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奕云露晓晓完整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江奕云露晓晓结局

江奕云露晓晓是作者一败涂地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洪荒巫王后裔重回校园,默默无闻的少年一跃成为赤手可热的人物,班花校花当小妹,还有暗恋学姐送秋波。昔日你们无视我瞧不起我,今日我扭转乾坤,翻云覆雨,五行八卦、符箓咒印,便是我的看家本领。生父不管,继母携带继姐蛮横压榨,今日我江奕云逆改天命,纵横都市,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重生巫王在都市》 第3章 半路夫妻硬如铁 免费试读

毕竟江志强整天吆五喝六的,没有正经的工作收入,全靠王美珠出去打工和吃老本,要不是江志强嘴巴甜会哄女人,王美珠早就跟他闹翻天了。

江志强虽然混账,但是也知道自己是住在王美珠家里,所以对王美珠言听计从,爱屋及乌的对程锦也是格外宠溺。

相对而言,从小到大都是对江奕云疏于照顾,而且见了面不是骂江奕云蠢笨就是骂他不上进,没有遗传他的智商,学习一塌糊涂。

只是现在江奕云还未成年,王美珠对江奕云再不喜欢,也不能落个苛待继子的名义,所以除了必要的交流以外,王美珠不会给江奕云任何母爱,也不会去特意的为难他。

好在江奕云也不喜欢跟王美珠交流,两人就像是住在一个屋檐底下的陌生人。

因为王美珠对江奕云的态度,所以程锦对江奕云也是冷眼旁观,她虽然比江奕云大一岁,但是目前也在县一高上高三。

程锦漂亮学习好,所以整日有人追,她能唱会跳,是个老师喜欢学生羡慕的主,似乎被王美珠培育的样样极好。

所以面对学渣一般的江奕云,眼神里总是带着高傲和不屑,似乎多跟江奕云说上一句话,就能染上什么脏东西一样。

所以她不许江奕云随便进她房间,在学校里也不许江奕云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免得同学们耻笑江奕云的时候,连带着把她也一并笑话了去。

江志强看不起江奕云的唯唯诺诺,却不知这全是他跟徐琴吵架打架带给江奕云的心里阴影。

自记事起,江志强除了说大话就是酗酒,要不就是对徐琴恶语相加,连带着江奕云小时候也被他打过不少次,徐琴作为女人只能默默忍受,这便给江奕云的留下了童年阴影。

确认欺负了也不知反抗,活在自己的恐惧之下,战战兢兢,不思学习。

而且有些自闭,换了继母之后,王美珠又有意冷落,怕这个继子长大之后惦记她的那点家产,所以更加忽视他。

江奕云没有特别好的朋友,也没有能说知心话的人,都快自闭成抑郁症了。

了解到江奕云的过往之后,少年叹了口气,“这便是现在的人族世界么?再也没有了洪荒时期的团结一心,人与人相互残杀,为了利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与从前的那些恶灵有何区别?”

江奕云默念咒语,手起手落,一掌劈开了石块,拿出了里面不知封印多久的南方离地焰光旗。

这旗大可混乱阴阳、颠倒五行,小可生火、吞噬鬼魅,从前大巫王在的时候,光凭他一己之力便能驱动先天五行旗,排成五行阵法,用来困人,十分好使。

因为先天五行旗本是盘古开天前先天五行之气凝结而成,其所具有的防御力绝对能排在洪荒大陆的前三甲,大巫王曾经总结它:“攻击一般,防御强悍”。

亿万年灵气稀薄,纵使江奕云元神强悍也抵挡不了灵气的亏缺,他盘坐床上继续吐纳打坐,循环运行体内元气。

南方旗本来是有成人一般的大小,现在只是缩成了小小的一只普通旗帜,而且表面脏乱,看起来跟没洗干净的抹布有的一比,以江奕云现在的修为连让南方旗变化成原形的能力都没有。

简而言之,就是空有一把无上法器却用不了。

所以江奕云用红绳把南方旗小小打了个结串成项链戴在脖颈上,因为被高领衬衫所掩盖,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有开门声音响起,江奕云缓缓睁眼,竖起耳朵听着屋外的动静,原来是王美珠回来了。

一般这个时候江志强都在外面跟一些狐朋狗友喝酒打屁所以王美珠做饭也只做三份,不会给江志强留饭。

到了饭点,江奕云不用人叫就自己出来吃饭了。

看到他一脸郑重,逗得王美珠直笑,“怎么脑袋磕水池里摔坏了,看起来呆呆的?”

对于经常挨饿的江奕云来说,能吃上饭是他最大的享受,而且那时候他们吃的还是没味道的生肉,先下吃到王美珠做的熟食,食指大动,一语不发的就开始吃饭。

“妈,你管他做什么,一整天都跟个神经病似的念念有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升仙似呢!”

程锦给王美珠夹了一筷子菜,两人对着江奕云评头论足,“锦锦,不许对弟弟这样说话。”

听到程锦这样说江奕云,王美珠斜眼看了他一眼,不痛不痒的训斥了一句。

“我才没有这样的弟弟呢。”程锦白了一眼江奕云,看到他不顾吃饭不说话,自觉没趣,也赶紧吃着饭。

饭很普通,一般的炒青菜,麻婆豆腐和一锅很稀的米稀饭。本以为江奕云会一言不发,没想到他完吃饭居然主动跟王美珠说话了,实在是不可思议。

“很好吃,谢谢王姨。”因为两人是半路夫妻,所以江奕云没改口,程锦也没有。

江奕云一向是半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所以王美珠第一次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他的时候,觉得这孩子无论是坐姿还是吃饭都显得利落大方,没有了从前的急躁不安。

程锦上唇咬着下唇,嘟着嘴:“切,马屁精。”暗暗鄙夷江奕云的行为。

她很看不惯江志强油嘴滑舌的作风,所以对于江奕云的这一套说辞,也当他是想讨好自己母亲而说的违心话。

不是说王美珠做得不好吃,而是这就是平常的菜平常的原料,也没比以前好吃到哪去。

作为女人谁不喜欢挺好听的,见江奕云主动亲近,王美珠也轻轻一笑,“饿坏了吧,多吃些,不够再添。”

“谢谢王姨。”江奕云表示感谢,他是由衷的觉得这饭比以前好吃了不知多少倍,再没有了从前的茹毛饮血的日子。

见江奕云突然变得乖巧,而且吃完饭主动帮忙洗碗,王美珠对他多了一份好感,当然也仅仅只是一份,毕竟人与人相处,看的是时间。

晚上,江志强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被王美珠赶去洗澡,江奕云听着他骂骂咧咧的声音,眼中带着淡淡疑惑,“原来人族的夫妻是这样相处的么?可是为什么江志强跟徐琴的相处与他跟王美珠相处的方式会不一样呢?人心真是复杂的东西。”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