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已去爱己荒凉小说温瑾君少淮目录阅读

再也找不到她的半分痕

迹“锦锦,肚子饿吗?想不想吃点东西?”罗谦扶着罗锦来到

院子里的石桌边坐下,那小心谨慎的样子惹得罗锦都忍不住

咯咯的笑。

“哥,是你太紧张了,我没事啦。”她又不是瓷娃娃,怎么

会一碰就碎了呢?

哪料罗锦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刚刚才醒过来,身体

还不太好,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妹妹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

罗谦恨不得时时刻刻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好好盯着,以防她出

现半点意外。

迫于罗谦的“淫威”,罗锦不敢再有异议,只好乖乖的听从

安排,坐在桌边等着罗谦把食物端过来。

在罗谦要离开的时候,罗锦忽然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

面对罗谦不解的目光,罗锦甜甜一笑:“长兄,我等你回来。”

在看到这个笑容的一瞬间,罗谦有一瞬间的恍惚。

罗锦此时流露出来的娇憨的笑意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另

一个人——温瑾。

那天他将温瑾送去护城河边,然后起身离开去购置花灯

材料的时候,温瑾也是这样拉着他的袖子,笑的好像一个不

知世事的小朋友。

她说:“罗大夫,我等你回来。”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温瑾露出那样天真无邪的笑容。而

此刻,这样几乎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的笑容出现在了罗

锦的脸上。

看到罗谦愣了半天没动,罗锦有些疑惑,轻轻地叫了一

声:“长兄?”

这声长兄瞬间把罗谦的神智拉了回来,他勉强朝罗锦笑

了笑,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罗锦现在用着的是温瑾的心

脏,因此就算两人有些相象——也是正常的吧?

心里的不安渐渐被压了下去,罗谦的神色也恢复如常。

锦锦刚刚醒来,需要多吃点好的把身体补补,现在可不是想

那些有的没的的时候。

远处有凉风吹过来,罗锦忍不住舒服的眯了眯眼,再睁

开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小院门口好像站了个男人。

锦衣玉冠,看起来不像是凡家子弟。

或许是那个男人的目光太过炙热,连带着罗锦的心口也

微微烫了起来。不知为何,她对这个男人有一种天然的亲

近,即便是被这样赤裸裸的注视着,也没有生出半点反感。

完全没有刚见到罗谦时那种惊慌的感觉。

应该是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吧?罗锦如是想着。

君少淮的眼神重重的落在罗锦的胸口处,如今那里跳动

着的,是温瑾的心脏。如此鲜活,却是在支撑着别人的生

命。

他忽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你是谁?”犹豫半晌罗锦还是开了口,她潜意识里觉得眼

前的男人不像坏人,“请问你来这里是找长兄有什么事吗?”

这些天里罗锦隐约知道了长兄是一个大夫,似乎医术还

很不错的样子,经常有人来找他看病。如果这个男人也是来

找罗谦的,那就说的通了。

不知怎的,罗锦觉得自己心里漫上一层淡淡的失落。

“不。”男人轻启薄唇,声音很好听,“我是来找你的。”

罗锦一愣。

“准确的说,我是来找你的心脏的。”君少淮的眼神好像很

重,盯得罗锦几乎要窒息。她看见男人微微一笑,带着几分

薄凉,“你胸膛里的这颗心,是我夫人的。”

“心?”罗锦完全处于茫然的状态,什么心脏是别人的,他

这是什么意思?

“呵,罗谦没有告诉你吗?”君少淮露出一点讽刺的笑容,

他的眼神仿佛可以穿透罗锦的胸口,盯住那颗跳动的心脏,

“罗谦为你换了心你才能够活下来,而那颗心,是我夫人的。”

“你夫人的?”消息冲击太大,罗锦一时反应不过来,换

心、他夫人,一个词和一个词串联在一起,撞的她头昏脑

乱。“锦锦!”罗谦忽然从后面走过来,将罗锦护在怀里,警惕

的看着君少淮,“不知道王爷纡尊降贵来草民这里所为何事?”

“你没有告诉她吗。”君少淮的语气十分冷漠,然而停留在

罗锦身上的目光又奇异的温柔,“你没有告诉她她现在到底是

在延续谁的生命?为了让她恢复健康,有人付出了多大的代

价?”

罗谦咬了咬牙,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会告诉她的,但是

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君少淮的脸色比他更不好看。

“锦锦,你先回去吧。”罗谦勉强笑了笑,剩下的话不适合

罗锦听。那些罪恶的过去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罗锦是无辜

的,没必要背负着这些东西度过余生。

罗锦虽然还有些茫然,不过她也看得出来长兄应该是有

苦衷的,于是便点了点头乖乖的进屋子去了。在迈进去的一

瞬间,她忽然转过头,对着君少淮朗声道:“哥哥,你真好

看,但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君少淮一愣,心脏某处不知被什么东西击中,酸涩的一

塌糊涂。

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遇见温瑾,她冲着他笑的很甜,

叫他哥哥,说你长的真好看。

而刚才的那个女孩,竟然有一瞬间盖过了她的影子。

“王爷,答应你和瑾瑾的事情我一个都不会忘,但是你也

看到了,我妹妹现在很虚弱,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够恢复

健康。那些过于沉重的东西……不适合她。”罗谦的神色十分

平静,公事公办的态度就好像罗锦只是一个与他没有任何关

系的普通病人。

君少淮收回自己的目光,没有说话。

了罗谦叹了一口气:“瑾瑾已经不在了,我会信守承诺让

我妹妹替她继续活下去,王爷您也该往前看了。”他在说服君

少淮的同时也在不断努力说服自己,只有这样想他心里的负

罪感才能减少一些,他心中的痛苦才能够得到缓解。

罗谦的话再一次刺痛了君少淮,但是同时也再一次提醒

了他。温瑾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现在活着的人是罗

锦,就算她们真的有某一瞬间无比相似,她也不是温瑾。

他的温瑾再也不在了,天地之大,他再也找不到她的半

分痕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