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舞阳李睿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舞阳李睿是著名作者夏七汐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疼,全身火辣辣的疼,仿佛是被皮鞭狠狠的抽过,然后伤口上浸满了辣椒水,那股子疼,是从骨子里渗进去的……舞阳疼痛的想高声喊出来,可是,嘴巴好像被什么堵上了,她就是连出气都困难了!“唔唔……”好疼……“二姐……

《犯七出:王妃下堂寻夫郎》 第8章 免费试读

碧蕊出了房门,屋子里只剩下舞阳与锦瑟俩人。俩人一直打量这对方,谁都没有开口。一时之间,只余寂静。良久,那锦瑟唇角微弯:“早听说五妹妹有了身孕,不知这几日妹妹身子可好些?”一句话,让舞阳愣在当地,她下意识的道:“什么?”有了身孕?怎么可能……锦瑟眼底闪过一丝疑虑,面上倒是不曾变换神色:“妹妹忘了吗?新婚之夜医侍诊脉,说妹妹已怀胎一月有余,妹妹怎生这般不上心呢!”怀胎一月……新婚之夜医侍诊脉……这些,这些为何从未有人向她说起?舞阳皱着眉心,只觉心底一片凌乱。她突然想到,那日,碧蕊哭着说李睿让她认了之罪时双眼之中的闪躲,原来,她还真是了,而且,连孽种都有了……舞阳伸手按按太阳穴,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不劳烦你费心了,你说用得着我,不知有何事非我不可?”锦瑟朝前踱了几步,淡淡的声音传来:“不过是给你那个聪慧丫头的说辞而已,五妹妹莫要放在心上。”锦瑟说着,心底升起些许感慨:这才是舞家的大小姐吧,以前人们嘴里那个懦弱无争的可怜虫,不过是欺哄世人的假象吧?“如此,我便不留三夫人了,我需养胎,三夫人请吧。”舞阳冷冷的下逐客令,当务之急,她要弄清楚肚子里的事儿。锦瑟转过头来,看着舞阳,眼底闪过讥笑:“五妹妹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你当真要留着肚子里的祸害吗?”“是不是祸害,那得生出来才知道,三夫人请吧!”舞阳的话刚落,碧蕊端着一壶热茶从外面进来,眼睛红红的,方才的哭的痕迹还未消。锦瑟浅笑了一声,抬步往外走,边走边道:“五妹妹若是有什么疑惑之事,可来荷苑找我。”屋子里很快便静了下来,舞阳从未觉得像此时一样憋气,她的目光冷冷的扫过碧蕊,那样似针一般的锐利,刺得碧蕊直低头。“去,帮我找个郎中过来。”舞阳冷冷的道。碧蕊闻言一惊,眼底闪过慌乱:“小姐请郎中做什么?可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果然……舞阳心里冷哼了一声:“自然是不舒服,去吧。”许是舞阳眸中的神色太过凛冽锐利,碧蕊哆嗦着身子,唇被咬得发白,抬眼懦懦的瞅了几眼舞阳,却终是没有迈开步子。“怎么,你想让我自己去请?”碧蕊闻言再也禁不住,双膝一曲,扑通一声跪在舞阳的面前,噙着泪哭道:“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欺瞒小姐,只是……只是,小姐要打掉孩子,那是万万不能啊……”舞阳冷冷一哼:“你以为你能瞒到几时,过些时日肚子显了,你以为我会不知道?”真是,她自己肚子里多了什么,她岂会一直察觉不到?碧蕊哭着一直磕头,额头上已是猩红一片:“呜呜……小姐,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只求小姐不要打掉孩子,不然,那会要了小姐的命啊……”舞阳双眸一眯:“为何不能打掉孩子?这个孩子是谁的?”肯定不是李睿的,新婚之夜她就已怀胎一月有余,显然不是新郎官的。那么,是谁的?碧蕊哭着摇头:“奴婢不知,那晚是幕影送小姐回来的,呜呜……小姐满身都是血,人也是破败不堪,幕影为小姐服了药,只说要奴婢好生照顾小姐,然后就走了。”幕影?“那为什么不能打掉这个孩子,我此时嫁给了李睿,肚子里怀得这个孽种,只会害死我……”事实上,已经害死她了……碧蕊闻言眼泪直流,哭得一个劲的给舞阳磕头:“小姐……小姐不能啊……”“拿掉孩子,小姐体内的七绝毒就会被催出来,孩子离体之时,便是小姐绝命之日。”一阵清冷的音色传来,舞阳猛地侧目望去,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通体黑衫的男子,舞阳认得,正是幕影。幕影似漆的眸子定定的看向舞阳,仿佛是一盏浓墨,拢住了她的心神。“小姐体内中有七绝毒,多年来将军一直用药压制,才未曾发作,可是……”幕影的声音倏地变冷,神色之间带了些嗜血的恨意:“可是,将军辞世之后,有人趁机给小姐下了断魂散,催动了毒发,若不是小姐那日……偶遇意外,此时小姐早已……”他的话顿了顿,又道:“这个孩子,此时便是七绝毒的受体,等到胎儿成型与母体分娩,那时属下运功将毒尽数逼到胎儿体内,小姐的命方可保全。”舞阳的秀拳捏紧了几分,道:“若是七绝毒发,我会如何?”幕影的眼底闪过一丝黯淡,视线移开,良久才说道:“前七日,小姐会身体溃烂,生不如死,七日后,小姐就会成为一个被人操纵的傀儡,而且,每七日身体必痛不可忍,周而复始,直至……小姐命断。”嗬……舞阳只觉得可笑,她为求一解,不惜身死,却不曾想,真正的苦难,才刚刚开始。这是前世的因还是后世的果?若都不是,那又为何让她来收拾这具身体留下的烂摊子?“呼……”她长长吐了口气:“那么,这孩子究竟是谁的?”总得有个主吧?幕影脸上划过浓浓的懊悔,他的双拳捏的死紧,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属下不知,那夜属下找到小姐时,小姐已经昏迷了,日后小姐也未说及此事。”舞阳心里苦笑了一声,看来啊,这还真是个其父不详的种了……“都下去吧,我想歇一会儿。”舞阳有些疲倦的摆摆手,径直走向里屋,身子倒在榻上,没多会儿,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外间,碧蕊红着眼眶看向幕影,低声道:“幕护卫,无忧决的事,要不要告诉小姐?”小姐此刻将一切都忘了,他们该……幕影凌厉的眸色一扫,冷声道:“不可,小姐体内的毒一日未除,便存着毒发的危险,此时小姐忘却了前事也好,不然他日若是毒发,那将军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