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钟离衡萧萧的小说

这里提供主角是钟离衡萧萧的小说名字叫《惹上豪门冷少》,该小说节奏紧凑,书荒推荐,钟离衡萧萧小说章节精彩节选:突然想要逃开这里,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推着他,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却搂得更紧,勒得皮肉都都有些痛了。“哐珰!”一声,不知道是他的手扫到的,还是身子撞到了柜子,总之她放在床头上的那只碗掉到了地上。虽然她看不到,听声音也知道碎得很彻底。

《惹上豪门冷少》精选内容:

突然想要逃开这里,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推着他,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却搂得更紧,勒得皮肉都都有些痛了。

“哐珰!”一声,不知道是他的手扫到的,还是身子撞到了柜子,总之她放在床头上的那只碗掉到了地上。虽然她看不到,听声音也知道碎得很彻底。

他听到声音后蹙眉睁开了眼睛,她看到自己的脸映在他迷茫的眸子里,然后一点点放大……放大,直到四目对在一起,他的唇已经轻柔地吻上了她。

他吻得很轻很轻,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睑,如待珍宝一般的吻着,却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流窜全身。

“萧萧,我真的想你……”他呢喃着,让她酸楚莫名。

她情不自禁地环住他的脖颈,闭着眸子送上自己的唇,不知道是想抚慰他还是抚慰自己:钟离,其实我也想你。

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子僵了一下,萧萧心里一突,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他此刻的表情。他的大手却托住了她的后脑,吻,铺天盖地般袭来,仿佛要将她的心神都吸走一般。

萧萧的头脑停顿,渐渐沉沦在他的火热里,沉沦着,一次又一次,直到疲惫地不知道何时睡去……

萧萧早上醒来的时候,全身都在酸痛。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还缩在他的怀里,而钟离衡的手依然还搂着她的腰身上,一如多年前无数个早晨醒来时的情景。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本来想趁他没醒悄悄退开的,抬眼却对上了他探究的眸子,原来他就醒了!

他就那样看着她,眼神有点冷,也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探究着昨晚的缠绵是不是真的?直到看见萧萧醒过来,搂着她的手才缓缓放开。她也有些尴尬地将身子抽出来,用被子裹着上身,气氛有一点点凝滞。

“你可以再躺一会,早饭会有人送过来。”他说着下床,表情有点冷漠地进了浴室。

浴室里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她穿上睡衣下床,却看到了满地的瓷片,只好找了垃圾桶,先将那些碎片收起来。

从换衣间出来的钟离衡却一把将她拽了起来:“这些让钟点工做,你去梳洗。”

她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钟离衡则蹙了眉:“下午会有人送些衣服过来,晚上要去夜色,记得打扮一下。”他说着将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便上班去了。

萧萧听到夜色时却蹙了眉,去夜色干什么?看他那样子不像是要为难她,难道是有聚会?就算不是,他也会常去那里消遣吧。只是想到两人重逢的地点是夜色,和那样难堪的场景,她还是有些抵触。可是不管她有多不情愿,自己似乎已经没了说不的权力……

钟点工来得很快,将早饭摆上桌后便开始收拾屋子。萧萧吃了一些,觉得浑身不舒服,便回房继续去睡了。

下午的时候,钟离衡果然命人送来了许多衣服,都非常的漂亮。她看着那些眼熟的牌子,虽然不知道具体值多少钱,却也知道肯定件件价值不菲。同样的情景,三年前她是他宠爱的女人,而今自己却是他的情妇。她自嘲地笑了笑,让人将衣服都收进了换衣间里。

钟离衡则是晚上回来的,萧萧换了一件黑色的斜肩的及膝裙,配了一套水晶首饰。长发也没有挽,就那样随意披散着。考虑到外面的天气还很冷,外面罩了件桃色的毛呢大衣。

而钟离衡穿的依然是经典的白与黑,他所有的衣服几乎都是这两种颜色,且西装占了百分之九十。可能是外形太过出色的缘故,却从不会让人觉得衣着单调。

他随便在萧萧身上扫两眼,既没有表示满意,也没有表示不满,仍然是那副漠然的样子,就直接带着她出了门。

两人进入夜色的时候,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都是上次在这里见过的,就连小姐也几乎都是熟悉面孔,那些人见到他们进来,盯着萧萧的眸子里透着丝诧异。

钟离衡却谁也没打招呼,带着她直接坐到了最里面的位子。那是空着的,显然是专门为了他而留。

“我说衡,这个妞你还没玩够。”左侧依然是那个戴金边眼镜的凌少,他今天穿着粉色的衬衣,扣子解开两颗,额前一缕碎发遮眼,很有浪荡不羁的感觉。

而身侧陪伴的已经不是绿萍,而是另一个青涩的女孩子。

钟离衡斜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唇角勾了出些许冷意:“少管我的事。”只是那冷是对身边的萧萧的,她可以感觉到。

“切!”凌云讨了个没趣,转过头继续跟他的新欢调情。

钟离衡为自己倒了杯酒,也没有看萧萧。倒是进来一名侍者为萧萧送一杯柳橙汁,引得他抬头看了那个年轻的服务生一眼。

“欧阳到底还来不来?”右侧那人问着,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将钟离衡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说话的人叫李明诚,是J市的某机关领导。若不是今晚为从小的好哥们欧阳庭接风,这样的场合他是不会来的,作为一名公务人员,且是从A市突陷来的高干子弟,他确实不且在这种混杂的地方出现。

“快到了吧。”钟离衡看了眼表说着,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站起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钟离衡出去后,这里的气氛让萧萧感觉到很不自在,尤其是那些人不时瞟过来的探究眼光,仿佛她是什么稀有动物似的,非要在她身上看出点什么。她掩饰性地端起面前的柳橙汁喝了一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