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恶少的爱妻阅读

小说《恶少的爱妻》全文讲述皇甫曜乔可遇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恶少的爱妻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坐在皇甫御身边的韩少玮,听了眼眸低垂,让人看不清眸色。只是唇角无声的轻扯了下,隐隐有点不以为意的味道。“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皇甫御也不多绕弯子。皇甫曜没接话,等待他的下文。

《恶少的爱妻》精选内容:

“我会告你强奸的。”她害怕的尖叫。

“强奸?”他轻笑,那样子没有流露出一点在意,反倒觉得有意思极了,回道:“好,等本少爽够了,你尽管去告,看看到时候坐牢的会是谁。放心,本少空闲的时候会常去看你,在牢房里做这种事应该更刺激。”说完,就在她细嫩的脖颈上轻咬了一口。

乔可遇挣扎不开,心已经沉了下去。这样的经历与喝醉了人事不知完全不同,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侵略气息,只会令她恐惧。

恰巧客厅里的座机响了起来,皇甫曜本来不想理会的,可是打电话的人似乎很固执,铃声锲而不舍的一直在回响,搅得他终于继续不下去,只得起身先接电话。

他刚起身,乔可遇就像只受惊小鸟,拢着衣服缩进沙发里,眼里都淌出了泪。

“干什么?”他抓起电话也不问是谁,口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宝贝,怎么了?”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话里充满溺爱。

他直觉的皱眉,自己的母亲简直当他还是几岁孩子的态度,让他极度不满。但抗议的次数太多而无效后,他也懒得纠正,只问:“妈,有事?”

“你爷爷回来了,让你今天过来老宅一趟。”皇甫曜的母亲聂兰说。

“哦。”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就要挂电话。却听到聂兰压低着声音说:“你赶快回来,他把姓韩的带回来了。”

皇甫曜闻言色变:“他回来干什么?”

那头没有回答,只听得叹气声。

皇甫曜挂了电话,转头看到缩在沙发里的乔可遇,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下,门就咔的一声开了。

乔可遇见状,抓起手机和包就窜了出去,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赶。

皇甫曜则捡了地上的睡袍披在身上,坐到沙发上点了支烟,眸色渐渐阴鸷,因为那句姓韩的回来了……

乔可遇奔出这橦高级公寓,靠在楼角的墙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直到确定自己真的安全了,才浑身无力的顺着墙滑下去,跌坐在了地上,短裙上沾了许多泥土都不自知。

直到手里传来嗡嗡震动的声响,她才恍然回神,低头看到来电是妈妈,眼里的湿热感更重。可是她不敢哭出来,吸了吸鼻子稳住情绪才按了接通,叫道:“妈。”

“可遇,怎么现在才接电话?”那头传来乔母着急的声音。

“哦……手机……没电了。”她清清嗓子回答。

“你怎么了?晚上为什么没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哑哑,乔母急切的问,深恐女儿真的出事。

“妈,妈,你别急,我真没事。”她着急的安抚。

“那你现在在哪?什么时候回来?”乔母又问。

乔可遇听到问话茫然四顾下,然后才迟疑的回答:“我没事,我在同事家里。”

“真的没事?”乔母再次确认。

“嗯。我现在就回去了,正在路上。”乔可遇重重的应,为了让母亲放心,她又加了一句。

“没事就好,今天周末,回来就好好休息。”乔母总算松了口气。

“好。”乔可遇应着挂了电话。

她扶着墙起身,理了理凌乱的衣服,拍掉裙子上沾染的泥土,收拾好情绪打车回家。

幸好乔母被邻居叫走一起去买菜,只打了个电话来确定她到家没,所以并没有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乔可遇拿了衣服到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她是真的累了,也不敢想的太多,很怕自己崩溃掉,那样会被随时回来的母亲发现。

而皇甫曜那边,他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才去浴室泡了个澡,换了衣服回老宅时已经过了正午。

银灰色的柯尼赛格驶过林荫大道,开进一处欧派别墅区。铁闸门远远就已经启动,他的车子便畅通无阻的开了进去,直到主楼门口才停下来。

“大少。”管家已经领着女佣站在门口等候。

皇甫曜下颌微绷着,与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完全不同。推门走进一楼的客厅,身子卧进柔软的布艺沙发里,双手打开,搭在椅扶手上等待,而管家已经上去禀报。

没一会儿,螺旋式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他抬头便见一位着了件藏青色的唐装的老人拄着拐棍,被看护从楼上扶下来。头发花白,身体虽然看起来不太硬朗,但镜片下的眸子却透出深邃睿智的光。

“爷爷。”皇甫曜站起来很规矩的叫着,然后眸子移到了爷爷皇甫御的身后。

那是个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装裤的年轻男人,身材笔挺,面容清雅,五官与皇甫曜有几分相似之处,气质却完不同。皇甫曜是不羁中带着张扬的矜贵,但他却透着沉稳内敛,正是他的弟弟韩少玮。

之所以姓韩,是因为他是父亲的私生子!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短暂的交会了一下,仿佛电光火石的碰撞,但也只是瞬间,韩少玮就垂下了眼眸,恢复成温文尔雅的模样。

“都坐吧。”皇甫御走过来落座,韩少玮坐到他的身边,正与皇甫曜相对。

佣人很快上茶,给每人的面前搁了一杯。皇甫御端起杯子轻啜了口,说:“听说最近公司的生意不错,又与时恒签笔大单,你那些世伯给我打电话时,对你可是都赞不绝口。”

“嗯,还好。”皇甫曜不甚在意的应,既不谦虚也不傲气。

坐在皇甫御身边的韩少玮,听了眼眸低垂,让人看不清眸色。只是唇角无声的轻扯了下,隐隐有点不以为意的味道。

“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皇甫御也不多绕弯子。

皇甫曜没接话,等待他的下文。

皇甫御搁下杯子,斟酌片刻才开口道:“少玮在美国主修的金融和企业管理都已经硕士毕业,他这次回来,有意想去公司帮你。”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强调:“当然,这还要问问你的意思?”

他的虽然口吻很客气,可是既然亲自提出来,就说明皇甫御已经站到了韩少玮那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