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然徐少梵第15章 陈然徐少梵小说免费阅读

陈然徐少梵是著名作者执笔天涯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当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少年获得一部古老魔经后,他注定从卑微中崛起,于血与火中踏出一条极尽辉煌的无敌之路。倾情一生的柔弱师妹,命途多舛的冷傲师姐,生而为妖的神秘女子,魅惑众生的绝色佳人……征战一世,美人在侧。他之一生,宁负苍生不负卿。太古巨擘,灵古三帝,荒古五主,世间谁人敢言命不朽?这…仅仅是一个“我命为魔,万古称帝”的故事。

《玄天魔帝》 第15章 堵门 免费试读

陈然的话,犹如冰雪,让在场的众人莫名的感到一丝冷意。

但很快,众人内心便是涌现愤怒。

因为,陈然是废物。而被一个废物威胁,没有人会高兴。

尽管刚才走进去的人被陈然打出来,可在他们认为,一定是那人不小心,才被陈然偷袭。

因此,在他们眼中,陈然依旧是个废物。

“小畜生,有种你再说一遍。”那去九月林抓过陈然的青年名为沈飞,此刻他看着陈然,眼中一片冰冷。

他的修为已是开脉七层,肉身力量更是达到九牛。

这让他内心有着很大的自信,哪怕陈然真有打败七牛修士的实力,也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而此刻,陈然则是眉头微皱,一言不发。

“修为开脉八层,肉身力量更是达到惊人的十八牛?”他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仅仅一夜,他便是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陈然握了握拳头,感受到了其中澎湃的力量。

此刻,他感觉,即使眼前有一座山,他也能一拳把它轰碎。

“不过,这红色的灵气又是什么?为何我体内会出现两股灵气,还如此相安无事,各占一边?”

喜悦的同时,陈然也是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尤其是那红色灵气的出现,更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众所周知,每一个人体内只能存在一种灵气。这么说,并不是说无法修炼出两种灵气,而是若修出两种灵气,就无法在体内完美运行,必定会发生冲突。这样的结果便是灵气暴乱,损坏肉身。

此事,绝对是有弊无益的事情。古今敢如此做的人,都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而此刻,陈然却是莫名其妙的完成了这壮举,而且修为和力量还大大的提升。

“这事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陈然苦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弑魔夺灵经,想到了葬仙之法。

在他认为,自己身体的变化,必然与自己所修的魔经妖法有关。

“小畜生,问你话呢!想死么?”

徒然,一声暴喝打断了陈然的思绪,让他抬头看向前方。

“我记得,你也曾去九月林寻过我。”陈然抬头,看向一脸冰冷的沈飞,冷声开口。

“呵呵,当时是你运气好,没被我找到,否则你以为还能站在这里么?”沈飞冷笑。

“也对,幸好你出来的早。”陈然说道,意有所指,而沈飞却是以为他为此感到庆幸。

“你也不用多说什么,跟我走吧,魏行师兄应该会有很多话要与你聊聊。”沈飞戏谑开口。

“我会去,但不用你带。”陈然说道:“有些账,也是时候算一算了。”

“这可由不得你。”沈飞冷声道:“给我上,绑了这小子。”

顿时,一群人眼神戏谑的围了上去,心中无不存了好好收拾一下陈然的想法。

但下一刻,他们前行的脚步便是停了下来,眼神惊疑的看着陈然。

只见陈然浑身开始散发雄浑的气势,隐隐带着一丝血气,让他们感觉陈然就是一头噬人的凶兽。

他们不知,这是陈然九月里杀了太多凶兽,染上的一丝杀戮之气。

“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沈飞眼神也是有些惊异,但很快他便是怒喝,自己更是率先朝陈然冲去。

“你知道什么东西最可怕么?”陈然看着气势汹汹的沈飞,淡定自若的问。

“可怕你大爷!”沈飞大骂,浑身气势不断汹涌,一拳轰向陈然。

但下一刻,他眼中便是露出浓浓的恐惧,只见陈然只手便是抓住了他极为凶猛的一拳,身子没有往后退一步,反而把他一拉,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狠狠摔在地上。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在陈然面前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童。

“作为一个人,无知最可怕。”

陈然低喝,一脚踹在沈飞的肚子上,把他踹飞了整整十丈。

“你……”沈飞狂喷出一口鲜血,刚说出一个字,便是晕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以至于其他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看陈然,又看看远处的沈飞。

渐渐地,他们眼中凝聚出恐惧,内心更是大骂那些说陈然是废物的人。

陈然若是废物,那他们算什么?

“你们也想躺下么?”陈然冷声问。

此话一出,那些魏门之人顿时向后退去,额头冷汗直冒。

“回去告诉魏行,我很快就会去魏门找他。”陈然低喝,说完便是走入了屋子里。

刹那间,这些魏门之人便是狼狈的朝远处逃去,不敢多说一句威胁的话语。

而陈然,则是开始修理被踢坏的门。

“魏门,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们敢上门欺我,那我,便也去欺一欺你们!”

……

魏门所在的地方占地极广,是拆了整整三十间黄门弟子所居住的黑石屋建成。

此刻,一群人冲进了魏门,眼中有着慌张。

“怎么回事?”一个守门的魏门之人问,眼神惊疑。

在他眼中,在魏门之中实力靠前的沈飞是昏迷着,让人抬回来的。

“沈师兄被陈然打晕,此事要快些告知魏行师兄。”一人急急开口,眼中有着慌乱。

他可是听得很清楚,陈然很快便是会来他魏门。

“那个废物?”那人惊愕开口。

“他要是废物,我们就是一坨屎!”

“对,快去告诉魏师兄,让他叫人一起收拾陈然。”

“他可能一会儿就过来了,我们需要快点准备一下。”

……

听着这些人的话语,那人却是有些不以为然。他说道:“你们先进去吧,在这黄门,可没多少人敢在我们魏门撒野。”

那些人顿时大怒,但也知道跟他理论毫无用处,皆是急冲冲的走了进去。

很快,一人便是来到了一间幽静的居所前。

“魏师兄,沈飞师兄被陈然一招打晕。他等一下就会来我魏门,还请您亲自出手,底下的兄弟们实在打不过……”他恭敬开口,话语简洁明了。

“废物!”过了许久,里面传来一声冷喝。

“魏师兄……”那人脸色难看,不过还是再次开口。

但他一开口,便是被魏行打断。

“那废物要是来,你们便先拖着,我很快就出来。”

而也就在此刻,陈然来到了魏门。

他看着有些巨大的院子,眼中闪过冰冷。

这一次,他知自己有些鲁莽,如此上门挑衅存在了一定的风险。就如那常年闭关的魏战,不知会不会出来。

魏战若出来,他必定不是其对手。

不过,他不愿再忍。

“此事,我必须做,否则我心难平。而我如此拼命修行,又有何用!”陈然自语,向着魏门走去。

“你就是那个陈然?”就在此时,那守门之人看到了陈然,顿时出声问。

“去把魏行叫出来!”陈然答非所问,对着那人低喝。

“叫你大爷,就你这么个废物,老子就能把你收拾了。”那人大怒,看出眼前嚣张的少年便是陈然。

“你不是我的对手。”陈然冷声开口。

“找死!”那人低喝,手中长枪舞动,瞬间就是朝陈然刺去。

七牛之力!

一看那人出手,陈然便是察觉到了他的力量。

他看着很快便近在咫尺的长枪,缓缓伸出两指。在长枪快要刺到他身体的瞬间,他用力一夹。

瞬间,那力量十足的一枪便是再难寸进半分!

“怎么可能?”那人大吼,眼神惊骇,仿佛见了鬼。

这一刻,他才开始相信之前走进去的人所说之话。

他想后退,却是根本难以抽出长枪分毫。

他知道,唯有力量彻底碾压他,才可能发生这一幕。

这么一想,他看向陈然的眼神慢慢变成了恐惧。

他想到了放开长枪,但脑子一出现这个念头,他身子便是如利箭般,不由自主的射向大门。

“砰!”

坚硬的黒木大门瞬间破碎,而那人则是重重摔在地上,双眼一翻便是晕了过去。

陈然走到大门前,身子一跃便是摘下写着“魏门”二字的牌匾。

而后,他微微用力折断了牌匾,随手扔到一旁。

“大胆,竟敢拆我魏门牌匾!”

“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魏门撒野!”

“抓住他,剁碎了喂狗!”

……

随着大门破碎,以及陈然折匾的举动,那些在院子里修行,有些不明所以的魏门之人顿时大怒,眼神冰冷的看向陈然。

“去把魏行叫出来。”陈然不为所动,冷喝出声。

“找死!”一个魏门之刃大喝,身子一动便是朝着陈然冲去,一拳轰向他的脑袋。

“滚!”陈然低喝,闪电般一脚踹出,踹飞了那人。

“你……”众人大惊,感受到了陈然的强大。

“我再说一遍,叫魏行出来。”陈然冷声道。

“他……他是陈然,就是那个被魏师兄废掉一手一脚的废物!”徒然,一声大叫响起。

刹那间,院子里寂静无声,皆是眼神惊骇的望着陈然。

他们不知,这个在所有人眼中的废物为何敢如此嚣张,又为何敢在他们魏门撒野。

“怕他作甚,咱们这么多人,压都能把他压死!”过了许久,一声大喝响起。

此话一出,院子里的二十几人顿时摩拳擦掌,一个个凶狠的冲向陈然。

但很快,他们便是倒飞出去,比来时更快,更狠的速度摔在了地上。

“你们,太弱了!”陈然冷笑。

这一刻,所有人震惊陈然实力强大的同时,也觉得脸上被狠狠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这是极大的屈辱,尤其是被一个昔日的废物如此说。

而且,他们发现,陈然并没有走进魏门,而是站在大门前。

瞬间,他们便是反应过来,陈然这是在堵门啊。

果不其然,陈然的冰冷的声音很快便是飘到了他们的耳中。

“打人打脸,堵人堵大门。今日我见不到魏行,你们就休想走出去半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