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医婿小说全文 林超曲洛灵完整版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林超曲洛灵的名称叫《花都医婿》,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霸天之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为救姐姐,林超到处乞求,受人羞辱。背叛、欺压、绝望、无奈!今日,林超一朝觉醒,获神医传承!一把治愈之剑,可治世间任何顽疾。一把毁灭之剑,可杀人于无形。肆意人生,从今天开始!我桀骜而来,汝等,跪着滚!

《花都医婿》 第1章 四处碰壁 免费试读

南平市,白血病医院的走廊里。

林超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

姐姐曲洛灵主治医生的话,在脑海中不断的回响。

“你姐的病情,发现的太晚了,前期的治疗,只能延长她的存活时间,治愈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放弃治疗,你姐会在一周内死亡,或者再交10万块进行血红细胞再造手术,那样的话,能多活一年,你自己考虑吧。”

一年前,父母为了给姐姐筹钱治病,冒险开船去公海捕鱼,之后便了无音讯,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明。

当时医院催得紧,而且,曲洛灵的病情已经不能再等下去。

虽然林超跟曲洛灵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是从孤儿院抱养的,但从小一起长大,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去死而无动于衷。

为了凑齐48万的前期治疗费用,林超去沈家做了上门女婿,给沈家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妻子沈凌薇冲喜。

48万一年内花的一分不剩,曲洛灵的病情没能得到控制,如今,又要再筹10万块,林超感觉无比的绝望。

10万块,不是一笔小数目,谁会借给自己呢!

这一年,自己去别人家做了上门女婿,为了照顾姐姐,辞去了工作,没有一分钱的收入。

每个月,忍受着丈母娘的白眼,靠老婆沈凌薇给的3000块钱零花钱度日。

谁会借给自己这样一个吃软饭的男人钱呢!

自己拿什么还呢!

“小超,我不治了,不要管我了,让我去死吧,你为我已经牺牲太多太多了,够了,够了,答应我,答应我。”

曲洛灵无助的哭声,哭着求林超放弃她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中,林超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坚决的神情。

哪怕只能多活一天,一小时,也要治!

林超下楼出了医院,乘坐公交车,来到舅舅家门口。

“我们家没钱,就算有钱也不会拿去给那个丫头片子治病,她爸妈都放弃了,跑的没影儿了,你个外人逞什么强!滚滚滚!”

林超还没进门,便被舅妈拦在门外。

“舅妈,我是抱养的,我姐可是我舅的亲外甥女,求您了,借我点钱吧,救救我姐。”林超低三下气相求。

“呐!10块钱,拿去给她买顿饭,吃饱了上路吧!别说我不近人情,这10块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舅妈从兜里掏出钱包,从一堆大红钞票中,抽出一张10块的,丢到林超的脸上,嘭地一声关上防盗门,里面响起上锁的声音,像防贼一样防着林超。

人心怎么会恶心到这种程度!

不借就不借啊,什么叫吃饱了上路!

林超听到舅妈的话,怒火攻心,很想动手打人,但对方是长辈,只能忍住了。

10块钱对于10万块,虽然杯水车薪,但也是钱,林超弯腰从地上捡起来,无比失落地离开。

“大伯,救救我姐吧,求您了。”

林超舍不得坐车,徒步来到几公里外的大伯家门口。

“林超,我当初说什么来着?我就说不要治了,不要治了,你不听,48万一个水花都没溅起来,就这样便宜了医院那帮孙子,你还不长教训?还想再往里边扔10万块?你钱多烧的啊!”大伯同样把林超堵在门口,指着他的鼻子数落道。

“大伯,医生说了,这次手术我姐能再多活一年,求您了,看在我爸的份上,帮帮我姐吧,她是您的亲侄女啊。”林超把头低的很低,软语相求。

“一年10万?我一年都赚不了10万!你往一个要死的人身上花10万?”大伯训斥道,“清醒点吧林超!上次我借你的那1000块钱,不用还了,再借,没有了。”

大伯说完,嘭地一声关上门。

林超仍不放弃,厚着脸皮又转了几家,处处碰壁,最后借到手的钱,连100块钱都不到!

转了一天,亲朋好友已经借遍,只能去找那个人了。

当初自己为了她挨了一刀,差点把命丢掉,看在这个份上,多少会借给自己一点吧。

晚上9点,林超乘坐公交车在南平市酒吧一条街下车,来到一家“零度酒吧”酒吧门口。

这家酒吧,是他的前女友程雪卉,在他以前上班的那家公司的少总黄学义的资助下开的。

一次公司聚餐,林超带着程雪卉参加,聚会过后不到一个月,程雪卉提出了分手,林超这才知道,她跟黄学义搞到一起了,感觉当初那一刀挨的不值。

林超很愤怒,但无能为力,跟黄学义这种富二代较劲,自己绝对是自讨苦吃,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林超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程雪卉和黄学义。

在酒吧门口,踌躇很久,林超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一进酒吧,在众多年轻的男男女女中,林超一眼就看到了犹如鹤立鸡群的程雪卉。

她还是那么漂亮,走到哪里都是惹人注目的存在。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哟!这不是林超吗?怎么?从公司辞职后悔了?想求我让你回去?”黄学义率先看到林超,冷笑着说道。

“林超,你还来干什么?我说过,我不想再见到你了。”程雪卉看到林超,还是那副吊丝样,身上的衣服不超过300块,一年来没任何长进,眼神中露出厌恶的神情。

“雪卉,我有话跟你说,能不能跟我出去一趟。”林超鼓起勇气,面带祈求。

“滚!雪卉现在是老子的女人,跟你有什么好谈的!”黄学义***地在程雪卉脸上亲了一口,一脸不屑地说。

“有什么话在这儿说吧。”程雪卉见林超站着不走,冷冰冰-地说。

林超知道,程雪卉今晚不会跟自己出去了,艰难开口:“能不能……能不能借我10万块钱?我急用。”

听到林超是来借钱,程雪卉眼中的鄙视更重,黄学义也笑了,一扬胳膊,把一杯啤酒泼在林超的脸上!

“老子让你滚,没听到是吧!耳朵聋是吧!还有脸借钱,亏你说的出口!”黄学义一招手,几个带着酒气的小青年围了上来,“把他给我扔出去!”

“雪卉,求你了……”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林超不想放弃。

黄学义冷笑一声:“不滚是吧,呵呵,那老子就陪你好好玩玩!你刚才说,你要借10万块钱?”

林超咬了咬牙,点头道:“是。”

“这张卡里,有10万块。”黄学义随手拿出一张银行卡,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可以借给你,不,我可以送给你,只要你……做两件事。”

“什么事?”林超死盯着黄学义。

黄学义抿了口酒,讥讽的道:“第一件,跪下,叫爷爷。”

“哈哈哈……”黄学义的一众小弟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林超。

林超紧紧攥拳,手指甲都快要扎进肉里了。

但为了姐姐,他可以跪!

咚!

“爷……爷爷!”

“哈哈哈!”

啪——

黄学义将银行卡摔在林超脸上,似笑非笑的道:“乖孙子,带着你的零花钱,爷爷带你看个电影。”

黄学义搂着程雪卉往外面走去,林超沉着脸跟上。

三个小时后。

林超攥着银行卡,站在姐姐治病的医院门前,几乎要崩溃了。

刚才,黄学义带着他去了酒店,要他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看着黄学义和程雪卉在酒店床上做那种事!

屈辱!

愤怒!

但林超不能,为了姐姐的病,他必须要这十万块!

“哟,林超啊,怎么站在这里?”

忽然,舅妈的声音将林超拽回了现实。

林超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前拿十块钱打发了自己的舅妈,没有说话。

旁边站着的舅舅也是不耐烦的道:“出门买个东西都能碰到你,晦气!我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哎我说林超啊,一个半死不活的丫头片子而已,死了就死了,你何必为难自己呢,你说你去哪弄十万……”

“我已经凑够十万了,不劳你费心。”林超捏了捏手里的银行卡,冷冷的回道。

舅妈眼珠子一转,嫌弃的面容之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小超啊,你父母不知去向,我这做长辈的,也算是你半个监护人了,你小时候我还给你喂过饭呢,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啊,舅妈家里有急事,真的需要钱啊……”

林超皱了皱眉头:“你什么意思?”

舅舅也立马改口道:“你那个姐姐,反正也救不活了,何必浪费钱呢,咱们是一家人,现在我家里急需钱,不如你把这十万块借给我……”

“滚!”林超怒发冲冠!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拿来吧你!”

舅舅眼珠子一瞪,一把抢过林超手里的银行卡,冷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呢,刚才和你说那么多,是给你脸了!我和你说,你爹跑路之前,还欠我十五万呢,现在拿你十万,你都捡了大便宜了!”

林超睚眦欲裂:“放屁!我爹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舅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一下子坐在地上,泼妇一样的大喊大叫:“这是什么世道啊,欠钱不还还有理了?哎哟可怜我老两口啊,辛辛苦苦一辈子的钱,被你爹骗了去,我这以后可怎么活啊……”

周围一群人顿时对着林超指指点点。

林超脑子里嗡的一声!

他费尽千辛万苦、受尽屈辱,不惜下跪求人,好不容易乞求来了十万块救命钱,现在居然……

轰!

林超直感觉脑子都要炸了,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挂在胸口的一把木质小剑被一下摔裂。

唰!

一道肉眼凡胎看不到的青光直入胸口,林超脑袋一歪,晕死过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