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医官小说全文 林天夏诗然微信内阅读

绝品医官小说主角名为林天夏诗然,是会飞的猫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都市小说,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五年前,他是商业巨子,却遭人陷害。五年后,他是战神归来,荣华富贵,上将医官。他是亲人的眼中钉,是仇人的肉中刺,却是女儿眼中最好的爸爸!妙可宝贝:爸爸,我要十个漂亮得妈妈!林天:……

《绝品医官》 第27章 凉城吴家 免费试读

林天站在门口,诧异的打量面前的吴流云。

这吴流云本是极美的女孩,但一身豪气,少了女子柔美的味道。

“我想怎么样?呵呵,你怎么打我弟弟,我就怎么打你!”

吴流云面露不屑,突然飞身一脚向着林天踢去。

看着吴流云出脚的速度,竟然也是个练家子。

林天皱眉,他从来不打女人。

当然,胡月茹那条老狗除外!

如今这么多人看着,他打赢了也不对,不打也不对。

在这一念之间,林天嘴角露出了坏笑。

就在吴流云的脚尖眼看要踢在他胸口的时候,只见林天的衣服猛然震动,吴流云嘴里发出了惊呼,竟如同踹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直直的被林天弹飞了出去!

“哎呦,我的屁股!”

吴流云跌坐在地,正巧跌坐在药店的台阶上,捂着屁股疼的脸蛋通红。

一旁的老者见林天出手,当下见鬼一般的瞪大双眼!

“内气外放?!”

“宗师高手?!”

“云儿,快住手!!!”

老者说完,一头冷汗的向着林天跑去。

“先生,烦请手下留情!”

“小女年幼,不知进退,还请先生高抬贵手!”

吴家家主吴守仁此时惊愕,他深怕晚走一步,吴流云就会命丧林天之手。

对于吴守仁的担心,林天只是莞尔一笑。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会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计较?

“呵呵,这位老先生多虑了,我并没有伤她的打算。”

林天微笑,对着吴守仁拱拱手。

刚才的一瞬间,吴守仁步伐奇快,看来也是个武道高手。

“呵呵,先生这话,让老夫实在汗颜,老夫斗胆问一句,先生可是姓林?”

“不错,我叫林天!”

看着面露微笑的吴守仁,林天点头微笑。

吴守仁当下面色大喜,连忙大声叫道:“原来果然是林先生,哎呦,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呀!”

吴守仁说完,连忙怒瞪坐在地上捂着屁股的吴流云:“你这丫头,好不知羞,若不是先生留手,焉有你的命在,还不多谢先生!”

“哼,爷爷,你老糊涂了?”

“明明是他打了我,我为什么还要谢他!”

吴流云坐在地上不服,捂着屁股疼的呲牙咧嘴。

她怎么说也是吴家的长孙女,如今被人打了,还被石阶咯了屁股,这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开口?

咦,等等……

这人姓林……

刚才爷爷还说他是大宗师……

难道他就是龙天会新任的会长林天?

我靠,这么年轻?

他不应该是个老头吗?

吴流云一时间有些傻眼,她看着比她大不了几岁的林天,脸上写满了惊讶。

对于吴流云这幅样子,吴守仁气的手掌发抖。

这吴流云就是个武痴,吴淮就是个败家子。

这两个孙子孙女,全被他给惯坏了!

“哎,真是冤家呀!”

吴守仁心里暗骂,连忙对林天拱手:“不知林会长在此,先前多有得罪,老朽替他们两个晚辈给先生赔不是了!”

“老人家客气了,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冲突。”

林天微笑,转身返回药店,竟好似不想和吴守仁多聊什么。

对于林天这副样子,吴守仁一时间愣住了。

那躲在一旁的吴淮早就吓傻了眼。

他瞪着大大的眼球看林天,满脑门都是冷汗!

“我靠,这就是林天?”

“那个杀了钱国金,又屠了林家的猛人?”

吴淮此时十分庆幸,还好自己只是挨了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捡了一条命,***值!

吴淮心里庆幸的想着,转身想要偷偷逃跑。

吴守仁突然眼中精光冒出,大手挥动,一把将吴淮抓住。

“爷爷……”

“住口!”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吴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还不过去给林先生赔礼道歉!”

吴守仁说着话,竟是捏小鸡一般提着吴淮进了药店。

此时药店里的客人们早就看傻了眼。

先前他们还嘲笑林天不知死活的得罪吴家人。

如今万万没想到,这位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是龙天会的新任会长!

正是那个屠了钱国金,打败陈寿山,让无数上流人士闻风丧胆,还一举灭了林家,短短几天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宗师林天!

“我的天呀,原来这就是林大师!”

“竟然这么年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随着林天进入药店,周围的客人们自发的闪开了道路。

一旁的方老师已经头脑发晕了。

她们家虽然不是达官显贵,但是身为凉城人,她也是听说过龙天会与宗师林天的名头!

“这……这不会搞错了吧?”

“妙可的爸爸……竟然是龙天会的会长大人?”

方老师一脸惊愕,看向林天的眼神充满了梦幻。

百草药阁的伙计们此时满头冷汗,想着先前他们做的事情,此时人人害怕林天会出手为难。

“难怪敢说给百草药阁留了条财路,龙天会的新会长,武道宗师……真恐怖!”

百草药阁里的老伙计此时瑟瑟发抖,躲在柜台里小腿都在打颤。

林天进店拿走黑藤石根,看都没看这老伙计一眼。

只见吴守仁在店外急急的追来,咚的一下将吴淮丢在了林天的脚边。

“林先生,先前是这小子得罪了先生,我们吴家认打认罚,先生请自便,只要留条命就好!”

吴守仁说完,趴在地上的吴淮差点吓死。

药店里的客人们也是面面相觑。

这凉城吴家,何时曾向人如此低过头?

“爷爷,我可是您亲孙子呀,我不是捡来的吧?”

吴淮趴在地上,忍不住发抖。

吴守仁圆睁二目,怒声喝道:“孽障!还不等先生发落!”

林天看着一脸愤怒的吴守仁,脸色有些无奈。

他低头瞧瞧瑟瑟发抖的吴淮,再次对吴守仁说道:“老先生,我看此事就算了吧,不过你的这个孙子确实有病,他该治呀!”

“哦?”

“敢问先生,这小子有何病症?”

吴守仁惊讶,对林天询问。

林天冷笑,目光玩味的看着吴淮说道:“一身花粉之气,浓中带妖,看来离艾滋病不远喽!”

“什么?艾……艾滋病?”

林天说完,吴守仁和吴淮二人都傻掉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