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侯宁阳林玥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宁阳林玥是名称字叫《冠军侯》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书的作者是八字没一撇,接下来为大家重点介绍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七年戎马,却遭剥夺!一身挚爱,弃他而去!亲人不解,旁人唾弃,宁阳面不改色,亮出自己最后的底牌……

《冠军侯》 第五章 省点力气! 免费试读

“这跟你有关系吗?”钱峰面容冷鸷。

方才,沈连英在场,他或许还会给宁阳几分薄面。

如今,沈连英去了厨房,抽油烟机的轰隆,掩盖了他们的说话声。

“宁阳,我钱家的机密,为何要告诉你这种作奸犯科的小人?”

“你有资格听吗?你配听吗?”

“钱峰,你理他做什么?”宁雪面露厌恶之色。

“对了,你们钱家这次,真的打算和穹顶集团深度合作?”

“我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宁雪的突然发问,让钱峰愣了下,随即笑道:“当然。”

“那太好了,既然你们钱家和穹顶集团有深度合作,那钱峰,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个城中村的入驻名额?”

虽说,义父宁山河早已被宁老太逐出了宁氏集团,可宁雪仍在集团内部任职。

这一次,为了争取城中村的入驻名额,宁老太特地开了个会,并作出承诺。

只要谁能帮集团弄到这个入驻的名额,她就奖励十万元的现金,并且让他担任集团的行政总监。

这可让钱峰犯了难,再要一个入驻名额?开什么玩笑!

要知道,这次穹顶集团一共就开放了五百个入驻名额,本来数量就不多。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出面,也不过是为集团争取到了一个名额。

“钱峰,你就帮帮我嘛!”宁雪摇晃着钱峰的胳膊,一脸撒娇。

“这……”就在钱峰犹豫之时,宁阳突然开口:“放弃吧,他做不到的。”

钱峰当即勃然大怒:“宁阳,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宁雪同样一脸厌恶:“宁阳,你什么意思啊?你知不知道这次城中村的入驻名额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奶奶说了,只要能弄到入驻名额,他就奖励十万块现金!还会让他担任公司的行政总监!”

“如果我弄到了,爸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我们家也不用再过现在的苦日子了。”

“我都这么努力了,而你呢?却还在一旁说风凉话,你就是不盼我们家过的好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宁阳解释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故意恶心人是吧?还是说你是穹顶集团的董事长,能决定这件事!”

宁阳很想点头,承认此事。

可他清楚,即便他承认,宁雪也定然不会相信。

见宁雪眼中噙着泪花,钱峰温柔地帮她擦了擦,安慰道。

“放心好了雪儿,这件事,我肯定帮你,等晚上回去,我就问问我爸。”

“谢谢你,钱峰。”

恰巧此刻,沈连英端着刚刚烧好的两道菜肴走了出来。

“来来来!钱峰啊,趁热吃,这些都是阿姨的拿手好菜。”

原本僵硬的氛围,随着沈连英的到来,再次热络了起来。

“对了,钱峰啊,你们集团最近,有没有对外招工啊?”

“有啊,阿姨,怎么了?”钱峰放下碗筷,多少猜出了沈连英的心思。

沈连英拍了拍身旁的宁阳,笑了笑:“钱峰啊,我想你应该也清楚,宁阳刚从那种地方出来,还没有一个正经的工作。”

“所以……阿姨想让你帮他介绍介绍,正好你俩是大学同学,你应该对他很了解的才对。”

“妈,不用……”宁阳刚要解释,沈连英直接将他打断。

“安静点!妈没让你说话你就别说话!”

见沈连英也是好意,宁阳不好再多说什么。

钱峰面露难色:“阿姨,我与宁阳是大学同学不假,但这些年过去,现在的他,也不过是空有一张文凭罢了,大学里学的知识,恐怕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吧?”

“况且,如今我钱氏集团各个部门的岗位早已满员,我刚才说的招工,其实是指保洁安保部门这一块。”

“我看宁阳这几年下来,对于自身的锻炼,似乎并没有落下,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忙介绍,让宁阳进我钱氏集团,担任保安。”

讽刺,不屑,就差直接写在钱峰的脸上了。

“保……保安啊。”

沈连英手中的动作,顿时停下,一脸的尴尬。

“妈,我觉得宁阳当保安还是挺合适的。”一旁的宁雪也跟着附和。

“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再高级点的职位,恐怕没有一个公司会要他。”

宁雪口中的身份,自然指的是宁阳坐过牢这件事。

钱峰笑着补充:“阿姨,您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我钱氏集团的保安,工资可不低,比一些普通公司的白领还要高。”

说罢,他又看向宁阳,眼里满是挑衅的意味。

“宁阳,机不可失,你可以考虑一下。”

“不必。”宁阳开口拒绝。

空气,仿佛凝结,屋中氛围再度陷入沉寂。

想来,这次的饭局,要就此画下句号了。

“你们吃,我出去一趟。”

留下这么一句话,宁阳起身离去。

“小阳……”

沈连英没去阻止,她清楚宁阳的好胜心。

刚才的那番话,定是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离开后,宁阳在楼下的小卖部里买了包烟。

点燃后,深吸了口,看着店主和他媳妇为了孩子学习的事争地面红耳赤。

一根烟结束,宁阳拨通了沐菡的手机号。

“钱家的钱峰,说与我们穹顶集团有深度合作,你授意的?”

“没有啊宁总,这种事我肯定会事先通知您的,哪里敢擅自做主!”

“他说有,还很笃定,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宁总!。”

与此同时,楼上,钱峰仍旧高谈阔论,不断吹嘘自己的宏图伟业。

宛若如今的钱家,已然跻身十强一般。

突然,一通电话,终止的钱峰的吹嘘。

是他父亲钱永胜打来的,刚一接通,那头,便传来钱永胜暴怒的声音。

“钱峰,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事了?!”

“我惹事?没有啊爸,你为什么这么说?”钱峰一脸懵逼。

“还敢狡辩!穹顶集团刚刚取消了我们入驻城中村的请求,说是你在外胡乱吹嘘与他们穹顶集团有深度合作,被他们董事长给听见了!”

“你知不知道胡乱说这种话的后果?你个不长眼的东西,十分钟内,立马给我滚到公司来!”

“什么?!”

钱峰大惊,当场傻眼。

怎么会这样?

他刚才的话,分明只说给了宁雪,还有那个宁阳。

穹顶集团的董事长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了爸!”挂断电话,钱峰面白如纸。

身旁两人,看着钱峰这一脸焦急的神态,不解询问。

“钱峰?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雪,阿姨,我集团那边出了点事,我得赶紧回去处理,这顿饭就吃到这了,我先走了!”

钱峰焦急忙慌,朝着楼下赶去。

离开时,正巧撞见了抽完烟,回楼上的宁阳。

看到宁阳手中的烟,出于本能,钱峰脱口而出嘲讽道。

“居然还抽这么垃圾的烟!宁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穷酸样,学习好又怎么样,长得帅又怎么样?”

“到头来,还不是混成这副鸟样,女人都跟人跑了,做男人做到你这份上,也是够丢人的。”

宁阳一言不发,与钱峰擦身而过时,突然伸手,在他肩膀上轻拍了下。

“少说两句吧,省点力气,我估计,你爸这次,能打得你三天下不来床。”

说完,宁阳还冲他眨了眨眼,而后,便朝楼上走去。

楼道口,钱峰僵硬当场,额头冷汗扑簌簌直往下冒。

怎……怎么回事?

宁阳是怎么知道,他爸要找他麻烦的?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钱峰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应该……不可能吧!

莫非,宁阳,就是穹顶集团的董事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