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谢洛白溪草全文在线阅读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是一本民国军阀言情小说,谢洛白是大名鼎鼎的蓉城谢二爷,百战不殆的他在一次小规模战争中吃了亏,原因竟是作战图被个女人偷了。流落流莺巷的豪门弃女溪草为了自救,答应给别人偷作战图换取自由身,没想到那人还是战败,自己也面临卖给70岁的老头。谢洛白顺藤摸瓜找到溪草,本应该把她当成间谍枪毙挂在城楼,但溪草提出自己可以成为谢洛白的女间谍戴罪立功。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谢洛白溪草全文导读

第二天傍晚,溪草搭上开往雍州的火车。

溪草没坐过火车,但也知道就算是末等票都很贵,这两年北方不太平,百姓都往南方逃,火车票更是紧俏,而谢二却将整个头等车厢都包了下来。

车厢里窗明几净,座椅柔软,甚至还有单独的会客室,桌布是雪白钩花的,桌上的玻璃瓶里插着红玫瑰,还有露水在花瓣上打转。

溪草倒不认为谢二有多喜欢讲究排场,无非是提防暗杀罢了,军阀之间斗争残酷,不在自己的地盘上,诸事都要留心。

车窗外,燕京的景色渐渐被抛远。

溪草心头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想了那么多办法,做过多少次尝试,她怎么也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踏上了前往雍州的旅程。

本该兴奋的,可抬头看到谢洛白的脸,溪草就激动不起来。

昨天半夜,谢洛白抓到一名叛徒。

他很有兴致地将溪草从睡梦中拎起来,邀请她参观了逼供现场。

眼见热乎乎的内脏、肠子、胆汁从那人肚子里流出来,溪草转身就吐了,谢洛白却看得津津有味。

他扣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我一向不喜欢对女人动粗,所以到了雍州以后,你可要乖一点。”

溪草胳膊上起了层寒粒,此前她一直在思考,怎么从这魔鬼身边逃脱,可昨夜之后,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的脖子捏在他手中,随时可能被拧断,但往好处想,姓谢的必然是个人物,若能把事情替他办好了,借着他的势力在雍州狐假虎威,也不是没有可能。

两天后,雍州终于到了。

走出火车站,两辆福特汽车早已恭候多时。

谢洛白上了前头的车,傅钧言便带溪草坐了后面那辆。

因为之前的事,傅钧言起初有些膈应溪草,可无奈火车上时间太难打发,他不敢去纠缠谢洛白,又对何副官、小四等糙汉不感兴趣,只好和溪草搭话。

溪草也很懂审时度势,她急需寻个靠山。

比起恐怖的谢二,讨好傅钧言显然容易得多。

她长得一脸无害,桃尖刘海剪成垂丝刘海后,越发清纯水灵,又很会说话,所以三天下来,傅钧言早把前嫌抛至脑后,和她热络起来。

为了不露出破绽,傅钧言把谢、陆两家的事情,大致和她说了一遍。

谢洛白的外祖父,曾官拜翰林院学士,后因支持皇帝变法,被太后罢了官,前朝没落后,其子谢信周便参了军,在军阀手下混了个连长当。

比起自己的两个儿子,谢信周似乎更器重外甥谢洛白,不仅带他入军营历练,还送他到柏林军事学校留学三年。

谢洛白果然不负所望,归国后没几年,就干掉了舅舅的上司,又先后吞并了大小势力无数,终雄踞蓉城一带,成为了当今最年轻的大军阀。

难怪万处长一听到蓉城谢二的名号,便咬牙做了缩头乌龟。

两个月前,谢洛白带了一队人马,进入雍州。

溪草心惊,姓谢的已经是蓉城霸主,却不满足,雍州固然是块肥肉,但据说藏龙卧虎,盘踞着许多惹不起的大人物。

谢洛白带兵入驻,别的势力表面装死,恐怕背地里早已暗潮涌动,迟早有一场腥风血雨。

谢洛白必然也料到了,他找上自己,绝不仅仅是为了哄长辈开心,只不过因为那个失踪的表妹,刚好姓陆。

陆家,可是谢二渗透雍州的绝佳切入点。

这些事,溪草看破不说破,只问些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关心的问题。

“二爷怎么会跟着夫人姓谢?”

傅钧言面色变得艰难,含糊道。

“当初姨妈带他离开夫家,投奔了舅舅,那时起才改姓谢的,总之这事是他的忌讳,我也不敢细说,你可别不怕死去问,反正迟早要知道的。”

溪草乖巧点头,心中却在冷笑。

又何必问,无非是幼年被父亲抛弃,难怪这么冷酷残暴。

雍州谢府,是一栋气派的法式别墅,门楣浮雕、铁铸镂花,到处都有持枪的士兵把守。

雍州显贵都比较时髦,爱住洋楼,而燕京的房子却还保留着前朝的模样,犹如穿着旗装的迟暮美人。

汽车一前一后开进巍峨的堆花拱门,绕过花园,停在别墅门口。

谢家的老管家陈叔立马带着下人们迎了上来。

“二爷回来了?哟,还有言少爷!一年没见!您越发精神了!”

说着,陈管家向后头递了个眼色,女佣忙接过溪草手中的皮箱。

“这位就是云卿小姐吧,夫人接到电话,喜得一夜没睡好,念叨了一早上,可算是把人盼来了。”

陈管家笑盈盈地引路,溪草跟着走到门口,谢洛白扶住她的肩。

“表妹,小心台阶。”

这“活阎王”突然像个绅士般体贴有礼,让溪草很不适应,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

没想到谢洛白身子一低,贴在她耳边,语气徒然森冷。

“交待你的事,记牢没有?若说错一个字,我就把你丢进雍州城的勾栏,让你从哪来滚哪去。”

溪草怒火涌上,既然进了谢家门,她就是“表小姐”,谅谢洛白不敢在这里拿她怎么样。

她竟然猛地推开谢洛白,几步追到前头,挽住傅钧言喊“表哥”,一副委屈的模样。

傅钧言十分莫名其妙,还是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

溪草靠着傅钧言的胳膊,回头冷冷瞟了谢洛白一眼。

这臭丫头竟然在对他甩脸子,谢洛白面色立马变得阴暗,只听客厅里一个女声略带斥责。

“洛白,还不收收你那幅阎王脸,可别吓坏了云卿!”

一位妇人正从楼梯上走下。

“说了多少遍,在家就得和颜悦色的,别搞得像军营里审讯,我看着都瘆的慌,莫说小表妹害怕。”

她约莫三十多岁,看上去很时髦,穿着暗青色绣梅枝的丝绸旗袍,黑色的貂皮短洋装,发髻后别着金边翡翠梅花。

虽然体态已不再窈窕,但她依旧优雅,五官和谢洛白很像,是个温润的江南美人,连眼角细纹都是温软的弧度。

谢洛白上前扶住谢夫人,柔声唤“姆妈”,又笑吟吟道。

“我怎么会吓她,是表妹胆子太小,习惯就好了。”

溪草悄悄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杀人如麻的活阎王,在母亲面前竟然温顺得像只大型犬,真可怕真虚伪。

……

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