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秋苒路南昌小说全免读 白秋苒路南昌第二章在线阅读

白秋苒路南昌是著名作者三桑无枝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白秋苒路南昌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落魄千金为查出家族灭门一案,不小心被卷入一场场阴谋之中。机缘巧合下遇见巡捕房探长路南昌。在他的帮助下,她屡破其案,不仅如此,他还帮她还找到了杀父仇人。为了报恩情,白秋苒打算以身相许。

《神探老婆上上签》 第二章:婚约作废请自重 免费试读

“喂,我告诉你们,男女授受不亲,你们不能毁我清白,喂……”

白秋苒喊破了嗓子也没人搭理她。

肖强将从白秋苒身上搜刮来的信封交给路南昌。

路南昌简单扫了一眼信封内容:“此人身份可疑,行为不轨,带回去仔细排查。”

白秋苒:“……”

从邱家回来,白秋苒便被丢进地牢,每天除了一顿三餐,再也没人管过她。

白秋苒盯着窗外,一声接着一声叹息。

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情况如何,邱家案件被破了没有。

开门的声音将白秋苒吸引。

她心头一喜:“你们是来放我离开的吗?”

牢门被打开,狱卒走上前将白秋苒带了出去。

白秋苒询问要去哪,却没人搭理她。

她从牢房被带到另外一间空房,房间里都是桌子,以及一些刑具。

看样子应该是审问用的。

白秋苒打了一个冷颤。

这些人该不会真把她误认为是杀人凶手,要严刑逼供吧?

伴随着开门声响起,白秋苒心跟着提了起来。

看着从外面走来的路南昌,白秋苒急切的解释着:“我不是凶手,你们抓错人了。”

“你见过有哪个凶手,会承认自己是凶手?”

路南昌的一句话,堵的白秋苒哑口无言。

“劝你老老实实交代我的询问,不然房间里的刑具,会挨个招呼在你身上。”路南昌警告道。

白秋苒咬牙。

现在巡捕房都这样,见人就抓,一言不合就动刑,毫无人性了吗?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邱家?不要跟我说路过,也别想着耍花招。”路南昌冷冷的说着,狭长的丹凤眼写满了凉薄。

双手紧握在一起,白秋苒解释道:“我是白家之女,我去邱家现场,也只是因为我们家跟邱家死法相似,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杀人凶手是不是一个人。”

“你还在撒谎。”

“我没有撒谎。”白秋苒反应有些偏激。

“据我所知,白家之人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灭门,无一活口。”

白秋苒嗤笑:“你不信可以去查查,白家是不是有一个很小就去国外留学的小小姐。”

路南昌给身旁的警卫使了一个眼色,会意后警卫离开。

没一会的功夫警卫拿着一本资料回来。

路南昌扫了一眼上面是内容,又看了一眼白秋苒:“就算你是白家小姐,也无法证明你跟邱家灭门案件无关,有谁可以证明邱家被灭门那天,你有不在场的证据?”

白秋苒面色一沉,回想起邱家灭门案件当晚,她心里一阵绞痛。

“看来你是不打算乖乖招人。”路南昌起身,走到摆放桌子的刑具面前,细长的手指在上面一一扫过。

那样子像极了暗中在提醒白秋苒。

垂在桌子上的手紧握在一起,白秋苒神色痛苦:“邱家灭门案那天,我在柳家,路探长不信可以派人去柳家排查。”

路南昌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离开后,审问室陷入一片安静。

直至那人重新回来,趴在路南昌的耳边汇报勘察回来的情况。

路南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神情紧张的白秋苒。

警卫前脚刚进来,后脚在另一名警卫的陪下,一身着西装的勉强男人跑了进来。

他快步跑到白秋苒面前,紧张的打量着她,见她没事,激动地将她抱在怀里:“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白秋苒用力的去推柳青鹏,脖子上的项链不小心挂在她胸口的胸针上。

白秋苒皱了皱眉,她烦乱的伸手去摘,因太过用力项链被拽折,吊坠从链子上掉落在地,刚巧不巧滚落在路南昌脚下的位置。

路南昌低头扫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神情有些恍惚。

他弯下身子,先白秋苒一步将吊坠捡起。

吊坠是一枚银戒指,上面是龙纹图案。

这没戒指,难道是……

路南昌将接着倒过来,果然在戒指里面刻有一个L的字母。

拿着戒指的手一抖,路南昌神色凝重的看向白秋苒:“这枚戒指你哪来的?”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跟路探长无关,麻烦路探长将戒指还给我。”白秋苒摊手,没好气的说着。

路南昌似是没有听到一半,狭长的丹凤一眼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白秋苒心里有些郁闷。

这人是神经病吧,拿了她的东西还这种眼神看他,搞得就跟她偷走他的东西一样。

白秋苒伸手去抢,却扑了一个空。

白秋苒更为生气,她怒斥着路南昌:“路探长这是什么意思,你手里拿着的是我的东西,就算你看上了,也不能强行占为己有。”

路南昌又看了一眼戒指,迟疑片刻将戒指丢给白秋苒。

“看好你的东西,别在弄丢了。”话落路南昌转身里离开。

白秋苒将戒指踹好,道了一句神经病。

在柳青鹏的保释下,白秋苒被带离巡捕房,不过她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开心,一路上走的很快,没有要等身后人的意思。

“苒儿,不要闹了,跟我回家好吗?”

白秋苒用力甩开男人的手,嗤笑道:“家?我家早在我回国之前,就已经被灭了,我现在哪里还有家?”

“柳青鹏,我麻烦你不要缠着我了,算我求你,不要在管我。”

“苒儿……”

“不要这样叫我,我与柳大少爷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这么亲密。”白秋苒厉喝道。

柳青鹏神色痛苦的看着她:“我知道你因为母亲的事情责怪我,但那都只是母亲一人的意思,不掺杂我任何想法。”

白秋苒深吸一口气:“我早已不是白家大小姐,我们之间的婚约也随着白家灭亡而毁,我们之间不会在有任何可能,所以恳请柳大少爷放手。”

“你真要这样对我?”

昔日的青梅竹马,当真要各奔东西?

回想他们曾经两小无猜,感情深厚。

可是现在……

柳青鹏不甘心好好的一段情缘就这样毁了:“苒儿,我知道你在赌气,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不与你争论什么,等你气消了我们在谈。”

“最近有什么困难及时来找我,我会尽量帮你。”

不等白秋苒回应,柳青鹏匆匆逃离,生怕她在说出一些令他伤心的话。

眉心紧锁在一起,白秋苒目光复杂的盯着柳青鹏渐行渐远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沉痛。

她怎会不知柳青鹏的好,只是她不能牵连他。

这几日邱家附近几乎是封锁的状态,每天都会有巡捕房的人轮流看守。

寻常百姓很难靠近。

白秋苒躲在一颗柳树后面,观察着邱家大院外的一举一动。

前后门都有人守着,她很难进去。

这样一直在外面候着,只会耗费时间什么也查不到,这让白秋苒很是头疼。

在看到街边买烟的小贩,白秋苒眼前一亮。

她拉过卖烟的小贩,手指着邱家大门口的两个人,趴在小男孩耳朵旁不知说了些什么,接着从兜里掏出一块银元给小男孩。

白秋苒躲到角落里,错眼不离的观察着给门口那二人送烟的小男孩,趁着小男孩转移他们注意力之际,白秋苒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悄悄进入邱家大院。

大院里因封锁区,并没有人把守,白秋苒登时直了直腰板,接着又扶了扶帽子。

就这也想拦住她。

白秋苒不屑。

她大摇大摆的走着,逛邱府就跟逛自己家大院一样,一会东看看,一会西看看。

走到厨房时,白秋苒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药味。

味道淡到只有刚进时,那猛的一瞬间才能闻到,但在房间里停留超过三秒,就很难在感应那种味道。

这种淡淡的药香,特别像被人处理过后留下来的味道。

原本的药味道到底得有多重,这都好几天了,门窗开着都没能散去。

白秋苒翻找着锅碗,试图想要从里面找出来一点药渣,线索。

锅碗都很干净,没有她刚一进门嗅到的那股味道。

白秋苒想,这线索怕是要中断了。

杀手在杀人之后,早就将线索清理好了,怎会那么轻易就找到。

身子靠在灶台上,白秋苒随手在篮子里摸起一根黄瓜吃了起来。

早起的时候着急查案,随便吃点就跑来了,现在她有些饿了,也顾不得身在何处,拿起来就吃。

目光来回在厨房里徘徊,白秋苒还是有些不太甘心。

检查好几遍,依旧没有查到蛛丝马迹。

就在白秋苒准备离开时,目光无意间瞥见灶台下的缝隙里,掉落一小片枯叶。

看着像是树叶,但却又不太像。

白秋苒单手托腮,陷入沉思。

这大户人家烧火的柴都是木头,也不用枯树枝,干柴火,何况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秋天才有的叶子?

白秋苒揣着好奇的心走上前去查探。

她捡起枯叶,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就是这种味道。

之前她一直观察灶台上面,从而忽视了下面,险些错过这么好的线索。

白秋苒从怀里取出帕子,小心翼翼将枯叶包好,放在包里。

这个枯叶,回去以后她一定要好好检查一下里面的成分,也许对案件有什么帮助。

又在厨房溜达一圈,找了点吃的,喝的,白秋苒又去账房。

杀人无非就是那么几点原因,情杀,仇杀,谋财。

去完账房,白秋苒又去书房,库房查了一圈。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门外响起一阵对话声。

“路探长,我们已经尽力了,该找的线索都找了,上面又催的紧,属下看这桩案子,就当是悬案得了。”

拿着红酒的手不断攥紧,白秋苒快步冲了出去,拦在两个人前面。

她怒斥着路南昌身旁的眼镜男:“没想到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实际上就是个败类。”

眼镜男被骂的满头雾水。

谁能告诉他这什么情况?

这女人谁啊?

白秋苒平身最讨厌的,就是随便敷衍了事的人,而且还是在这种大事上。

“不是,你谁啊你?”眼镜男手指着白秋苒,突然被劈头盖脸一阵怒骂,他心里窝了好大一团火气。

“你不配知道我是谁,我出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此次案件一点重重,所谓厉鬼索命不过是一个幌子,你们不可以草草结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