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李睿全文阅读最新 舞阳李睿小说目录

舞阳李睿是作者夏七汐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疼,全身火辣辣的疼,仿佛是被皮鞭狠狠的抽过,然后伤口上浸满了辣椒水,那股子疼,是从骨子里渗进去的……舞阳疼痛的想高声喊出来,可是,嘴巴好像被什么堵上了,她就是连出气都困难了!“唔唔……”好疼……“二姐……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 第19章 免费试读

荷香苑里,此时静悄悄一片,若是细心去听,便能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姐,这里有迷香……”青袖捏着鼻子,皱着脸,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凌珊抄着她的脑门儿便是一个爆栗子:“怕什么,死不了人,你给我小点儿声,舞阳估计就在主屋里,我们潜进去看看。”青袖苦着一张脸,小姐,明明是你声音大好不好啊?此时荷香苑里已经没有几盏灯火亮着了,唯有侧屋的偏殿,还亮着一盏微弱的油灯,灯光散发出来,斜斜的映在湖面上,忽明忽暗的。凌珊和青袖穿过侧屋的长廊,直直的朝着主屋过去。她摸索着推开门,里面一股郁香的味道传来,凌珊一怔,而后迅速遮住鼻子。是荷香筋散……她呸呸的吐了几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只小玉瓶,倒出两粒,自己吞了一粒,又给了青袖一粒。“这碧阁的手段真是下三滥,用筋散对付人家姑娘……”凌珊嘟嘟囔囔的念了几句,身子一闪,轻盈的闪进屋去,青袖跟在后面,轻轻的掩上门。舞阳刚刚有了睡意,却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进来,像是有什么蹑手蹑脚的进来,听着不像是橙儿。她心思一凛,身体警戒起来,此时感觉力气像是稍稍恢复了些,她使着劲儿往里面挪了挪,轻轻的把被子卷在旁边,做了个假象。舞阳靠在里面,忍住想要张嘴大口呼吸的冲动,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点点晶莹的汗珠。“小姐……”青袖感觉这屋子里有些不对劲,她张嘴轻轻出声,可是,凌珊已经朝着里面摸索进去了。“咦……”凌珊走到边,摸了一下,却摸到的被子,根本没有人,她嘀咕道:“人呢?”舞阳在里面闭着气,一动不动。她竖起耳朵,听见那声音细细的,应该是个女声。“小姐,舞姑娘呢?”青袖从外间进来,低低的道。凌珊皱皱眉:“这里没有,会不会我们进错房间了?”不应该啊,若是这个房间不是舞阳的,那这里面的荷香筋散是对付谁的?她顿了顿,正欲说话,却听外面传来阵阵脚步声,凌珊眸子一敛,与青袖身形一闪,两人都藏进了底下。榻上的舞阳心里疑虑,这俩人定不是碧阁的人吧,否则也不用大半夜偷偷摸摸的,她正疑思着,突然脑间一闪……“小姐,你睡下了吗?”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门被推开,橙儿挑着一盏荷灯进来。榻上的舞阳翻了个白眼,淡淡的道:“没睡。”藏在底下的凌珊俏脸变黑,哼,刚才,肯定就是这个舞阳故意装的,所以她才没找见她,现在碧阁的人来了,舞阳会不会把她卖了啊?一旁的青袖胆战心惊,这要是被碧阁的人绑了,那可怎么办啊……橙儿进来,道:“小姐身子莫不是不舒服,这么晚了还未歇着?”奇怪了,她刚才明明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的,这会儿怎么静悄悄的了?舞阳知她这么晚过来,定是发现什么了,也不做声,躺在榻上,闭着眼养神。橙儿将屋里环视了一圈,确定屋里没有其他人,才说:“小姐早些歇着,橙儿不打扰小姐了。”说罢,朝外面去了,她关上房门,轻轻摇摇头,不可能有别人吧,否则定会中了筋散的。直到橙儿的脚步声消失了好一会儿,外面又恢复了一片寂静。舞阳才淡淡的道:“出来吧!”舞阳的心里似是升起一股兴奋,既然这俩人不是碧阁的,她们进了荷苑却一点事情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便是她俩有筋散的解药……凌珊很气愤的从底下爬出来,脸上满是不乐意,她从小到大,还没钻过底呢,都怨这个舞阳……“你诳我们……”凌珊指着舞阳,趁着照进来的月色,她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眸子。舞阳看着挡在自己眼前的黑影,淡声道:“我也救了你们,若是我刚才喊一句,你们此时已不在这里了!”“哼……”凌珊冷哼一声,找了个椅子坐下:“你以为我怕吗?”舞阳没再说话,她摸不清楚对方的底细,斗嘴无意。对于舞阳的寡言,凌珊有些不乐意了:“喂,我说你说话啊!”她站起来,又走到榻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舞阳:“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你也怕本小姐了?”舞阳闻言嗤笑一声,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她轻轻摇头:“我不是怕你,我只是有求于你。”她也不掩饰,直接说道。凌珊闻言傲娇的竖起小尾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哼,算你识相。舞阳,你想让我救你出去吗?”舞阳点头,她确实是需要人救,在这里等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那要是本小姐不乐意呢?”她看着舞阳,眼底闪闪异光,心里却是暗叫着有趣。这种情况,若是换成别人,早就一把泪一把鼻涕的哭求了,可是榻上的舞阳,却是淡淡的,好像给人一种事不关己的模样,但是,这分明又是她求人。舞阳摇头:“姑娘若是不愿,那舞阳也不勉强,只是,请姑娘为我送个信儿,告知我的……朋友,让他们得知我的下落便可!”凌珊正要说话,一旁的青袖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姐,都四更天了,别磨蹭了,快些救舞姑娘出去吧,若是少爷知晓了,小姐……”“去去去……”凌珊不耐的挥挥手,脸上尽是不耐烦,真是讨厌,都拿她哥哥说事。她一屁股坐在榻边上,眼神细细的拢住舞阳,伸手在她的脸上划过,嘀咕道:“长相也就一般吧,真不知道哥……”她的话顿了顿,又道:“那你让我送信儿给谁啊?”舞阳思虑了一番,道:“城郊有座大宅,门朝东开,门前有一株很大的榕树,你到那儿,找一个叫幕影的男子,告诉他我的境况便可。”凌珊闻言眸子倏地撑大,不可置信的看她:“你怎么会住在哪儿?”那里是哥哥当年特意为桑姐姐建造的,里面美得仿若仙境,旁人都不得踏入半分,有一回她偷偷进去,之后被哥哥知道,好生训了她一顿,连着两个月未曾与她说上一句话。如今,哥哥竟然让舞阳住了进去,难道,哥哥真的把桑姐姐忘了?真的爱上舞阳了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