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段寒妤免费阅读第4章 陈阳段寒妤大结局

陈阳段寒妤是作者九天孤阳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入赘三年,陈阳受尽白眼和嘲讽。直到有一天,一个神秘的女子找到陈阳,告诉他,名下有十套豪华小区的住宅……从此,陈阳睥睨都市,笑谈风月,翻云覆雨,恣意人生。

《最狂豪婿》 第4章 我拆了这破门 免费试读

嘭嘭嘭!

段寒亮兴奋的用力踹着门。

他觊觎段寒妤住的这套别墅很久了。

段家一共有两套别墅,一套是段奶奶住,另外一套是段寒妤的。

两年前,段玉叔出车祸后,段玉伯父子就想夺走这套别墅,但畏惧段玉叔会突然醒来。

如今,段玉叔已经医院里躺了整整两年,活死人一个。

老太太那边也已经默许了这件事。

原本段玉伯给的期限是明天,可段寒亮等不及。

他一刻钟都不想多等。

“段寒妤,开门,快点带着你的土狗滚!”

段寒亮兴奋地叫着。

他已经计划好了,只要这套别墅一收回来,就马上重新翻修。

从里到外,把原来的装修,统统拆掉。

故而这会他丝毫不担忧会破坏。

薄皮金属包裹着的实木门,根本经不住砂轮机的割切。

一串火星下去,门上就被切开一条尺许长的缝。

“啊——”

段寒妤被吓了一跳,尖叫出声,“段寒亮,你疯了?!”

回应她的,是段寒亮嚣张至极的笑声。

蓦地,一只手,拍在了段寒亮肩膀上。

段寒亮转身,惊讶地发现,居然是他嘴里的‘土狗’,陈阳。

“亮哥,需要帮忙吗?”陈阳微笑着问道。

并且递给了段寒亮一根烟。

段寒亮有些诧异的看了陈阳一眼,把他递来的烟,打落在地上。

“土狗,你的狗窝马上就要被拆了,有什么感想吗?”段寒亮伸手摸了摸陈阳的头,笑眯眯地问道,“是不是觉得很愤怒?”

陈阳点了点头,“有点。”

“但是又无可奈何对吧?”段寒亮哈哈大笑。

“你以为,入赘到了段家,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吗?你跟在段寒妤那个***后面,摇着尾巴舔了三年,你得到了什么?”

段寒亮竖起根手指,摇了摇,“你什么也没得到。”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把这门给我锯掉,把里面那个***拖出来,当着我们兄弟几个的面,做你这三年最想做,又没敢做的事。我就赏你五十万块钱!”

陈阳眸子微微眯起,“当真?”

“老子说话,向来算数!”段寒亮豪气冲天。

陈阳笑眯眯地接过那柄电砂轮机,冲着段寒亮比了个OK的手势。

“好嘞,段爷,今个儿听您的,五十万,我拆了这破门!”

嗤嗤嗤——

陈阳操作电砂轮机,很快就在门上,切出一个大豁口。

抬脚一踹,门轰然破掉。

露出了内里,站在客厅中,一脸愕然的段寒妤。

方红则是举着个扫把,杵在客厅中央,脸上夹杂着恐惧、恼怒、愤恨等神情。

“小妤,我们走。”

陈阳拎着电砂轮机,走到段寒妤面前,伸手牵住段寒妤。

段寒妤纤盈细长的手,温软如玉。

陈阳捏在手里,竟是有些心跳如雷,口干舌燥。

除了三年前婚礼上,这是陈阳第一次,光明正大、众目睽睽下,牵住段寒妤的手。

想看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这令段寒亮很不爽,很不爽。

“土狗,站住!”段寒亮伸手,拦住了陈阳。

嗤嗤嗤——

陈阳手中的电砂轮机,发出尖锐的转动声。

“你——”

段寒亮怒不可遏,却又不敢尝试,陈阳会不会把他手臂锯下来。

“好狗,不挡道。”

陈阳呲牙一笑,寒意森然。

同段寒亮一起来的几人,看着陈亮手中的电砂轮机,面露忌惮。

段家上门女婿是个窝囊废的事,他们都知道。

可就算这样,也没人敢这个时候,去博陈阳的胆量。

段寒亮几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阳,牵着段寒妤离开。

“我以为,你会……”段寒妤低着头,说道。

刚才,她真的怕极了。

“我是你老公,我有义务保护你。”陈阳温柔地说道。

段寒妤望着近在咫尺,却可能再也回不去的别墅,心底叹息了声。

也许,这三年自己不该为了名声,把陈阳圈在家里。

说不定他曾有机会变成一匹狼。

“陈阳,对不起。”段寒妤低声道。

“没关系。”陈阳笑着道,“一个段寒亮,我还没放在眼中。”

段寒妤没再说什么。

不是一个层面,陈阳永远不会明白,得罪了如今在段家如日中天的段玉伯父子,后果有多严重。

一辆黑色的奔驰S商务车,从远处缓缓驶来。

“前面就是陈先生的住处。”聂小倩压低声音,说道。

赵建国点了点头。

他已经回去偷偷查过陈阳的资料,知晓对方的身份。

这栋别墅,属于段家,是段家老三段玉叔的宅子。

陈阳,是段玉叔的女婿。

对段玉叔,赵建国还是很佩服的。

可惜,两年前那场车祸,令那个才情飞扬的人,一梦不醒。

赵建国还打听到了一件事——段家老大段玉伯,最近正闹腾着想收回段玉叔的这套别墅。

他找聂小倩,本想询问一些工作上的事。

却在意外地得知,陈阳夫妇已经被逼迫到这两天就得搬家。

难怪陈阳会突然出面,表露身份。

段家的上门女婿蛰伏三年,此时展露爪牙,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赵建国感慨唏嘘地道,“段玉叔找的个好女婿,段老爷子好福气……”

聂小倩茫然,“老板,你在说什么呢?”

“踩油门,冲过去,把那辆车撞烂。”赵建国指着前面的车道。

“啊?”

“算了,你下车吧。”

赵建国换下聂小倩,自己坐在了驾驶位,上档,给油。

奔驰呼啸着,笔直冲前去。

哐当——

段寒亮停在边上的那辆SUV,瞬间被顶飞,中段车门凹陷。

巨大的响动,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瞩目。

“对不起,对不起啊。”

赵建国掀开气囊,开门走下来,额头隐隐见血,“刹车失灵了。”

段寒亮气的肺都险些炸掉。

他可是看着,这车在前面下了个人,然后照直冲来。

“请问,这是陈阳,陈先生的家吗?”赵建国摇摇晃晃的问道。

这倒不是他在演戏,而是真的有些头晕。

“老板,老板——”

聂小倩吓的魂都快掉了,急匆匆奔过去,搀扶住自家老板。

然后,她小声的,给赵建国指了指陈阳的位置。

赵建国缓缓转身,对着陈阳的方向抱拳道,“陈,陈先生,对,对不起,鄙,鄙人,为今天白天的事,给您郑重的赔礼道歉。”

说着,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陈阳微微眯眼。

三年来,赵建国在他那十套房子上,赚了两百多万。

下午的时候,看似聂小倩在胡闹。

实则赵建国也在一侧默许纵容着她的行为。

但在核实身份后,赵建国立即态度大转弯,甚至还给聂小倩加了工资,现在又是雪中送炭的给自己涨势。

这赵建国,八成是有紧要事,想让自己帮忙。

“呵呵呵呵,呵呵呵,演戏呢?”

段寒亮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呱呱呱地拍着手掌,“陈阳,看来你这土狗为了在我堂妹面前露脸,也是下足了血本啊。”

“这二手的奔驰,没两万块,下不来吧?”

“这泥腿子农民的医药费,喂狗也得给五百块吧?”

“可***算过把老子的车撞坏,要赔多少钱不?傻叉!”

段寒亮咬牙切齿地喊着,反手一巴掌,朝陈阳脸上抽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