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周浩然沈夏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周浩然沈夏是著名作者江湖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周浩然沈夏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龙山之巅,八国高手大战,争夺龙主之位。神秘高手为国而战,一人,一剑,尽斩八国高手。 数月后,龙主归来。保护妻小,纵横都市,再战天下。

《不败龙主》 第一章 “龙主”归来 免费试读

大夏国,无数大屏幕被一则新闻刷屏。

“今日报道,最新消息,八国高手齐聚昆仑,我大夏国众多高手皆被打伤,八国高手大放厥词,说我大夏国无人!”

龙山自古以来,便有大夏武道起源之说。

八国古武高手在此败尽大夏高手,如此挑衅,简直是大夏之耻。

大夏五湖四海的高手,皆是赶去龙山,然而依旧没人能打击八国古武高手的嚣张气焰。

一时间,大夏国人士气低落,羞愤欲绝。

不过,就在三日之后,转折突然出现。

龙山来了一人。

一人,一剑!

半日后,一场旷世之战结束,八国高手的鲜血染红了龙山。

而洗刷大夏耻辱的那个男人,站在龙山之巅,脚下踏着八国强者尸体,仅仅说了一句:“犯我大夏国者,虽远必诛!”

“龙主”这一尊称也响彻海内外。因为这一刻他主宰了龙山,所有强者都拜倒于他。

这历史性的一幕被定格,强者傲然的姿态传播在大夏国的每一个城市。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也成了无数女子心目中的英雄,让她们痴迷,愿为英雄孤独终老。

一个月后,丰城。

村外,这里四处山明水秀,而在山脚,有一座新坟。

坟前跪着一名男子。

男子大概二十五六,穿着洗得发白的补丁布衫,一脸胡渣子,看上去特别沧桑。

此时,一名靓丽的女子在一名小男孩的带领下走来。

女子双十年华,穿着一双抢眼的红色高跟鞋,青色齐腿牛仔马裤下,那双又白又长的大长腿,让人目光流连忘返。

上身的白色衬衣将那身材装饰得更加高挑,瓜子脸,鼻梁高,特别是那幅墨镜,让女子更多了一分高贵的气质。

“小朋友,谢谢你了。”女子将一张大红票子递给小男孩,然后再取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青年大概二十来岁,但模样和那跪在坟前的男子有九成九的相似。

“应该是一个人吧。”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女子迈步走向跪在坟前的男子。

在男子身边停下,女子本想开口,但想到死者为大,她默默上了一炷香,这才看向男子。

“周浩然,跟我走。”

但,跪在坟前的周浩然,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一动不动,并未理会她半分。

女子柳眉微蹙,旋即从挎肩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红色票子,再次说道:“跟我去救人,这些钱都是你的,事后我再补给你二十万!”

她本以为,周浩然穷困潦倒,听说这几年若非村里人接济,早就饿死了,二十万足以令周浩然欣喜若狂,跟她回去。

但事情再一次出乎女子的意料。

周浩然依旧纹丝不动,如果不是他的手不时的将冥纸丢进火里,女子都会认为周浩然只是一个雕像。

周浩然自然不是雕像,也不是聋子。

事实上周浩然的心已经死了,因为他害死了对自已恩重如山的师傅。

自从被家族赶出家门,师傅和母亲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两个亲人。

五年前母亲病逝,他无能为力。

但师傅的死,是他一手造成。

上个月周浩然气不过八国强者的嚣张,跑去龙山大战八国强者,可他虽然取得胜利,却也被打得五脏俱裂。

是待他恩重如山的师傅耗尽毕生功力保住他的心脉,然后用增添十年寿元的万年人参王才将他的命保住。

但师傅也因功力耗尽大限到来,于三天前与世长辞。

周浩然长跪于此,打算随师傅而去。

女子的耐心终于磨光,声音冷了三分,“周浩然,二十万不少了,你还嫌少吗?现在去救的可是你女儿。”

闻言,呆若木鸡的周浩然眉头微皱,冷冷地道:“小姐,你找错人了,我还没结婚,所以更没有孩子,再打搅我陪我师傅,休怪我不客气。”

女子一听这话,差点气得没骂人,这混蛋为了抬高价钱,竟然说出如此畜生的话语。

不过,女子突然想到,周浩然似乎也不知道他有一个女儿。

想到此处,女子看着周浩然,问道:“五年前,你在同乐酒吧大醉,和一个女人过了一夜,还记得吧?”

周浩然身躯一震,那黯然的瞳孔,终于有了灵气聚集。

他抬起头来看向女子,尘封在心中五年的记忆,一瞬间涌了出来。

五年前,母亲因病去世,他心痛如绞,就去到女子口中的同乐酒吧。

在他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见到一个女人被人欺负,在那女人的脸上,隐约间好像看到妈妈的样子。

于是周浩然出手相救,教训了那群混混。

但他没想到那女子被人下了药,等他将那女人送到宾馆,女人的药性发作意识模糊,而他也酒精上头,糊里糊涂和那女人纠缠了一夜。

等他醒来的时候,那女人已经离开。

“你不是她。”周浩然摇了摇头,当晚他虽然大醉,但那个女人的样子,他记得大概。

“废话,我当然不是她,我若是她,必定将你废掉,告你不在妇女同意的情况下***,让你牢底坐穿!”

女子顿时叉腰骂道。

不过想到正事,女子连忙说道:“你别废话,快和我回去,不然你女儿就没命了。”

“我的女儿?”再次听到女子话中提到的女儿,周浩然心头一震。

他,有后了?

“哼,五年前那一夜后,我姐怀上了,还将孩子生了下来。”女子对此事显然很有怨气。

周浩然一阵沉默,看向师傅和母亲的坟,“妈,师傅,难道是你们在天之灵,不让孩儿随你一起去吗?”

他以为这个世上自已再无亲人,突然冒出来的女儿,让他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和期盼。

周浩然起身,却又摔倒在地。

跪的太久,脚麻了。

“喂,你别装啊,放心好了,等笑笑脱离危险期,我们会支付你二十万的。”女子柳眉紧蹙。

周浩然皱了皱眉,看了女子一眼,“如果你跪了三天三夜,我保证你一个月站不起来。”

女子本想反驳,但想起之前那个小男孩说的话,她眼睛微红,看周浩然的眼神少了几分厌恶。

不管周浩然怎么混蛋,但起码是个孝子。

“走吧。”片刻后,周浩然已经能行动自如。

见状,女子小口微张,她真有点怀疑刚才周浩然说的话了。

“我的女儿生什么病?”周浩然焦急的询问。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