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秋苒路南昌免费阅读目录 白秋苒路南昌小说全文

白秋苒路南昌是作者三桑无枝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三桑无枝的代表做。内容主要讲述落魄千金为查出家族灭门一案,不小心被卷入一场场阴谋之中。机缘巧合下遇见巡捕房探长路南昌。在他的帮助下,她屡破其案,不仅如此,他还帮她还找到了杀父仇人。为了报恩情,白秋苒打算以身相许。

《神探老婆上上签》 第四章:立军令状 免费试读

白秋苒一眼便注意到围在尸体面前拍照的柳青鹏。

她下意识想要逃离,但一想到自己来是为了查案的,便又退了回去。

“路南昌。”柳青鹏见到路南昌后,热情的打着招呼。

在看到白秋苒时,张了张嘴,见她目光躲闪,有意不去看他,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路南昌一面检查尸体,一面问道:“可有调查出死者身份?”

“死者名为秋菊,是邱家的丫鬟,年仅二十一岁,在邱家出事一个月前,就已经离开奉天。”

出事一个月前就离开奉天,那么就是说秋菊是那四个人之一?

白秋苒快步冲上前,用身子撞了撞有些碍事的路南昌。

手指扒着秋菊的眼睛,又掰了掰她的嘴。

嘴巴刚被捏开,就闻到一股腥臭味。

白秋苒嫌弃的捏着嘴巴,这家伙生前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白秋苒从包里取出手套,镊子等一系列医用的工具。

果然如她猜想的一样,从死者嘴巴里扯出了一些海草,以及一些海里的脏污。

白秋苒嫌弃的将从死者嘴里取出来的东西包在帕子里。

虽然很臭,但却是破案关键。

白秋苒有一种预感,秋菊的死,很可能要与邱家有着直接关联。

“我能跟着路探长一起去医务室,看验尸官检查尸体吗,我想也许我能够帮上什么忙。”

“不行。”路南昌想也不想就给拒绝。

白秋苒一噎。

就不能留点转圜的余地吗?

亏的他长得这么好看,做人怎么这么绝。

“路探长,我可以担保,苒儿可以帮忙查到线索,请您给她一次机会。”柳青鹏道。

路南昌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柳记者举荐的人自然是好的,只是我们巡捕房有巡捕房的规矩。”

“只要路探长肯让我插手这件事,我保证我可以在半个月内,找到邱家灭门案幕后真凶。”白秋苒道。

其实她也没有这个把握,在短暂半个月内就能找到杀人凶手。

但现在这种情况来看,她不下点狠的,路南昌是不会让她参与。

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找到真凶很困难,她需要巡捕房这个强大的后盾。

柳青鹏拽了拽白秋苒衣角,小声道:“苒儿不要胡闹。”

白秋苒推开柳青鹏拽着他的手,冷漠的说着:“我没有胡闹,我很清楚我再说什么,路探长,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凶手。”

“白小姐可知道,说大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能在半个月内查到凶手,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替真正凶手顶包,让你们结案。”白秋苒态度诚恳。

双手插在裤兜,路南昌眸光复杂的盯着白秋苒看。

这女人胆子很大,不过她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倒要看看,她是否有这个本事。

柳青鹏被吓了一跳,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白秋苒:“苒儿,这可是要枪毙的死罪,你疯了吗?”

“我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己会处理,柳公子有那个时间,还是好好研究怎么当好记者。”白秋苒说起话来不留情面。

她不能心软,当断不断,只会让她跟柳青鹏彼此痛苦。

“路探长,时间紧任务重,我们还是赶紧将死者送去验尸。”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路南昌提醒道。

医务室。

为了检查的更为全面一些,尸体已经被剖腹,毒杀的肯能已经被刨除。

验尸官在死者的肠道里部发现了一些脏东西。

“看出什么了?”

见盯着尸体发呆的白秋苒,路南昌问道。

“大南门人流很多,大中午的忽然多处一具尸体,就没有人看到可疑人员吗?”白秋苒反问道。

“附近的人都已经逐一盘问,并没有人发现有人搬运尸体,据民众描述,这具尸体是从天而降。”

白秋苒嗤笑,她听过下雨下冰雹,还从来没有听过天上还能下死人的。

邱家那些人死的就很诡异蹊跷,现在连消失一个月离开奉天的丫鬟,都如此诡异蹊跷的死。

也不知道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恨,连一个小小的丫鬟也都不肯放过。

“为了保准起见,我为人路探长还是赶紧出去寻人,将剩下的三个人尽快找到,以免他们也遭遇迫害。”

“对了路探长,从邱府带回来的孩子在哪,我想见她一面,也许能从她口中探出一点口风。”白秋苒接着又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都看出什么。”

白秋苒看了一眼死者,叹息道:“死者是被人谋害的。”

“死者口腔里,胃里含有大量水草,以及海底的脏污,应该是溺海而死。”

“你的意思是死者失足落水,自己淹死的?”路南昌挑了挑眉,眼底多了一丝轻佻。

白秋苒汗颜:“我可没这样说,路探长可不要冤枉我,这大冬天奉天这么冷,海面都已经结冰,轻易不会掉下去,就算是溺水死,或者被人推入海底谋害,那她的尸体早就沉入海底了,根本不会出现在闹市之中。”

“我认为,是有人故意给我们制造的假象,死者是被淹死在一个人行伪造的海里,路探长请看,若死者真是从海里捞出来的,那么必然浑身湿透,从发现死者至我们赶到现场,怎么也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按照这个时间推算,尸体早就已经被冻成冰,可路探长死者脑袋的位置与身体下半身的位置,所结冻的程度根本不同。”

“沾到水的部分,已经冻成薄薄一层寒冰,可是身体的位置,只是普通的僵硬,足矣看出,死者死在或似水桶的容器里。”

“我看死者头发还没干,想来刚捞出来,就被人给丢出去了。”

“按照正常思路,凶手杀人第一反应,便是将死者找地方藏起来,这种巴不得让人知道他杀人的人,还真是少见,凶手这是在挑衅巡捕房吗?”

眸光暗沉。

这个世界上不缺乏心里扭曲,性格畸形的人,又得凶手就是喜欢这种挑衅行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