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浅墨付兴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月浅墨付兴是著名作者卿本多娇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卿本多娇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她上兮,原本是只无忧无虑的小狐狸,虽得不到亲情,也没有朋友,但却独自活的潇洒恣意。可是当她遇到他,百里莫离,画风陡然突变。一次次被他爱,又一次次为他送命伤痛欲绝的她坠入轮回隧道,决定从此永不相见。可是,谁来告诉她,为毛她穿越到了现代还是摆脱不掉这个男人,为毛?上兮泪奔……从仙界天君到霸道总裁,看男主如何攻破女主。

《朕若成仙》 第19章: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免费试读

  今日,注定是个喜庆的日子,  一大早,上兮便被丫头们唤起来梳妆打扮,她也并不反感,只是想到自己就要嫁给凡少君,心中突然有些失落。  自从他为她挡下那一剑,她便下定决心此生非他不嫁,成亲也是她主动提出来的。  只是……为什么她心中竟如此苦涩?如此空虚?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一个伟岸的身影,上兮心头一疼,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暗暗提醒自己道:“上兮,别再胡思乱想了,你跟他,已经再无可能了!今日之后,你是凡少君的妻,再不可心系其他男子!”  “少夫人,时辰到了!”一个丫鬟进来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上兮暗自调整了一下心绪,蒙上盖头便任由一众丫鬟搀扶着走出了房间。  一路花轿到了大厅,上兮还未来的极掀开帘子,便被人打横抱起,不由一惊,却没有喊出声。她知道,抱着她的一定是凡少君。  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上兮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以后便是同自己相守一生的人了,她必须早早适应才行。  一路被抱进大厅,耳边是起哄叫好的声音,所有人面上都是愉悦的笑,除了一人。  月浅墨站在一旁面色沉寂看着那对新人,直到他们拜了天地。  昨夜如意阁的一幕,还有上兮房中的一幕,在他脑海中不短放大,月浅墨心头宛若刀割,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心里的那个人明明是他,却会选择嫁给别人。  可是,这是她的选择,他…无权干涉。尽管,她选择的那个人,将她的感情贬的一文不值。  他从来不会劝解,也从来不会挽回什么,尽管,他是如此的想要挽回。  随着天色越色渐暗,宾客们也已经吃喝的差不多了。  月浅墨面上虽没有什么变化,那双清明的眸子却染上了一层水雾,似是已经醉了。  奇怪的是,酒宴一开席,凡少君便不知去向,直到所有的人都相互搀扶着离开,他也没有出现。  明月高照,天色却是越来越晚了。  整个大厅内,只有一个身影,久久不肯离去。  月浅墨看着空荡荡的大厅,突然一股悲意涌上心头。紧接着是强烈的不甘!  没错,不甘!  凭什么他的兮儿要跟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伪君子成亲?而他,却只能远远看着,眼睁睁看着她走错路?  她的世界里可以没有他,可是,前提是,她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他可以放手,将她让给别人,前提是,那个人万比他待她更好!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他还要放手?为什么他还要眼睁睁看她跳入火坑!  “兮儿,不要!不要嫁给他!不要把自己交出去,不要!”  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他猛的起身,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  新房里,上兮安静的等着她的新郎官。两只手不停的揉搓,再揉搓。  今夜,她便是他的人了。不过这样也好,过了今夜,她也就可以定下心来,不再心存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唇边勾起一抹笑,却是有些连自己都未察觉的苦涩。  “吱嘎!”禁闭的房门自外面打开,一人脚步虚浮的走进来,一步一步来到她面前。  上兮心头一阵紧张,手中搓揉的动作更频繁了。他,还是来了。  那人用力摇了摇头,却怎么也遥不去心中猛生的执念。  “兮儿,或许你会怪我,只是,即便是死,我也甘愿!”心头如此想,他宽大的袖袍一挥,房间里仅有的一抹光亮消失,整个空间陷入黑暗之中,而下一秒,他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位置,胡乱扯下她的盖头便欺身压下,对她进行温柔却不失霸道的索取。  上兮一阵内心挣扎后,便不再阻止,任由他作为。  墨哥哥,兮儿再也不能想你了……眼角滑落一滴泪,上兮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  “嗯!”  一声婴宁,上兮自梦中醒来!只是当她看清房内摆设时,伸了一般的懒腰却硬生生僵在了半空中。  什么情况?脑海一阵短路,上兮再次打量了房间一眼。  这不是她的新房,倒很像是她在皇宫里住的房子。  还未来的及多思考,一个熟悉的宫女便来到了她床边。  “娘娘您醒了!”  “苏儿?你怎么……”等等,上兮看着一脸带笑的苏儿突然反应过来,这房间,还有这宫女,她这分明就是在宫里啊!还有,刚刚她叫自己什么?娘娘?  “娘娘,您怎么了?”苏儿见上兮看着自己***,上前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苏儿?真的是你?”上兮有些不确定的问。  “当然是奴婢了!娘娘,您是要再睡一会儿,还是现在起床洗漱?”  呃!上兮看着苏儿一如既往的侍奉她,却感觉有些诡异起来。  她昨日明明与凡少君成亲了,而且还和他……怎么一觉醒来,她就回到了宫里?  “皇上呢?”上兮觉得这件事太过诡异,或许只有月浅墨才能够解释的清楚了。  “皇上啊,他正在忙着会见外宾,可能这会儿没时间过来。”苏儿回答。  “这样啊!”  上兮有些烦躁的爪爪头发,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对了,你刚刚叫我什么?娘娘?是我听错了吗?”她是凡少君的妻子,自然是山庄的少夫人,怎么成了娘娘了?  “皇上说了,在宫里,大家必须这么叫您!”苏儿避重就轻的说完,怕是上兮再多问一句,干脆找了个拿早膳的借口直接溜了。  上兮一觉懵逼,谁来为她解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