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彦艳免费小说 苏离彦艳在线阅读

苏离彦艳是作者花鱼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下面看精彩试读!这是一个新的故事,练气士苏离重生来到地球,以外的被租出家门…

《都市弃少是法师》 第4章 符 免费试读

汪鹏听了苏静雯的话,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苏离,心里已经将苏离当成了一个残废,回头他一定要叫人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打断手脚。

不过苏静雯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脸继续留在这里,只能灰溜溜的转身离去。

苏离看见汪鹏的眼神,当然知道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不过他几天来就做这一笔生意而已,做完就立即离开,哪里还会顾得上别的。再说了,他根本不怕这个汪鹏。

“你这里的‘清神符’我都要了,多少钱。”见汪鹏走远,苏静雯急切的说道。

苏离拿起那两张‘清神符’说道:“这符箓是我呕心沥血的作品,当然不会多,只有两张了。你只需要用这一张好点的就可以了,至于另外一张如果你用不完,可以用玉盒保存起来,一般十年内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两张一共三万块钱。”

说着苏离拿起两张‘清神符’递给苏静雯,并且给她指出了那张接近一级的‘清神符’。

苏静雯收下了两张符箓却开了一张五万元的支票给苏离,苏离不是一个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人,又拿起一张‘护身符’和一张‘火球符’递给苏静雯说道:“既然是五万,这两张一起给你好了。

这一张是‘护身符’,你回去做一个香囊挂在身上就可以了,至于‘火球符’是防身用的,遇见歹徒直接砸过去说一句‘临’就可以了。”

见苏离不愿意占自己的便宜,苏静茹心里对这两张符箓抱着的希望就更大了,这苏离怎么看都不是一个骗子。听见苏离的话,连忙问道:“大师,不知道这‘清神符’怎么用?”

苏离收起支票说道:“一样,也是将符箓扔向病人,然后说一个‘临’字,就可以了。”

“那个,不知道大师贵姓,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我的母亲,我可以双倍付钱给大师您。”拿到‘清神符’过后,苏静茹感觉到自己烦躁的心情似乎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而且这看起来犹如一张纸似的符箓,还有一些份量。对苏离更是有信心,这才动了请苏离的念头。

苏离当然不会和苏静雯一起去,只是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用去了,这张符箓肯定可以救人。”

苏静雯和那名叫小越的女子见苏离不愿意和她们一起去,只能拿着两张符箓急切的想回去试试。

苏离见两女离开,转身就收了摊子,去银行兑现支票去了,现在他急需要钱。

……

“雯姐,这人戴着大墨镜,而且脸都看不清楚,汪鹏的话也有一些道理,我想他很可能是一个骗子。”虽然明知道苏离是骗子,但是叫小越的女子还是委婉的说道。

苏静雯叹了口气,她何尝不知道苏离是骗子,但是就算知道他是骗子,她也必须要试一试,因为她不想放弃任何可以使她母亲苏醒的手段,就是明知道被骗也要试一试。

见苏静雯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保镖小越似乎知道她的想法,神色有些黯然,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苏离拿到了五万块钱,第一件事就是出去找个地方住,因为现在他需要一些药材来炼制一些药液,在学校里面太不方便了。还是出去租个房子方便一些,虽然宿舍几个月也见不到其余几位同学的影子,但是他的东西都属于机密,可不想就这么暴露。

只要有钱,在宁海找一个出租房虽然容易,但是满足苏离的却很少见到。因为他需要居住的地方不但要安静,而且最好环境清新,甚至还要有一个每天可以练武的地方。

他现在修炼是很难提升了,但是他以前的世俗武艺却不想丢下,总要有一个自保的手段才行。

宁渡区和苏离现在上学的宁海大学正好是一南一北,虽然在一个城市,但是相聚却足足有三十多里地,苏离找到宁渡的时候天色已经临近傍晚时分了。

之所以想找个远点的地方居住,苏离处于两个方面考虑,一个是不想让自己的底细被学校里面的人知道,还有一个就是他希望以后去学校都用跑步,这样可以锻炼他的身法。

正当苏离认为今天已经是找不到住处的时候,一股散发淡淡灵气的小院出现在他的面前。让苏离惊喜的是,这个小院外居然还贴着一个‘有房出租’的字样。

还没有进这个小院,苏离已经决定就租这个院子,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灵气相对来说还不错。

“你找谁?”院子门在苏离的敲打下被打开,说话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说完还一边打量着苏离。

苏离却忘了回答这位妇女的话,因为他看见了院子里面竟然有一株‘银心草’,难怪有些灵气溢出,竟然有这种药材。不过只有一株而已,实在是太少了。‘银心草’可是炼制聚气丹的主要灵草,怎么在灵气贫乏的地球有的?

苏离强压住心里的激动,面对看向自己有些奇怪的大妈连忙说道:“阿姨,我是看见这里有房出租,我想租下来。”

听见苏离的话,这大妈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是租房的。连忙将苏离让了进来。

一番交涉下来,苏离才清楚,原来这个院子有东西两个房间,还有一个客厅,客厅房东不想出租。西边的房间已经被一个房客租走了,而东边的原来是房东住的,但是现在房东要去宁北区儿子那里,就想将东边也租出去,正好遇见了苏离。

让大妈没想到的是,她报出的一千一百块钱一个月,这看起来并不是很有钱的小伙子,居然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付了一年的房租。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苏静雯回到自家的私人疗养院,第一个看见的居然是自己的父亲,自从母亲成为植物人后,父亲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入了官场。就是母亲的公司也是苏静雯的在打理,只是她也因为母亲的事情,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很是乱七八糟。

但就是这样,父亲也没有过问过,很少到苏家的私人疗养院这边来看望母亲。但是苏静雯不知道今天父亲为什么来到疗养院这里。

“哼,我不来,你还不知道怎么去折腾,家里买回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居然连符箓这种事情都可以相信,是不是下一步就是跳大神的都要请回来了?”苏建中脸色很是阴沉,很明显对女儿很是不满。

苏静雯一听,就知道汪鹏告密了,心里对这个驴子拉屎,只有外面光鲜的家伙更是不耻。不过她对自己的父亲也很是不满,居然就此沉默,不想回答。

“怎么,说不上来了,现在你立即将家里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苏建中口气强硬的说道。

“爸爸,妈妈生病后,你做了什么,你只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来看过她一次,这几年来,你在哪里?你扪心自问,你对的起妈妈吗?我做什么,我心里清楚,我不用你管。妈妈也重来都没有责怪过你外面养着一个女人,但是你自己呢,有半分考虑过妈妈吗?”苏静雯沉默半晌,忽然爆发出来。

“你……”苏建中脸被说的一阵红,一阵白,举起手掌就要给女儿一巴掌,但是看着女儿倔强憔悴的神情,手再次慢慢放了下来。

他心里清楚,自己还真的没有资格说自己的女儿什么,他的确对不起妻子和女儿。妻子的公司现在是女儿在管理,他也没有帮过什么忙。

“好吧,我知道我管不了你了,我只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迷信,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难道连这个你都不明白。不要因为一个街头的神棍,和汪鹏有些隔阂,要知道忠言逆耳。”苏建中有些无奈的说道。

苏静雯心里冷笑,她当然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她和汪鹏走近,父亲想要再上一步,就必须有汪鹏的父亲帮忙。而他父亲苏建中虽然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但是苏家重点培养的人却没有她父亲的名额,没有苏家帮忙,苏建中如果自己再不找关系,也许他这一辈子就停留在市长这个位置上了。

事实上苏建中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汪家的势力不比苏家小,而苏家并不是京城那些超级大家族,培养的对象只能是那几位有潜力的。他可以到市长,确实已经到头了。而且他已经快五十岁了,如果他自己再不借助外力,也许他将渐渐的淡出苏家的视线。一旦他借助汪家的力量再进一步,说不定老爷子会重新开始审视他的潜力。

虽然知道父亲的打算,不过苏静雯却并没有说什么,汪鹏虽然长相英俊,但是在苏静雯看来,只是一个绣花枕头而已。说他是驴子拉屎外表光,里面全是老粗糠,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他。

见到转身进入她妈妈疗养的房间,苏建中张嘴想说句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他明白自己的心思对女儿确实不利。想了想,也跟了进去,不过他只是站在门口,却没有勇气去面对昏迷了三年依然没有醒来的妻子。

床上躺着一位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和苏静雯也有三分相像,不过却紧闭着双眼,眉头似乎有些微微皱起。

看见苏静雯进来,一直坐在床头的护工阿姨连忙站了起来,和苏静雯打了个招呼,退了出去。

看着依然昏迷着的母亲,苏静雯眼圈一红,都几年了,虽然她一直没有放弃,但是这其中的苦楚她却没有办法向别人哭诉,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扑在母亲的床头痛哭一番。

取出苏离卖给她的那张两万块钱的‘清神符’,苏静雯有一些恍惚,虽然明知道这符箓应该是骗人的,但是她就是遏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似乎这符箓下去后,母亲真的会醒过来一般。

看着有些自欺欺人的女儿,苏建中摇了摇头,却没有继续说话。他想等女儿用完这个符箓后,他好好的和女儿谈一谈。

苏静雯忽然站了起来,退后两步,一扬手,手里的‘清神符’就被扔向了床上躺着的女人,同时口中轻喝一声‘临’。

看着就犹如神棍一般的女儿,苏建中没有丝毫的可笑念头,心里只有一些不安和愧疚。为了她妈妈,女儿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也开始相信这种事情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