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宁顾长九全本小说阅读

顾长宁顾长九是丞相府里姐妹,大小姐顾长宁是第一美人,奈何她母亲去得早,丞相娶了二房之后生下顾长九处处和她针锋相对,终于顾长宁被继母和妹妹联手陷害,送上了献祭台供狼王享用。现代女精英穿越而来,精通兽语和医术的她很快掌握全局,一步步夺回她在顾家的地位。顾长九又用计要把顾长宁嫁给李家傻子,而顾长宁将计就计和顾长九身份互换,让顾长九自食其果。

顾长宁顾长九全本小说全文导读

“可是娘,就这么算了吗,她已经知道这次换人的事是我干的了,万一她告诉爹那我不是……”

那她不是死定了?

高如意闻言有些恼怒,“你这丫头,怎么能告诉她真相?”

“娘,我当时以为她必定会死,所以一时得意就去见了她说了这事,没想到她竟然能从狼王嘴里活下来。”

在顾长九心里,顾长宁就是个废物,一条狗都比她好,可今日她的所作所为让她做梦都没想到,废材竟然会反抗?

“日后不可鲁莽,怪不得她像变了个人,原来是知道我们设计她了。”

顾长九一听这话有些着急,“娘,我们该怎么办?”

“放心,她被你爹关了禁足出不来,你爹现在也不会相信她的话。”

顾长九还是有些担心,“可娘别忘了她还有一个外祖父在,定国公若知道了那些事一定会对付我们,他可宝贝他这个外孙女了。”

高如意讥笑一声,“定国公?他翻不起什么浪,今日你舅舅在朝堂上弹劾了他,他已经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如何帮那丫头?”

顾长九闻言很是高兴,“如此甚好,就让这臭丫头多活几日,这顾家嫡女的位置我顾长九要定了!”

房顶之上,顾长宁轻轻盖好瓦片把母女两说的话都听了进去,她正准备下去,突然,一阵妖风袭来,一红衣男子瞬间出现在她身后。

“原来顾家废材喜欢爬房檐偷听人家说话?”

顾长宁身子僵了僵,见到来人伸手轻抚额间秀发,“是你?”

她那随意的撩发动作,看在男人眼中,却是有一丝魅惑。

月色皎皎之下,那红衣男人如松柏立于房檐之上,顾长宁一步步到他身边,目光上下打量他,这个天家王爷是个难搞的人,不过,他却对原主有过几次救命之恩,想来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但是,也不是什么好人。

“王爷有何指教?”

“顾长宁,一回到家就教训教你规矩的嬷嬷,气了你爹骂了继母,还命令狼王咬伤你妹子的腿,从前本王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等本事?”

“你到底想说什么?”

“本王不想说什么,不过……”

霍危楼突然俯身靠近了她,月光之下她的肌肤白皙,眼中竟然有星辰在闪烁,发出璀璨的光可与日月争辉。

他勾了勾唇和她靠的很近,“本王想和你做个交易?”

顾长宁就知道这霍危楼不是好伺候的主儿,他这是要拿刚才的事威胁她?

“王爷想做什么交易?”

“顾长宁,你可以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本王,你精通兽语,还和狼王做了交易?”

顾长宁目光一沉,他怎么会知道?

“你想说什么?”

“放心,本王对你没兴趣,本王只是想要你替本王寻一种宝贝。”

顾长宁耸肩,“宝贝?王爷也不看看我,我在顾家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我这废材能给你找什么宝贝,你这天家王爷想要什么宝贝没有?”

两人靠的很近,几乎呼吸相闻,霍危楼突然发现这顾长宁似乎还有些……

好看。

真是瞎眼了。

“本王想要的只有兽人族才能找到,你可以帮本王。”

顾长宁没什么耐心,“少废话,王爷想要什么?”

“兽灵石。”

她拧眉,“什么东西?”

她从未听过什么兽灵石,这是什么玩意?

见她不知道,霍危楼难得的耐心解释,“相传兽灵石是兽王精血所化,有着神奇功效,本王不通兽语无法寻找,可是你这废材可以,顾长宁,你帮本王寻找兽灵石,本王可以当今晚什么都没有看见,如何?”

“王爷真会要挟人,这兽灵石别说有没有了,就是有那也很难找,没错,那兽王我是和它有了沟通,不过找得到找不到,我……”

“你若不答应,今晚之事本王就会不小心说漏嘴,恐怕明日你这顾家大小姐又得被家法伺候,你的伤还没好,要对付这对狡猾的母女,你没有胜算。”

“你……”

顾长宁突然笑了,果然霍危楼不好搞。

“好,我答应找兽灵石,不过还得王爷帮我一个忙、”

“看不出来你这废材还挺贪心,什么忙?”

“王爷帮我进宫,我要见皇上揭露祭祀大典一事。”

“祭祀大典?”

顾长宁点头,“没错,这次祭祀大典原本不是我做猎物,我是被人设计了,这笔账怎么也得讨回来。”

霍危楼微微眯眼,皎洁月光下,那绿衣女子笑的颠倒众身妖媚不已,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傻丫头顾长宁吗?

一阵寒风吹来,他嗅到了一丝发香,“好,本王帮你。”

顾长宁却是发现了这王爷的秘密,“王爷脸色发黑,莫非是中了奇毒?”

闻言,霍危楼脸色一沉,“你说什么?”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深中奇毒?

整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悦耳萧声,顾长宁挑眉笑道,“等你帮了我你的毒我包了。”

说完这话,她立刻从房檐之下跳了下去,而后爬进了墙壁进入了她被围住的院子。

一切都悄无声息。

“王爷,这顾家小姐的话能信?”

霍危楼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面面具人,那人看起来如一个纸片人轻飘飘的,有些恐怖。

“是本王眼拙了。”

霍危楼微微眯眼,“没想到顾家废材会在祭祀大典上显露自己的真本事,看来是顾家把她逼急了。”

“王爷的意思,从前顾长宁废材之名是假的吗?”

霍危楼挑眉“她一眼就看出本王中了奇毒,如此的厉害你觉得她会是废材?”

“王爷……”

“青铜,找人跟着她,看看她什么时候和狼王联系。”

“王爷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霍危楼微微眯眼,一袭红衣烈烈作响,他桀骜不驯轻抚自己的脸,喃喃自语,“顾长宁……”

五更天,青儿爬墙从外面翻了进来,而后悄悄准备进门,却是突然看到了……

白嬷嬷竟然带了李嬷嬷鬼鬼祟祟在院子里面干着什么,当那口袋里面的东西出来之时,青儿惊恐捂住嘴巴差点叫出声来。

蛇……

她想上去阻止,却是害怕被人发现她出去的秘密,无奈只好等在那里,看着两个老东西到底想做什么。

“白嬷嬷,我都准备好了,这可是迷雾深林里最毒的七步蛇。”

……

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