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江奕云露晓晓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江奕云露晓晓是作者一败涂地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洪荒巫王后裔重回校园,默默无闻的少年一跃成为赤手可热的人物,班花校花当小妹,还有暗恋学姐送秋波。昔日你们无视我瞧不起我,今日我扭转乾坤,翻云覆雨,五行八卦、符箓咒印,便是我的看家本领。生父不管,继母携带继姐蛮横压榨,今日我江奕云逆改天命,纵横都市,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重生巫王在都市》 第5章 江志强不配 免费试读

听二班里有的同学说起倪怡芳的家世,应该是宜山县有钱人家的女孩儿。

娇生惯养,家里也极为宠爱,就连学校的老师也都对倪怡芳客气有加,只是到没听说倪怡芳有什么男朋友之类的。

所以江奕云才会给她递情书表白,不过很显然失败了,还被班里的同学拿来当笑话取笑。

这句话,当真是在挑衅江奕云的尊严,他抿了抿唇,自是没有再说什么反击的话,道了一声知道了。

程锦以为江奕云不死心,摆摆手,目露嘲讽,直接开门出去了。

程锦刚才提到了江奕云落水,他猛然在记忆里想起了什么。

因为江奕云跟倪怡芳表白被拒,隔天又掉水,所以学校的同学自然而然就认为江奕云是因为自尊心受到打击才不是想不开的,只是在记忆里,那天江奕云到水边散心背后似乎有人推了他一把。

看那人的力气应该是个男人无疑。

那人力气大又是赶在江奕云***的瞬间,所以他才掉水的,想到这里,江奕云的脸色暗沉下来,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夜雨敲窗,大地沉睡,一片寂静。

只见打坐的少年浑身包围这淡淡柔和的白光持续到天亮,早起的公鸡刚打鸣的瞬间,好似沉睡的少年蓦然睁开眼睛,下床换好衣服便出门了。

这个点能早起的人,除了环卫工人便是小区逗猫遛狗的大爷大妈,有人看见江奕云起这么早晨练还诧异的多打量了几眼,毕竟现在这个点谁不想多睡一会儿。

“起这么早呀,小伙子。”见江奕云是真的在锻炼,有大爷藏不住话,主动跟他聊了两句。

“是呀,王大爷你每天都起这么早么?”江奕云似乎扯了唇角,看不出喜怒。

“那可不是,老了老了多锻炼锻炼,这身子骨还能多挺两年。你是志强的孩子吧?”

王大爷与江奕云一起晨跑,两人就这么唠上了。

“呦,原来真的是掉水那小子,你身体可好些了?”

“好好学习吧,可不能荒废了青春哪!”王大爷自来熟的很,而且也是关心他,江奕云自然不会反驳王大爷的话,大多数时候都是王大爷说着话,他细心听着。

“现在像你这么勤快可不多了,看我家那小孙女,被她姥姥宠的现在还在睡大觉呢!”

王美珠今日做好饭的时候,程锦已经洗簌完毕,等待吃饭了,江志强也睡眼朦胧的从卧室出来。

“锦锦,去把奕云叫出来吃饭吧。”盛好了饭,王美珠使唤程锦。

程锦满脸不乐意,不过还是乖乖听话。只是还不等她拍门,大门就被打开了,正是刚晨练回家的江奕云。

“你去哪了?”看见江奕云悠哉悠闲的进门,江志强眉头紧锁,斜眼扫了他一下。

“晨练。”在江家人面前,江奕云似乎是格外稀话,有时候干脆沉默不语。

“出去玩就出去玩,还找什么捞神子借口。”江志强意外的正眼看着他,不过显然是不相信他说的话,知儿莫若父,江奕云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江志强闭着眼睛都知道。

当然,他是这样以为的。

江奕云拧了拧眉,倒是没有反驳他,安静的坐在程锦旁边吃饭。

江志强越说越厉,到最后竟是狠狠的责怪了他,“你说你成天学习一塌糊涂,怎么竟知道给老子惹事,没事的往外跑什么外面有钱啊,这回还掉进湖里害得老子花了不少冤枉钱,我说你是不是猪呀,那人工湖你怎么会掉进去,走路都不看的吗?也不知道你长眼睛干啥使的!”

这次王美珠都是沉默的吃着饭,没有再向往常一样闹腾着,跟他一起责备江奕云。

反正江奕云对这么名义上的父亲没有好感,所以也不必在乎他说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甚至还跟王美珠闲聊了两句,王美珠却是疑惑的看着他。

见江奕云不会嘴,江志强骂完之后自知没趣便闭口吃饭了。

江奕云却在心里给他记了一笔,他可以不在意但是人情往来,江志强这样的做法岂不是叫他儿子寒了心,被人推下湖,他不关心两句也就罢了,居然还责怪江奕云‘不懂事’,这是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和担当么?

少年拧着眉,跟程锦同时取出自行车,两人一道上学去了。

不是江奕云不给江志强解释有人推他,他是受害者而是江志强若是听见了,定然会说,江奕云有被害妄想症,谁会没事一天天的竟知道推他呢!

身后长辈不信自己儿子,这是何等的讽刺。再者说,就算是他信了,也会说怎么那人就推你不推别人,还不是你老是惹事云云。

这事不是江奕云非要恶意猜测江志强,而是之后再学校有人看不惯江奕云欺负他胆小,他告诉江志强的时候,江志强对他勃然大怒。

“看你还是个男孩儿,怎么窝囊成这样,以后别说是我的儿子老子丢不起你这个人,而且人家怎么只打你不打别人,肯定是你惹到人家了,以后这种事少来烦老子。”

当时江奕云在小学三年级,这么小一个孩子被六年级的大孩子欺负,怎么可能有还手之力,从此以后,江奕云再也不跟江志强提在他学校里面的事情了。

对于江志强这样在社会的底层人士,靠着践踏自家前妻和孩子还达到某种莫名的虚荣心,江奕云是十分看不起的。

他不配为人子,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人丈夫。

比起江奕云只有一件常服和两身换洗的校服来说,程锦的衣服简直是又多又美,今日她穿着校服上衣搭配着浅蓝色的短裙,就这样骑着单车,看起来俏皮靓丽,引得过路人也频频回头,更别说,程锦也算是一个美人坯子了。

见江奕云时不时偷看她,程锦得意的笑了起来,“看什么,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抠下来当灯泡踩,记住,管好你的嘴,我可不想跟你扯上什么关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