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纪事章节目录 淑女纪事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人气小说《淑女纪事》是来自秋李子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守玉顾澄,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再也不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大家闺秀!这是从小白兔成长为小野兔的故事。然后小野兔准备吃掉那只大灰狼。

《淑女纪事》 探看 免费试读

守玉虽回了屋却没躺下,平日极有耐性的她今日连多坐半刻都坐不住,拉着小月的手让她瞧瞧自己的发髻可有乱了?首饰戴的好不好,今儿穿月白色衣衫会不会太素了?小月抿嘴笑着说:“姑娘,奴婢梳头的手艺您是称赞过的,这头发一丝都不乱,这钗啊,还是那日亲家太太来下插定时插到姑娘您发上的。至于这月白色衣衫吗?姑娘,er奶奶可是说了,今日不宜打扮的太过富丽。”

  守玉又摸了摸身上的衣衫,面色红了起来,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今日只不过是坐在屏风后面,并瞧不到别人,定一定心守玉想说话,看见小月面上促狭的笑,守玉的脸顿时红的更甚,还要啐她一口:“呸,你不许再笑我。”

  小月忍住笑,把守玉推到镜子跟前:“姑娘您瞧,您生的那么美,又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统沧州城也没有几家的姑娘能比得上您的,不就是去瞧一眼,您怕什么呢?”守玉瞧着镜中的自己,双颊有如新绽桃花一般,自己也觉得自己容色娇美,但还是咬一下唇瞅一眼小月:“就你嘴巧,这样的话让人听见了定要说我不知羞,让丫鬟成日乱说。”

  外面已经响起朱氏的声音:“妹妹怎能是哪种不知羞的人呢?”不等小月去挑起帘子,朱氏已经走了进来,瞧见守玉的打扮不由赞了一声:“小姑果然如三月鲜花一般。”守玉走上前刚要行礼,已被朱氏握住手:“跟我走吧,前面厅上已安排好了。”

  守玉顿时觉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脚步虽跟了朱氏出去,但只觉得全身都在云中,轻飘飘的不知要往哪里去?桃花和小月跟在后面,朱氏的步子有点大,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桃花小声地对小月道:“听说姑爷生的很俊俏,小月,你是要跟姑娘出嫁的人,到时也有福了。”

  小月快速地瞧前面的主人们一眼才掐桃花一下:“满嘴胡说,要有福也是姑娘有福,我们这样的算什么?况且,”小月停下不说,桃花叹了口气:“小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人生死荣辱都攥在主人手里,姑娘又是个好脾性的,帮姑娘笼络住了姑爷,这对姑娘,对你,不都是件好事?”

  小月抿一下唇没有说话,此时已经到了花厅,桃花也闭口跟着进去。花厅里新摆了一面屏风,朱氏拉着守玉坐到屏风后面,桃花跟着进去,守玉瞧见小月也进来,面上涨红想说什么但没开口。还是朱氏体贴她:“小姑可是想让小月在外面,这丫头瞧的更亲切些。”

  小月听到朱氏这样说不由愣了下,但很快就应是站到外面垂手侍立,一副等待主人传唤的模样。守玉到了此时,已经不想再说什么话,这屏风瞧着遮的严实,从两扇屏风中间还是能瞧见外面情形的,而守玉坐的地方就在那两扇屏风中间。

  守玉屏声静气等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这位丈夫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俊俏?没有多少时候,花厅外已有下人说话的声音:“姑爷,还请在这里稍待,小的让人回老爷太太去。”

  脚步声越发清晰,守玉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长这么大做这样偷窥的事情,虽然偷窥的是自己的丈夫,可是这种事总不是闺中女子该做的。手上有温暖传来,守玉觉得自己那只颤抖的手被朱氏握住,这样就能静心吧?

  守玉把呼吸放的更缓,以防呼吸声太重让花厅里的人听见,抬头往外看去。顾三爷单名一个澄字,对下人点一点头就进了花厅,小月一眼看见顾澄,果然和别人说的一样俊俏,家里大爷是小月见过最俊俏的男子,可是面前这位姑爷好像比大爷面皮还要白净些。

  小月面上顿时有喜色出来,不由自主望一眼屏风,又怕被顾澄瞧出,努力收敛心神上前给顾澄行礼道:“姑爷还请这边坐。”小月手指的那张椅子,端端正正对着屏风,引路进来的下人先是瞧见这厅里怎么多了一面屏风,又见小月不请顾澄上座而是引到屏风面前,眉头不为人察觉地一皱但很快就松开,也请顾澄往这边坐。

  顾澄并没计较坐了下来,小月忙给他端上茶,接茶时候顾澄对小月勾唇一笑,小月顿时觉得心花都开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笑。但小月还是强自收敛心神,退到一边侍立,低头时候眼就往屏风后飘去,这么俊俏的公子配姑娘,真是天生一对。

  朱氏只觉得自己和守玉交握的手心里全是汗,这种心情曾经朱氏也有,不过短短一就什么都变了。朱氏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看向守玉,见守玉的唇紧紧抿住,眼几乎凑到屏风中间,面上除了欢喜再看不到别的,连平日常见的羞涩都看不到。

  朱氏松了口气,果然有张好皮相就要多讨人喜欢些,虽说顾家这人有种种不足,但总胜过自己丈夫连皮相都不如旁人,想到这朱氏不由肚里笑一声。花厅里的顾澄本坐在那里低头,不知怎么抬头往屏风望去。

  守玉只觉得顾澄那对眸子直直望进自己眼里,羞的忙往后退,这屏风是靠墙立的,里面本就狭窄,一往后退就差点绊了桌子,桃花忙扶住她,用手摇一摇示意她不要出声。守玉定定心坐下,瞧见朱氏望着自己耳根又红了,慌什么呢?这屏风围的那么严实,就算他猜出来也不能到后面来见自己,有什么好慌的,这样慌乱怎么到别人家做人?

  朱氏伸手安抚地拍一拍她,褚二爷已经走了进来,顾澄急忙起身拱手,褚二爷满面春风地回礼:“劳妹夫久等了,快往里面请,顾澄笑着回答道:“舅兄多礼了,小弟来的时候不长。”他们说笑着往里面去,临出花厅的时候顾澄又瞧向屏风,唇边带上一丝笑容。

  这丝笑容落在守玉眼里,守玉顿时觉得心开始怦怦跳起来,他这样笑,是不是已经瞧见我了?朱氏扯一下守玉的衣衫:“哎,妹妹,快些回魂了,人都走出好远了。”守玉这才回神过来,对上朱氏眼的时候脸上又红起来,小月已走到屏风后面,对守玉笑着道:“恭喜姑娘,贺喜姑娘,姑爷真是俊俏,比家里大爷还要俊。”

  守玉本就羞涩,此时听到小月的话只觉得是她打趣自己,起身拉着她回去:“还有别人在呢,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知羞?”说完也不辞一辞朱氏就脚步飞快地走出去。

  朱氏扶着桃花的手出来,想笑守玉几声又没笑出来,既然守玉也中意,出嫁过去也省的好些麻烦。桃花在旁边轻声道:“er奶奶,听说老爷过几天要请族里大老爷商量事情,想必是把大爷从褚家族谱除名。”

  褚守成入赘出去也有七八个月,按说这入赘出去的人就该立时从族谱里除名,但褚家族长迟迟没动,朱氏想了想就道:“公公他还是太心急了,大伯母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桃花皱一下鼻子:“再不好相与又怎样,横竖现在大爷已经入赘出去了,她没了儿子还不是没爪子的老虎。”

  朱氏并没说话,只是用手摸一下自己的肚子,没爪子的老虎?褚家这位大伯母若真是这么个靠丈夫靠儿子才能立足的女子,也不会在丈夫死后十几年牢牢把握家资,自己公婆一点空都抓不住?

  感觉到腹里孩子踢了下自己,朱氏面上露出笑容,孩子,为了你也不能继续依附大房,娘一定要为你把产业争过来。

  桃花恭敬侍立一旁,方才顾澄的相貌又涌上心头,哎,二爷要长的有姑爷一半好也好。瞧见朱氏往里面走,桃花忙收回心事跟随她去。

  知道了顾澄的相貌,况且那日瞧着他也是个谦谦君子,守玉做起针线活来心情更好,速度更快。沉浸在喜悦里面的她并没注意到家里的气氛有了变化,直到那天听说褚守成再次回到褚家,她才奇怪问道:“不是说大哥入赘出去,不是褚家的人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来通报消息的自然是小月,她眼睛瞪的有些大:“姑娘您别不相信,我今早去花园的时候还遇到大爷了,他比原来黑些瘦些,但模样没变,见了我还说了两句,还说来的匆忙没给姑娘您备添妆的东西,要姑娘不要怪他呢。”

  既然说过话,那就是大哥无疑了。守玉只是哦了一声就道:“回来就回来吧,那你见着大嫂没?”小月摇头接着把嘴凑到守玉耳边:“姑娘,听说啊,大爷是被休回来的。”

  休?这不是女子才能用的吗?守玉的眼睛顿时瞪大,小月见守玉感兴趣,指手画脚地开始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守玉,最后还来一句:“听说等会儿就要在前面进行分家呢。”

  守玉先还听的有几分趣味,等到后面只觉得意兴阑珊,叹了一声继续做起嫁妆来。小月忙把嘴一捂,自己一时说的高兴了,倒忘了不该在主人面前说这家里的话,还好这里只有姑娘,若是让太太听见,又该教训自己几句。

  外头传来朱氏的声音:“妹妹在家吗?”小月忙把帘子掀起,朱氏走了进来,她已快要足月,行动已极其不便,守玉扶了她一把,朱氏坐下才道:“妹妹,有件事要和你说在头里,原本公婆想把你嫁妆好好备一备,可是现在要分家,只怕家产大都要被长房拿去,你嫁妆里的首饰衣料只怕会少些。”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