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胎5宝:薄爷的心尖宠全文阅读 薄晏卿云初小说全本资源

《2胎5宝:薄爷的心尖宠》主人公叫薄晏卿云初,是寒汀晚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云初,你知道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晏卿的。”云初如何都没想到,九年,她对薄晏卿满腔滚烫的爱,却最终沦为了一个生育工具。心灰意冷之下,她假死逃离,只留下一个儿子。五年后,云初死而复生,身边还多了个娇软可爱的小公主。一夜之间,京城变了天。贵胄巨子的薄爷,屈尊降贵成了她的裙下之臣。撩她,爱她,疼她,将她宠上了云端。“薄爷,太太把李夫人的脸打肿了。”“她手伤着了吗?”“薄爷,太太把恩善小姐婚礼给砸了。”“太太消气了没?”“薄爷,太太又收购了几家公司。”“……”薄晏卿如何没想到,宠在心尖的小女人,竟还是个隐藏大佬。

《2胎5宝:薄爷的心尖宠》 第四章  她没死!? 免费试读

“化了?”薄晏卿冷眸扫过,“如何化了,请赐教。”

女人吓得完全不敢说话了。

她低下头,望着缩在她身后的程程,突然一耳光打在他脸上。

“快给崇君少爷道歉!”

程程猝不及防被打了一耳光,吓得瞪大眼睛,眼泪不断滚落。

“妈妈……”

“快道歉啊!赶紧和崇君少爷道歉!跪下道歉!”

薄崇君一脸厌恶地道,“我不要他和我道歉。”

他看向音音道,“我要他和音音道歉。”

顿了顿,薄崇君看向孟夫人,“你也要!”

孟夫人忙不迭点头,“好,好,崇君少爷,我马上和音音妈妈道歉!”

她牵着哭哭啼啼的孟程程,来到云初面前,小心翼翼地讨好道:

“音音妈妈,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这件事是我们程程做的不对,是我教子无方!希望您海涵,原谅我,原谅我儿子好吗?”

云初护着音音,不肯转身。

“音音妈妈?”

云初始终不转身。

她突然弯腰,将音音抱在怀里,匆促地扔下一句话。

“我接受你的道歉,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她抱着音音要走。

薄晏卿的眼神骤然擭住她。

这个声音……

“慢着。”

云初步子更急,抱着音音匆促离去。

薄晏卿反应过来什么,朝着她追去。

孟夫人紧张地迎上去,“薄总……”

“滚开!”

男人突然变得暴躁。

他一身势不可挡的气势,朝着云初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幼稚园门口。

云初迅速解锁,将音音抱上后座的儿童座椅。

望见女人脸上的紧张,音音好奇地道,“妈咪,你怎么了呀?你是不是也觉得那个叔叔很吓人,觉得害怕?”

云初笑得僵硬,“是啊。”

“没关系哦!”音音道,“音音不怕了,音音会保护妈咪的!”

“音音乖,坐好了,我们回家!”

“好。”

音音乖乖坐好。

云初动作利落地上了驾驶座。

她刚发动车子,便看到薄晏卿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

云初一脚油门,驾驶着奔驰迅速离去。

薄晏卿望着绝尘而去的奔驰车,拧了拧眉,一眼记下了车牌号。

京A802UQ。

……

柏岳集团。

总裁办公室。

薄崇君坐在地毯上搭乐高。

从幼稚园回来之后,薄晏卿的脸色阴沉得厉害,一直坐在电脑前,不离座。

薄崇君了解爹地,爹地现在心情很不好,很不好。

因此,他安静地拼搭乐高。

薄崇君遗承了薄晏卿沉默寡言的性格,即便五岁是一个男孩子最活泼好动的年纪,脸上却是与这个年纪不符的冷漠与成熟。

“笃笃笃。”

门突然敲响。

特助秦烈匆忙走进了办公室,对着薄晏卿汇报说:“薄总,人已经查到了,详细资料,我已经让人邮件发送给你了。”

薄晏卿点开邮箱。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护照资料。

那个他曾经以为安静葬在薄氏家族陵墓的女人,竟以另一个身份,出现在资料里。

“宋云初。”

资料中,五年来曾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容貌,以这样一个陌生的名字,展现在她眼前。

相片里,女人素颜美丽,墨发垂肩,皮肤白净。

“云初小姐改姓‘宋’,目前移民A国。”

薄晏卿冰冻的俊脸,毫无温度。

“她有个女儿。”

“宋韶音。”

邮件里,附带着一个四岁小萝莉的入园照。

照片里,宋韶音有着与云初一样甜美面容,可爱娇俏,一双眼睛,仿佛盛载着万千美丽的星辰。

秦烈有些犹疑地道,“据……据说,这个女孩是……是宋小姐和宋氏集团大少爷所生。”

“宋景砚?”

“是……”

薄晏卿的手骤然攥紧,骨节一阵泛白。

“住址?”

“宋小姐如今住在君悦府1栋1单元1801室,这处房产显示是她一年前独资两千万购入,据我所了解,君悦府只是只是她名下诸多资产的其中之一。”

“君悦府……”

薄晏卿靠回椅背,神容深暗。

秦烈小心翼翼地道:“华国的医疗市场份额,除薄氏之外,绝大多数,是宋氏掌控。当初云初小姐发生车祸之后,送去的医院,是宋家名下的私人医院。我猜,五年前那具遗体,或许不是云初小姐本人……”

薄晏卿俊脸更沉。

好。

很好……

她骗了他。

骗了他这么多年?

宋云初?

薄晏卿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凤眸中,已然暗红一片。

……

君悦府。

夜逐渐深了。

云初将音音哄到了床上,开始为她讲故事。

“最后,小人鱼又吻了王子的额头一下,用颤抖的手把刀子扔到海里,自己也跳到大海里去了。天亮了,人们找不到小人鱼,船边的海浪上跳动着一片白色的泡沫。”

念完《海的女儿》,音音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最后小人鱼化成泡沫消失了吗?”

“是呀。”

音音有些意难平,“小人鱼好可怜哦!那个王子和公主幸福地在一起,可她却变成了泡沫,这个故事不好听。”

“下次换别的故事讲给你听好不好?”

音音点点头,打了个哈欠,眼皮已经沉了下来。

“妈咪,音音好困了……”

“乖,音音早点睡,妈咪洗完澡就来陪你。”

“好……”

刚说完“好”这个字,音音闭上眼睛,竟是秒睡了。

灯光下,云初心疼地亲吻音音粉糯糯的脸颊,目光温柔。

浴室。

云初躺在浴缸里,温热的水,冲散一身疲惫。

她手掬起水,轻轻抚过身子,肩头的一道伤痕,清晰醒目。

这个浅淡的伤痕,看上去有些陈旧了,但是不难看出,这并非是普通伤。

伤痕下面纹了一道心电图,和一个日期。

2015年。

她在那天死去,又在那天重生。

云初触到伤痕,眸光冰凉。

从小到大,这是她身上唯一添的伤,伤口是愈合了,她心里的伤,却是刻骨铭心的。

一场车祸,她侥幸生存。

宋景砚为她封存所有身份信息,将她送去国外养伤。

与她一起被送去国外的,还有音音。

宋景砚说,她怀的是龙凤胎。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