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重生呆萌妻小说章节

《权宠重生呆萌妻》中主要人物是纳兰晨翔云若夕,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权宠重生呆萌妻小说章节,权宠重生呆萌妻小说内容精选:时间过的飞快,一个月后,白若夕进步飞快,在各个她感兴趣的领域,都获得了足够的资格。白若夕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走到了窗前,外面天色已然暗黑,幽静清雅。突然一辆超跑疾驰而来,强光刺痛了她的双眼,打破了夜的安静,闪电而过,无影无踪。

《权宠重生呆萌妻》精选内容:

帝都警察局,云若夕拿着一本红色军官证,成功的从云氏独立了户口出来,并且改名为白若夕。

看着军官证上的名字,她笑着同时有点害怕,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这些人单个拉出来都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但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她快速的正规办理独立户口,才可以买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办自己想办的事情。

天卓房产客服中心,云若夕以他们东家的朋友的身份,顺利的走VIP通道,买下了御溪苑最后一座别墅,位于下半山的位置。

一天之内,白若夕搬家成功,成为帝都最昂贵豪华别墅御溪苑的业主之一。

帝爵,三楼的包厢里,四个男人分别靠在不同的沙发座椅上,其中一个就是同云若夕打过照面的淳于豪芮。

“单于谏,你说这叫什么事,我还被这么给使唤上了,我公司那么多黑客鬼才,还有很多都是你徒弟呐,就那样被一个以前闻所未闻的女人,给打败了,直接入侵我办公室电脑。”淳于豪芮语气仿佛非常气愤,又仿佛在宣泄不满。

“我的军官证帮她办了户口独立,改姓白。”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冰冷的语气陈述着事实。

“我昨天刚刚从欧洲回来,结果就听说有人称是我的朋友,把御溪苑的最后一座保留别墅给买走了。”一个穿着时尚的男人,漫不经心的浅笑着。

“哇,她竟然这么厉害逆天,原来她不光胆大啊,还很有实力。”单于谏非常兴奋,眼中闪烁着狡黠。

“二爷要回来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那个被白若夕用过军官证的男人,起身推开了包厢门,转头做了告诫。

“没趣,东门就会这样,哎~闻人韵律你那座别墅为什么不卖啊?”这人也真是奇怪,建房子不就是给人买的吗,那一座房子他竟然说什么都不卖。

“等二爷回来,或许不久你就知道了,我也先走了。”闻人韵律浅笑,这帝都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要不把长孙从北美叫回来吧?让他给好好算算,嗨,说不定他这掐指一算,还算出个什么了呢。”单于谏笑着,却如同狐狸狡诈。

淳于豪芮赏他个大白眼,这个家伙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以后二爷回来后,这帝都恐怕都要变了。

这几个男人,看似年轻,却个个出生豪门贵族,都是狠角色,在这世界各地无一不是特别的存在,但却因为意外走到了一起。

经历生死,结下同盟,从此这世界再无旁系立脚之地,他们可军官可黑道,可总裁可执行者。

每人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地位、身份。

御溪苑,白若夕到保安亭登记了一下信息,悠然自得的回了半山别墅。

这里之所以这么贵,也不是没道理的,光治安都是好的没话说,到处有专门的巡逻队,门口需要身份才可以进来,也就是说,只要不是业主本人,或者业主要放进来的人,一律是进不去的。

白若夕住在这里可以做一切她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怕看见不想看见的人,不怕被打扰。

时间过的飞快,一个月后,白若夕进步飞快,在各个她感兴趣的领域,都获得了足够的资格。

白若夕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走到了窗前,外面天色已然暗黑,幽静清雅。

突然一辆超跑疾驰而来,强光刺痛了她的双眼,打破了夜的安静,闪电而过,无影无踪。

这御溪苑是根据位置高低排价的,住的越高,价格越高,住的人群越优质。

所以刚刚那辆超跑里无外乎是个位高权重的贵族,白若夕朝着超跑消失的地方翻个白眼,拉上了窗帘。

“我定制一辆玛莎拉蒂,要白色的,送到御溪苑……”白若夕拨通了一个电话,决定给自己定制一辆座驾。

——

帝都,和往常一样,仿佛又不太一样了,像是可能下一刻就会翻天覆地一般,但凡位高权重的人,心里多少有点心理准备。

凌晨三点半,云飞路上,白色的玛莎拉蒂和一辆黑色世爵不期而遇,仅差几公分距离就相撞。

白若夕一个激灵彻底清醒,马达,以前几百年不遇一次豪车,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出门就撞了一辆。

白若夕下车,无语的看着两车之间的距离,靠,太悬了,差点挂了。

走到世爵车前,伸手敲了敲车窗问道“里面的人没事吧,我车技虽然不好,但是你们的车突然冲出来也不对,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

“二爷。”司机请示道,二爷的心思他哪里猜的透,他停下来,二爷也没说什么,听外面的人说了半天,也不见二爷有反应。

世爵车窗被打开,白若夕自然的看到了里面坐的男人,他一身白色定制西装,衬托出了修长挺拔的身材,长相清秀俊杰,气质邪肆而温柔,却不相矛盾。

他抬眸冷漠的看向车外的她,只是一眼,仿佛能有让人沉沦深陷的功效,白若夕愣神之间,少年一眼即逝,黑色世爵一个漂移,消失在黑暗路灯中。

“什么情况……”白若夕回神坐回了车上,刚才那少年太危险了,虽然只是一眼,但是她敢肯定他不是个小角色。

算了,只是一次不愉快的偶遇,以后也不会再见,暂且忘了吧。

只是白若夕始终太单纯了,比起世爵车上那一位,她的腹黑远远不够,未来谁也说不准,再见或者不再见亦如此。

LC珠宝集团总公司,LC二十八楼,几个男人终于等来了他们要等的人。

“二哥。”几人起身同时喊着,语气中只有恭敬认真,没有戏谑随意。

他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端起助理送来的咖啡,轻轻品尝,漫不经心的问着“芮呢?”

“二哥,我都千里迢迢从北美赶回来见你了,芮竟然玩儿消失。”长孙陵戏谑的笑着,明摆着挑拨离间。

“闻人你说。”穿着白色定制西装的男人,怎会不知他挑拨离间的心思,温柔浅笑着却漫着危险。

“他去给云若夕送房产地契去了。”闻人韵律含笑回答着他的问题。

“云若夕”男人反问出声,仿佛是在等着他们解释。

“二哥,我发给你的邮件你没看啊,咳~那我跟你说好了。”单于谏尴尬的自问自答,自己刚刚才发的邮件,他看了才有鬼。

一刻钟后,白衣男子基本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深邃无波的眸中投入了一片涟漪。

一张非常清晰的照片递到他手上,照片上的人笑的非常干净,他平静的心,第一次起了波澜,悸动了。

“好奇怪,二哥的命格里竟然出现了女人。”长孙看着占卜显示,诧异无比,第一次怀疑了自己从未出错过的占卜术。

几个人表情更是夸张,根本不相信长孙的模样,让他赶紧再占卜一下。

只有被他们称为二哥的白衣男子,他眼神深邃不见底,一些情绪一闪而过。

撂下了一句话,吓傻了几个见过各种大世面的男人“保护好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