,陆远紧握的拳头,才渐渐松了下来。

金豪大酒店,14号包厢内。

苏家的一众亲戚,正围坐家一张巨大的餐桌周围,正七嘴八舌的闲聊着。

而在房间的主位上,却做着一位年轻人,苏母孙秀莲和苏父苏业成,正坐在年轻人的两侧,满脸笑意的讨好着。

“今天真是多亏了王少,要不然咱们哪能来这么好的酒店啊,王少你放心,那家伙的死亡证明马上就能办好了,等死亡证明一下来,怜衣就算恢复单身了,到时候就立马安排你们俩的订婚。”苏母讨好着说道。

“对对对,能成为王少的妻子,就是我们家怜衣的福气。”苏父也在一旁应和着。

“伯父伯母说笑了,能娶到苏怜衣,是我的福气才是,我就拍,怜衣她不同意。”

“没事,我们这做父母的都同意,她不答应也得答应!”苏母十分坚决的说道。

“那就拜托伯父伯母了,这是我托朋友从天山深处,采摘而来的百年人参,特意带来给伯母您的,还有这块在印国收购来的玻璃种翡翠吊坠,是给伯父您的……”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屋里的欢乐气氛。

“可能是怜衣度假回来吧,我这就开门去。”苏母率先起身走到门口。

“怜衣快进来,大家都等你很久了。”苏母打开门,发现门口却站着两个挺拔的身躯。

望着前面那个有些熟悉的面容,一个她永远不想回忆起的名字出现在她的脑海,让她不由的尖叫出声。

“你,你是陆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