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老婆上上签全文免费阅读 白秋苒路南昌目录

火爆新书《神探老婆上上签》是来自三桑无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白秋苒路南昌,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落魄千金为查出家族灭门一案,不小心被卷入一场场阴谋之中。机缘巧合下遇见巡捕房探长路南昌。在他的帮助下,她屡破其案,不仅如此,他还帮她还找到了杀父仇人。为了报恩情,白秋苒打算以身相许。

《神探老婆上上签》 第三章:她能找到凶手 免费试读

“你谁啊,我们凭什么听你的?”眼镜男嗤笑,看待白秋苒的眼神尽是不屑。

“因为我可以帮你们查到真凶,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一定会将凶手揪出来。”白秋苒面色严肃,语气坚决。

噗,哈哈……

眼镜男捧腹大笑:“我说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跑到这里发疯,南昌,你这手下士兵看守能力真差。”

路南昌从白秋苒靠近那一刻,眼睛就一直不曾从她身上离开。

就算家里落魄了,也不至于贫穷至此,跑到死者家里偷窃,有失风化。

路南昌在心里告诉自己,面前这人,一定不是他所认识那个人。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至少他认识的那个女孩,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路南昌收起复杂多变的情绪,冷冷的警告道:“你在敢捣乱,我一定会把你在抓回所里,蹲半个月。”

“我没有捣乱,我真的可以查出真凶。”白秋苒解释道。

生怕路南昌不信,白秋苒从厨房找来的枯叶交给他,解释道:“若我没猜测错,府中的人一定是服用了大量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然后又在一些外力的推动之下,才导致他们产生幻觉。”

“我刚刚去查过账目,以及府中人员名单,账目倒是没什么太大问题,但也不是不存在疑点,但人员却存在很大问题。”

“据我所查阅名单所知,邱府上下有一百五十八人,可死的,大大小小算起来,也就才有一百五十三人,不算发疯那孩子,还缺了四人。”

“这么大的漏洞,巡捕房不会不知道吧?”

路南昌不由多看白秋苒一眼:“你观察的都挺详细。”

白秋苒傲娇的说着:“想要办案观察,自然要详细一些,真相就在细节里。”

“不过我很好奇,你与邱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费心尽力的帮忙查案?”路南昌问道。

“路探长记性可真差,昨天说完的话今天就能忘,你是鱼吗?”

路南昌:“……”

还从来没有人敢像白秋苒这样跟他说话。

白秋苒嫌弃的瞪了一眼眼镜男:“何况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惨死,就算我不为了自己,也不能视而不见,我可不像某些人,明明身居高位,职责所在,却要选择敷衍了事。”

“在其位不谋其职,真不知道巡捕房,怎么让这么一个人进去当差,积累民怨。”

眼镜男一噎,他手指着白秋苒,气的你了个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一旁看热闹的路南昌觉得有些好笑,她这伶牙俐齿是本事,倒是一点也没变。

白秋苒没好气的说着:“你什么你,我说错了吗?”

路南昌伸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拦住了要发飙的眼镜男。

“你确实有一点本事。”

双手环抱与胸口,白秋苒傲娇的说着:“那是自然。”

“不过这点本事还不够做什么,何况你就是个寻常百姓而已,这件案子牵连甚广,劝你还是不要插手。”路南昌警告道。

白秋苒面色暗沉,她还以为路南昌是想要夸赞她,可谁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若是我非要管呢?”

“惹上不该招惹的人,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走了两步路南昌接着又道:“我允许你在其中调查,但最好不要打着巡捕房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

白秋苒禁了禁鼻子,小声嘟囔着“就你这样子,我躲还躲不及呢。”

按照人员名单地址,白秋苒一家一家接着找起,去他们的住所,找邻居询问。

可惜刚有点线索,却全部都中断了。

白秋苒拉拢着脑袋,颓废的走到喧闹的街市上。

她已经按照那几个人的地址去找过了,结果那些人的邻居们说,早在邱家出事的一个月前,那些人就已经搬离。

至于去哪了,没人知道。

四个人一起离开,看似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

奉天这么大,想要找起来难如登天。

何况那些人在不在奉天还不知道。

她现在没钱没势,拖不到关系,找起来人老形同大海捞针。

想到权势白秋苒眼前一亮,对啊,她怎么把那个家伙给忘了。

白秋苒被拦在巡捕房门口,她费劲唇舌,对方也没有要她进去的意思。

跟他巡捕房门侍絮叨的她嗓子都快要冒烟了。

“我找你们探长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麻烦您通知一下你们探长好吗?”

“我们探长不在,您请回去吧。”

“怎可能不在,我明明看到你们探长的车就在门口。”白秋苒有些抓狂。

“什么人?”

身后响起一声雌性而又好听的声音。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白秋苒心头一喜,熟络的打着招呼,就像遇到多年老朋友一样:“哎呦路探长,您可算回来了,您不知道,我等你等了花都谢了。”

“怎么是你?”路南昌皱了皱眉。

白秋苒撩拨着鬓角的碎发,她长得有那么不招人代见吗?

“路探长,我今天来呢,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要寻求您帮忙。”

“我跟你素未相识,为什么要帮你?”路南昌上下扫了一眼白秋苒,心里认定这个女人挺厚颜无耻。

白秋苒尬笑道:“怎么能素未相识呢,我们前几天还在一起相聊甚欢呢。”

路南昌嗤笑,相聊甚欢,这话她也敢说。

见他要走,白秋苒急忙跑上前去拦截:“我说路探长,我们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你已经严重耽误我的时间,我有权派人逮捕你这个无赖。”路南昌略有一丝不悦。

这几天他已经派人去查有关白秋苒的真实身份,在一切都还没盖棺定论之前,他不想见她。

白秋苒嘴角不自觉向上抽搐,她怎么就变成了无赖?

“难道路探长不想查出邱家灭门惨案的真相,身为探长,你希望看到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白秋苒冲着路南昌背影喊道。

脚步微顿,路南昌迟疑几秒,问道:“你找到杀人凶手了。”

“虽然暂时还没有找到,但我想在你的帮助下,我一定很快就能抓到真凶。”白秋苒提着裙摆,快步跑上前。

路南昌转身,正视着她:“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白秋苒将事先写的名单递给路南昌:“这里面的四人都是可疑人,我想让路探长帮我找他们四个。”

“路探长不好了,出事了。”臻白气喘吁吁的说着。

因跑的太快,此刻已满头大汗。

“什么事?”

“大西门发现一具女尸。”

路南昌扯过白秋苒递来的纸条,快步向车走去,白秋苒却先他一步。

路南昌面色一沉。

白秋苒咧嘴一笑:“路探长不要那么小气,我也想去大西门,你就捎我一段。”

事态紧急,路南昌也没时间跟白秋苒计较,坐好后吩咐臻白开车。

几个人赶过去的时候,大西门围满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熙熙攘攘吵闹着。

巡捕房的人将他们清开,这才推出一条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