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淮南昭禾免费阅读小说 楚淮南昭禾第9章

很多小伙伴都在找楚淮南昭禾为主角的小说现在已完结了,这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古言小说,全文讲述了她是祈天国唯一的一位公主,身份尊贵独一无二,十岁之前,一言一行皆被当做祈天国国君教导,十岁以后,双亲相继离世,唯独留下了楚淮南这个大祸害。她犹记得她爹临咽气前颤颤巍巍的抓住她的手说出总结了半辈子的肺腑之言。“我儿登基后,有一件事,不得不做。”“楚淮南这个祸害留不得。”楚淮南势大,公主年幼他就自称摄政王,还臭不要脸的搞出一张有婚约的圣旨昭告天下。于是十岁以后的昭一言一行便不被当做国君教导,而是当做,摄政王的童养媳。昭禾不干,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直接魂穿逃了。

《权御天下:女帝逃婚了》 第9章 寿宴出头(下) 免费试读

“如果只有这样可以证明…”谢长莘抬起头直视着谢侯爷,目光坚定,“女儿愿意一试。”

谢侯爷点了点头,略微沉思,指了指一边谢长仪方才献上的焦尾琴。

“便用这把琴来演奏吧。”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谢长仪不同于气急败坏的谢长月,她眉头轻蹙,心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谢长莘坐在琴后,闭上双目,却迟迟不肯下手。

“这小丫头在搞什么鬼?”

四皇子不满的嘀咕,燕九柯执了一杯酒,表面上漫不经心的饮了一口,那双如墨玉一般深邃黝黑的双眸却紧紧的盯着那个娇小的身影。

一阵微风拂过,谢长仪的唇角忽然勾起一抹笑意,她缓缓睁开眼,起势,落手,琴音自琴中泄出,如高山流水,如阳春三月,只觉此中意境绵绵不绝,无以言表。

燕九柯险些失神砸了杯子。那个笑像是一把匕首,划开他毫无防备的心房,直直的闯了进去。

为何…心如擂鼓?

“他奶奶的,有点意思。”

连四皇子一个粗人都有些被折服,他转过头对着燕九柯调笑道:“我说你今日怎么老是偷看人家小姑娘,原来这个三小姐,真不简单。”

自己偷瞧她?

燕九柯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拒绝承认。

“蝴蝶!”

“真引来蝴蝶了?”

“谢府的三小姐真是神了。”

蝴蝶是穿过窗子飞进来的,数十只鲜艳的彩蝶绕着谢长莘飞舞,迟迟不肯散去。

谢长仪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怒气,才得以让得体的微笑勉强挂在脸上。她深知这意味着什么,这一日留在人们的回忆中的,再也不是那个惊才绝艳的谢府大小姐谢长仪,而是那个端坐在蝴蝶堆里,奏响了万古绝唱的谢长莘。

谢长月尤是不敢相信,还在细细的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一曲奏罢,直到余音渐渐散去,蝴蝶才逐渐离去。谢侯爷闭着双目,对大家的议论充耳不闻,待到他缓缓睁开眼睛时,眼睛早以悄然泛红。

消失了这么久的万古绝唱…竟然在他女儿手中奏响,何其有幸,何其有幸。

谢侯爷的反应,以然说明了一切。

“长莘真是弹了一首好琴,不过这弹琴的功夫,到底出自于哪位名家之手?”长公主笑吟吟的眉眼中却潜藏着一丝杀意,这个谢长莘,是再也留不得了。

“回主母的话,长莘曾有幸遇到一位高人。”

谢长莘面不改色的继续瞎编道。

“这位高人,琴艺出众,长莘有幸,得其亲自指导。”

这个高人就是楚淮南。

楚淮南喜欢听曲,更是弹的一手好琴,且在教导长莘弹琴的路子上,孜孜不倦。长莘能在今日像模像样的凑响焦尾琴,实在应该感谢这位变态的“名师”。

谢侯爷点头,以示理解。

“唯有真正称的上为大师的人,才能做到如此淡漠名利,才能让自己的琴音,如此纯粹。”

如果这么说,楚淮南这个臭不要脸把持着祈天国国政那么多年,丧尽天良的事做了这么多,倒是和谢侯爷口中的大师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止是谢长莘,交站在谢侯爷身边的长公主也能发现,谢侯爷看向谢长莘的目光满含着赞许和温情,不得不说的是,此刻的谢长莘的确让谢侯爷蒙生了好感,再对付她,怕是不那么简单了。

“什么大师,我看,这分明是妖法所为,谢长莘你这个妖女。”

谢长仪暗骂了一声蠢货,她虽然同样看不得谢长莘得意,但是眼下再诋毁她,只会引火上身。

谢侯爷果然皱了皱眉头。

长公主察言观色道:“长月,你身体不舒服,就先下去吧。”

“来人,带二小姐回房休息。”

谢长月呆在原地,眼中的眼泪再也憋不住,愣愣的喊道:“主母……”

长公主却不再看她。

众夫人也是一脸厌恶,这个谢家二小姐分明是借寿礼的事有意刁难,这小姑娘的心思,不可谓不恶毒。

“长莘,来,到这里来坐。”

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夫人向谢长莘招手,谢长莘闻言看了过去,这位夫人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可以看得出保养的不错,平日里一定是惯于养尊处优。

而她身上所穿的衣服,所佩戴的头饰,皆精致于其它夫人。眉目间但是慈眉善目,很是给人好感。

“莘儿,这是丞相夫人,快去拜见。”

谢长莘听了话,轻轻移了移步子去见礼,却被丞相夫人亲切的抓住手揽进怀里。

“我一见这孩子,便喜欢的不得了呢。好孩子,我家虽然没有这么名贵的焦尾琴,却也是有几把勉强能奏得的好琴。”

丞相夫人浅笑道:“若是改天下了帖子请你过府弹琴,你可不许推诿。”

谢长仪听了这话险些被气炸。

在府中,一直以来只有嫡小姐可以被人下帖子请去过府。

谢长莘虽不认识这位夫人,但她觉得这位夫人眼中一片坦诚,实在不像是坏人,且,这一举动,也像是在暗暗的抬举她,当下抄应允道:“长莘自然不会推诿,不过这事,还是要经过主母的同意。”

话里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去,就是长公主不放人。

这位夫人便又向长公主道:“谢府的家风果然严谨,是我疏忽了,应该先向主母商量,还望公主成全。”

“哪里。”长公主勉强笑道:“夫人肯**莘儿,是她的福分。”

过了献寿礼的部分,晚宴便照旧热闹起来,只是谢侯爷似乎有些累了,强撑了一小会便向宾客告辞,先去休息了。长公主邀了众位夫人去后院赏花。

如今宴厅,便只剩下一群是世家小姐和几位皇子。

谢长仪被围的水泄不通,风头显然已经被谢长仪抢光了,而今晚,谢长莘也是收获颇丰。她考虑着自己要不提前退场。

“表妹似乎有心事,在想什么呢?”

这声表妹实在是将她吓了一跳,二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面前,一双眼睛色眯眯的来回在谢长莘的身上打量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