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君战神徐奉天全集目录阅读

龙君战神是一本由作者战神一刀创作编写的都市战神逆袭的小说。小说故事中徐奉天隐匿都市三年,三年前他还是令世界震惊的炎夏国神话级的人物,是军中无人不知的黑白龙军,可当徐奉天退隐三年,却听闻自己的战友竟然被人害死在了都市,家族财产更是未婚妻夺走之后,徐奉天为了寻找真相来到了乐山市,也由此开始了热血的复仇之旅。

龙君战神徐奉天小说导读

一番威胁毫无作用,李浩安也有些慌了。

“我只想管李先生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徐奉天嘴角一抹嗜血的冷笑扬起。

“项上人头。”

话音刚落,一旁的安黑虎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匕首。

唰的一声!

一道白光从李浩安的脖子闪过……

一旁的安黑虎早已准备好一个檀木匣子,将首级装了进去。

徐奉天拿着檀木匣子,朝着云海酒庄走去。

“站住,邀请函呢?”

徐奉天一身朴素,一看便知不是高门显贵,所以看门的保镖态度也异常傲慢。

“我来见李潇然,送她一件礼物。”

“大喜的日子,新娘子是你想要见就能见的吗?”

一名保镖一脸不屑地冷笑道。

“有邀请函吗?有就进去,没有就滚。”

徐奉天摇了摇头。

“没有。”

“既然没有,还不快滚,怎么?再不走,信不信将你的手掰断?”

保镖说着,一只手朝着徐奉天的肩膀推过来。

咔嚓一声。

保镖的手被安黑虎抓住,用力一折,咔嚓一声,保镖的手腕当场被掰断。

另一名保镖刚想出手,安黑虎进前一步,抓住对方的手腕,咔嚓一声。

霎时间,其他几名保镖被吓得面色惨白,冷汗直流,一时间竟无一人敢靠近。

“现在,可以进了吗?”

安黑虎冷哼一声,周围的几名保镖却是无一人敢应声。

徐奉天看了安黑虎一眼,“你在外待命,我自己进去。”

“是。”

今日,云海酒庄之中热闹非凡。

只是不知为什么,原本在天上好好的氢气球忽然失火,导致下面的条幅都被烧掉了。

好在发现得及时,马上扑救,才避免了一场火灾。

虽然引发了一场小小的骚乱,倒是也没太大的影响。

众人依旧载歌载舞,不少人更是跑过去向新郎新娘频频举杯。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王家的大日子。

王家公子王德亮结婚,乐山市满城来贺。

而李家之女嫁入王家,也预示着李家的地位得以提升。

虽然李家还不是乐山市的四大家族之一,却也因此成为在乐山市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一流家族。

只是这时,有人注意到一个衣着朴素之人走了进来。

一米八的身高,长相俊朗,但衣着普通,完全不像是有资格能进入到云海酒庄的贵客。

“你是什么人?新郎那边的,还是新娘那边的?若是混进来的,小心我叫保安将你轰出去!”

一名约莫七十八的伴娘站出来,拦住徐奉天等人的去路,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了趾高气昂。

“不需要你轰,我只是来送一份大礼。送完就离开。”

伴娘和周围几个女伴注意到徐奉天手中的檀木盒子。

檀木本就是珍品,能用檀木雕刻而成的盒子,更是珍品中的珍品。

尤其是檀木上的花纹,雕梁画栋,龙飞凤舞。

仅仅这个盒子恐怕就价值百万。

“原来是贵客临门呀!”

忽然,从伴娘身后走出来一名身穿白色婚纱的女子,正是新娘李潇然。

“不知贵客是我李家这边的,还是我老公王家这边的?”

徐奉天微微一笑,“前夫赵家这边的。”

闻听“前夫赵家”四个字,在场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李潇然更是面目扭曲,双目之中怒火蹿升。

“你是什么人?敢来我的婚礼上闹事儿?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随着李潇然厉声咆哮,周围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徐奉天的身上。

面对李潇然的愤怒,徐奉天一脸淡然。

“恭贺新婚,我来送上一份大礼,有何不可?你既然是新娘,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这时,新郎王德亮走了过来,搂住李潇然的腰肢。

“亲爱的,怎么了?这是……你朋友?”

李潇然一脸憎恶地咒骂道,“我怎么可能有如此不入流的朋友,还不是那个死鬼赵文宇认识的阿猫阿狗!”

王德亮脸色一变,却又马上一笑掩盖了自己的愤怒。

“无论是谁的朋友,既然来了,都是客人。我看阁下衣着朴素,正好我有几套衣服在酒庄上,来人,请这位客人去更衣!”

马上有几名保镖走了过来。

当然,若真的跟着去更衣,自然有来无回。

徐奉天一笑,“不必。只是来送份礼物,之后就离开。我和王公子不同,别人穿过的破鞋破衣,我……不稀罕!”

众人听到这话,皆是一惊。

李潇然更是愤怒不已,指着徐奉天骂道,“你特么说谁是破鞋?把话说清楚了,否则,今天别想活着离开云海酒庄!”

一旁的王德亮一拉李潇然的手,显然不希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出事情。

“阁下当众侮辱我的妻子,可知这就是在侮辱我?”

王德亮提高嗓音,盛气凌人。

周围不少保镖靠近,隐隐有将徐奉天和安黑虎包围之势。

“不过……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无论阁下到底是什么目的,我都可以大人大量,暂不跟你计较。但是……”

说到这里,王德亮眼睛一瞪,“别有下一次。否则,我便会让你知道,乐山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的手段!”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有人笑道:“这也就是王家公子大度,若是有人来我的婚礼上闹事儿,我非叫人打断他的腿不可!”

大家一看,此人乃是乐山市于家的公子于天啸。

于天啸原来和赵文宇是合作伙伴,依靠赵文宇,于家才发展起来。

可让很多人都没想到的是,赵文宇死后,于家不仅没有跟着一起倒霉,相反还趁机壮大了不少。

原来,是于天啸早就攀上了王德亮这棵大树。

此刻,见到于天啸站出来鼓吹王德亮,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就是,人家王公子大人有大量,你们两个还赖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真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脸皮的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

“招惹了王家公子,还能活命,已然是天恩了。这人竟然傻傻地站在这里,还不知道滚!”

面对周围的冷嘲热讽,徐奉天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看着对面气得浑身发抖的李潇然,看着一旁故作大度的王德亮。

“今日来,只是为了送一份礼物。”

王德亮看着安黑虎手中的檀木盒子,盒子的确是好东西,价值百万。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德亮说着,伸手就要去拿檀木盒子。

徐奉天却是伸手挡住,结果安黑虎手中的檀木盒子。

“这礼物,主要还是送给新娘子的,希望新娘子能够喜欢。”

徐奉天将檀木盒子递给李潇然,这令王德亮有些不爽。

李潇然都是自己的,给她的东西,不就是给自己的吗?

“亲爱的,快打开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至于如此神秘。”

王德亮在一旁鼓动,其他人也纷纷嚷道打开盒子。

李潇然感觉手里的檀木盒子沉甸甸的,看了徐奉天一眼,她很担心,这里面是自己和赵文宇相关的东西,若是如此,那自己岂不是在众人的面前丢人。

“这礼物不着急打开,倒是你两个,送完礼物不是就滚吗?怎么还不滚?”

徐奉天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就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在场的某些人。”

于天啸一脸不爽,厉声道:“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吆五喝六?王公子大人大量,不愿意和你这种身份低微的贱民计较,你还真的将自己当个人了?”

“就是!”

之前阻拦徐奉天的伴娘也站了出来。

“你这种人,就算是手里捧着一个价值百万的盒子,也不可能让自己的身份地位提升一丝一毫。下等人就是下等人,非要往上流社会的场合里钻,只能让自己尴尬。懂吗?”

徐奉天一脸淡然,像是未听到两人说话一般。

有些质疑,徐奉天不是不愿去澄清,而是不屑。

苍龙在天,岂会在意下面蝼蚁的聒噪。

“赵文宇死,谁做的,和谁有关,我会查清。今日之礼,只是利息。乐山诸位,所有和赵文宇之死有牵连者,在家里等好,我会一一拜访,一一清算。”

话音刚落,王德亮不禁冷笑了一声。

“赵文宇是自杀,早有定论。阁下何必在这里妖言惑众,蛊惑人心?”

李潇然连连点头,轻声道:“就是就是!他自己做生意出了问题,欠了一屁股的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徐奉天瞪了李潇然一眼,“他做生意赔了钱,却还在临死之前将一半家产留给了你这个未婚妻?”

李潇然被徐奉天质问得浑身发抖。

“那是……那是……他给我的青春损失费!”

“阁下,注意你的言辞。潇然已经和那个废物没有任何关系了!”

王德亮有些愤怒。

毕竟是他的婚礼,却是总提到另一个和自己妻子有关的男人,这让他怎么能忍!

“就凭你,也有资格说赵文宇是废物?”

徐奉天抬起手,朝着王德亮眉心一指,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手腕微微向下。

一指点出,一道白色气劲,犹如箭矢一般。

王德亮急忙躲闪,原本应该划破脸皮以示警告的气劲却是直接洞穿了王德亮的两腮。

霎时间,鲜红飞溅。

一瞬间,满场震惊,众人愕然,云海酒庄之中一片大乱。

王家公子在自己的婚礼之上被人洞穿的两腮,怎么不引起混乱。

而在混乱之中,李潇然手中的檀木盒子也被人碰掉,撞在地上。

一个带着鲜红的人头滚滚落地。

“父亲——”

原本众人只是以为有人出手伤人,却是没想到竟然有人被杀。

一时间,慌乱更盛,尖叫四起。

甚至保镖都无法在混乱之中快速靠近王德亮和李潇然。

这一日,乐山市震荡。

回到车上,安黑虎问道:“先生,接下来要去哪里?”

徐奉天叹了一口气,“赵家,还剩下了谁?”

安黑虎从几天之前得到徐奉天的消息,便一直派人暗中调查此事。

“回先生,赵文宇父亲早亡,母亲外嫁,只有他和妹妹两人相依为命。”

“赵文宇死后,妹妹赵静雪……失踪了。”

徐奉天眉头一皱,安黑虎马上低下头,“属下已经派人去调查。得到消息,赵家出事之后,赵静雪便去投奔亲生母亲姜维兰。”

“姜维兰在何处?”

“苏家。”

“去。”

苏家府邸,豪车停下,一身伴娘装束的少女下车,让司机将车开去车库。

马上有下人过来帮她拎包。

“真是扫兴,本来今天在云海酒庄好好的。可不知道哪里来的两个神经病来闹事儿。然后有人趁机暗杀了王家公子。”

下人听到自己家大小姐的话,吓得瞠目结舌。

“王家公子死了?”

“那倒没有,不过嘴巴都被射穿了,十分吓人!”少女也一副被吓到的模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知道和那两个精神病有什么关系没有。”

这时,少女注意到旁边的凉亭之中,之前来到苏家求助的那个女孩儿还在。

“怎么小姨娘生的野种还赖在家里没走?”

见到那小野种,少女就忍不住来气。

原本一家四口好好的,小姨娘之前的女儿忽然跑过来。

小姨娘都看不上原来生的野种,让她滚,可父亲一时心善,竟然还要将她留下。

那小野种,竟然还真的就不滚了。

少女怒气冲冲地朝着凉亭走了过去。

“哎呀,这不是那什么静雪吗?”

赵静雪听到有人叫自己,这才回头。

“苏姐姐,我叫赵静雪。”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