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侯宁阳林玥无广告免费阅读

高质量小说《冠军侯》是来自八字没一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宁阳林玥,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七年戎马,却遭剥夺!一身挚爱,弃他而去!亲人不解,旁人唾弃,宁阳面不改色,亮出自己最后的底牌……

《冠军侯》 第四章 我很好奇! 免费试读

孙虎倒退几步,一阵后怕,他紧张地上下打量宁阳。

面如冠玉,五官深邃,虽是身着素衣,却难掩其眉宇间流露出的无双气势。

此人,绝对不凡!

孙虎在脑海中不断搜索,杭城,何时出现了这样一号狠人?

答案……自然是没有。

“你大哥是谁?”

突然,宁阳问了句。

“陈彪!听过吗?杭城地下王!我大哥,才是你真正惹不起的人!”

孙虎自信报出陈彪姓名,往日里,这一招很奏效。

所有人无不是听闻陈彪大名,便被吓得屁滚尿流,大声求饶。

然而,宁阳的面色却是无喜无悲,淡漠如常。

“我知道了,等有空,我会找个时间亲自拜访。”

“你走吧……”

什么?

孙虎傻眼了,亲自拜访,这小子疯了吧?

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彪哥,岂是他想见就能见的!

不过这话孙虎只敢在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说出来。

他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实在太大。

“好小子,你给我记着!”

三十六计,走为上!

孙虎不傻,打不过就跑。

宁阳也没有要追的意思,当着义母的面,他不想杀人。

走上前,将门合上,方才察觉,门沿处已是伤痕累累。

想来,这段时日,那家伙没有少来。

这时,沈连英一脸慌张地走上前来。

“小阳,你惹***烦了,那个陈彪,咱们得罪不起啊!”

“没事的妈。”宁阳笑着安慰,将一本退役证放在桌上。

“我是退役战士,他不敢拿我们怎样。”

“这是?”沈连英拿起退役证,翻了翻,脸色不可思议道。

“小阳,你……你什么时候当的战士?”

“七年前。”宁阳道。

“可你不是……”

“妈,你坐,我和你好好聊聊。”

饭桌上,宁阳将这七年来,自己入战域,征战沙场的事迹,告知沈连英。

当然,宁阳并未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道明。

半小时过去,沈连英听得有些入迷了。

宁阳就像天桥底的说书人,声情并茂,娓娓道来。

屋中,气氛祥和,直到一阵开门声传来,惊扰了二人。

沈连英探了探桌上的饭菜,笑着端起两样,走进厨房。

“雪儿回来了,妈去热热菜,咱们马上开饭。”

宁阳回眸望去,当门开启的刹那,一名容貌出挑的女子,缓缓映入眼帘。

琼鼻秀口,青丝披肩,与七年前相差无几,只是,更多了几分成熟。

“丫头,好久不见。”

简单的一个招呼,令有些疲惫的宁雪,蓦然精神,望向屋中这名不速之客。

沉默半晌,宁雪的脑海中如同过电一般,想起了什么。

“你是?宁阳!”

一句问候,紧接着,没由来的,宁雪情绪立刻爆发。

“你还有脸回来!”宁雪将手中饭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饭盒内,吃剩的饭菜溅落四周,宁阳眼皮微跳,怔怔地望着宁雪。

厨房里,听到动静的沈连英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有些诧异。

“雪儿,你干嘛啊?他是你宁阳哥哥啊。”

“哥哥?他也配?一个野种罢了!”

宁雪毫不掩饰自身对于宁阳的恶意,言辞犀利,针锋相对。

“妈,你为什么要让这种人进我们家?要不是他,咱们至于沦落至此吗?”

“宁雪!”沈连英有些生气了,宁雪仍然不依不饶。

“要不是因为他,家族也不会抛弃我们,爸更不会被公司辞退,去工地搬砖。”

“现在爸受了重伤,咱们连医药费都没凑够,那个包工头就是个无赖,他说除非爸死了,否则,咱们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妈……咱们家现在都这种情况了,你还要养这样一个劳改犯?”

“你给我闭嘴!”沈连英大怒,扬起手来,就要抽向宁雪,好在,宁阳及时制止。

“妈,别怪小雪,这事,本就是我不对,是我亏欠你们的,对不起。”

就在这时,门外,一名西装打领的男子走入屋内。

“抱歉,停车花了点功夫,阿姨好,嗯?这不是宁阳吗?”

说话的男子本名钱峰,是宁雪的男友,也是宁阳曾经的大学同学。

“好久不见啊宁阳,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是这副德行。”

刚一见面,钱峰便是言语讽刺,眉宇间的鄙夷根本掩盖不住。

大学时期,二人虽为同学,但却彼此不相熟。

宁阳不解,钱峰哪来的恶意,如此浓烈。

“好久不见。”宁阳坐下,随口应道。

气氛再度陷入尴尬,见势,沈连英急忙打了个圆场。

“既然都到了,那就一起坐下吃个饭,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没必要互相置气。”

“雪儿,来,帮妈热热菜,再拿几幅碗筷出来。”

今日之前,钱峰便已约定好了要来商讨与宁雪结婚的事情。

不曾想,这个档口,宁阳竟是突然回来了。

好在,有沈连英这个话痨在,几番询问下来,便将饭桌上的气氛重新炒热。

宁阳这才得知,原来早在四年前,钱峰便已经勾搭上了宁雪。

后来,钱峰去了趟国外深造,近期也是刚刚回国。

“钱峰啊,阿姨听说你这次回国,是为了正式接手钱家企业,你以后,不打算再出国了吗?”

钱峰摇了摇头:“不了阿姨,这些年我在国外见识得越多,越觉得,还是自己的国家好。”

“这次回国,除了接手钱家事业以外,我还准备,让钱家朝着都城发展,争取十年内,在都城站稳脚跟。”

沈连英毕竟曾为富家太太,对于钱峰这番画大饼的行为,并不感冒,她笑着询问。

“那钱峰啊,你这接下来,第一步计划,是准备要做什么啊?”

“穹顶集团,阿姨应该知道吧?这一次,穹顶集团开放了五百个城中村的入驻名额,我爸已经弄到了。”

“等到正式入驻后,我钱家将会与穹顶集团展开更加深度的合作。”

“有了穹顶集团在后撑腰,我钱家的发展,一定会如同坐上火箭一般,突飞猛进。”

听到钱峰这般的吹嘘,宁阳眉头微蹙。

这件事,自己怎么不知道?

更何况,如今的钱家,最多只能算是个杭城的一线世家,连前二十都排不上号。

穹顶集团就算真的要和某个家族深度合作,怎么轮,也轮不到钱家啊?

沈连英又如何知晓,这个钱峰,不过是在吹牛皮。

她越聊越开心,眼见桌上的饭菜所剩不多。

沈连英笑着站起:“你们继续吃,我再去烧两道菜!”

待到沈连英离开,宁阳放下了手中碗筷,平静询问道。

“钱峰,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钱峰疑惑地看向宁阳。

“穹顶集团,身为都城前十的企业,你们钱家,是如何搭上线,与他们达成深度合作的?”

“我很好奇。”

“能否,说来听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