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弯弯季庭轩小说免费试读 林弯弯季庭轩第四章

林弯弯季庭轩是著名作者苏宝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林弯弯季庭轩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前世渣男与好闺蜜合伙挖她眼,毁她公司,杀她父母!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毁掉渣男一切!重生三年前,她遇见了A市霸主霍三爷。霍三爷是她的救赎,是唯一能护她周全的人。林弯弯是他的命根子,动命根子者绝不留手!灭渣男?霍三爷来。虐“闺蜜”?霍三爷来。人人都说霍三爷如嗜血猛兽,智勇双全,其手段恐怖到令人发指!可为毛在她这里……霍三爷并不是这样?某日吵架以后,“弯弯,腿好痛,需要抱抱才能好。”“弯弯,心也痛,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林弯弯:“……”说好的闻风丧胆的冷面霍三爷呢?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巨婴到底哪来的!

《宠宠欲动:霍少宠妻无限度》 第四章 换了内芯 免费试读

坐了出租车回家。

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根据尘封记忆来到许久未归的家附近,林弯弯的情绪有些失控。

当初为了嫁给季庭轩,与爸妈几乎决裂,但爸妈依旧爱她,在发现季庭轩的不对劲后将他们的公司股份百分之五十都给了她!

可是后来……他们却死了,被季庭轩与孟翘楚所杀!

饶是现在,因为她倒追季庭轩许久的缘故,爸妈对她态度也不怎么友好。

也许爸妈是想用这种方式逼迫她放弃季庭轩,可惜上一世她就是个傻子,一头栽进季庭轩挖的坑里。

摸了全身都没有钥匙,林弯弯到了家门口,敲门。

她的内心十分忐忑,若是打开门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场景呢?

“哒哒哒。”门内传来阵阵脚步声。

林弯弯竖起耳朵,双手紧紧握着。

“小姐回来了?”开门的是张妈,她们的保姆,虽是保姆,却一直被当作长辈对待。

“张妈,谁来了?”林夫人从楼上走下来,好奇的看向门口。

“夫人,是小姐回来了。”张妈眉开眼笑的说着,小姐离家出走半个月之久,现在能回来,林夫人一定很开心!

林夫人脚步一顿,一瞬间打湿眼眶,她背对着林弯弯擦干眼泪,林弯弯看她时,她一脸的随意:“哟,这不是翅膀硬了的林弯弯嘛?怎么,舍得回来了?”

深知妈妈是嘴硬心软的脾气,经历了这么多,早就不会因此生气。

林弯弯嘴一撇,腾腾跑到林夫人面前,一把抱住她带着哭腔喊:“妈!”

霍三爷的外套从林弯弯手里滑落,昂贵的料子顿时又脏了不少。

林夫人刚止住的眼泪又复返,她恨铁不成钢的戳着林弯弯的脑袋:“死丫头,长本事了,敢离家出走了是吧?啊?为了一个野小子不要你爸爸妈妈了是吧?”

张妈在一旁偷偷抹眼泪,劝解着:“夫人,小姐知道错了,快别说小姐了。”

妈妈身体热热的,软软的,是真实的!

林弯弯喜极而泣,幸好,她回来的还不算晚。

“妈,对不起……”

“哼,在外面受委屈了,知道爸妈对你好了?”

“妈…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再也不惹你们生气了!”林弯弯郑重保证,妆哭花的她妥妥一女鬼,林夫人刚酝酿下来的伤感心情一下被吓跑大半。

汗颜的推开宝贝女儿林弯弯,这张脸,可真是不忍直视啊!

不行,这么吓人的女儿怎么能只让她一个人看?

“林朔安,给老娘下来!”林夫人一声河东狮吼,直接把在三楼书房办公的林朔安震了下来。

“老婆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林朔安小心翼翼走下来。

他是个十足的妻管严,出门在外威武林总裁,在家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

当林朔安的目光触及到老婆身边熟悉又陌生的小丫头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以为女儿能把自己画成丑女都能承受,其他一切都不可怕,可是现在……

“老婆快来!大白天哪来的鬼?!”再害怕也不忘护住自己老婆,好Man的。

林弯弯:“……”

鬼?

“爸。”她嘴角狠狠地抽搐,喊道。

“啊啊啊!”林朔安听这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

紧紧握着老婆的手,强装镇定的维持高高在上的总裁模样:“原来是女儿啊。”

林弯弯:“……”

是亲爸吗?她怕不是捡来的吧?

“不是女儿,是鬼。”林弯弯凉凉讽刺。

林朔安吞了口口水,尴尬的咳了几声:“女儿,这不是你终于回来了,爸刚跟你闹着玩的。”

“是吗?”摆明不信,脸上那么明显的畏惧表情,哪里是闹着玩?

“行了,死丫头赶紧洗把脸,吃饭了。”林夫人实在看不下去那张“鬼”脸。

这一路又热刚刚又哭,林弯弯早就觉得自己的脸黏糊糊的格外不舒服。

她点点头,回了二楼自己房间。

五分钟后,洗干净脸的林弯弯坐在餐桌前,与爸妈对着。

林朔安与林夫人对视一眼,皆在怀疑林弯弯的智商!

不化妆的林弯弯,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野生眉堪比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不仅仅眼睛,林弯弯的五官都十分精致,没了掩盖本来面貌的丑陋大烟熏妆,林弯弯像个仙女似的,比多数女明星还要好看。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愣是每天画成“调色盘”,女儿心里咋想的?

“弯弯啊,这半个月受苦了吧。”林朔安动之以情,他这半个月都很担心女儿,但是碍于老婆叮嘱,不允许插手女儿的事,只能干着急。

林弯弯笑着摇头,“也不算苦。”

林夫人哼了一声:“不苦?那个季什么的小子能让你过好日子?一看就是个心术不正的混小子!真不知道老娘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白内障,好坏不分啊你。”

林弯弯:“……”她可能真不是亲生的吧?

“爸,妈,昨天季庭轩向我求婚了。”她说的平淡无奇。

“砰!”林夫人将筷子重重拍在桌上,怒气冲冲:“不行!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跟那小子结婚!”

“老婆别激动,听弯弯把话说完。”林朔安两头犯难,手心手背都是肉!

林弯弯撇撇嘴:“但我拒绝了他。”

林夫人一愣,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死丫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拒绝了他。”林弯弯一板一眼,毫不作假。

“为什么?”以死丫头对那小子的执拗,能够拒绝?

林朔安也这么想。

他们又哪里知道,如今的林弯弯,早已不是那个看似正常其实傻里傻气的林弯弯了。

“因为爸妈说的对,他处处不如我,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林爸林妈:“……”女儿怕不是换了个内芯,变了个人吧?

林弯弯起身,按着林夫人坐下,“而且,你们女儿痛改前非,决定好好上学,等大学毕业以后,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娱乐圈闯荡!”

“女儿…你真的想通了?”林朔安不敢置信的问她。

“嗯,从今以后,以前的林弯弯死了,现在的我,不会再为了季庭轩死去活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