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龙刺战神穆凯完整版阅读

都市之龙刺战神是一本由作者龙刺之巅创作编写的都市战神逆袭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穆凯是十九岁便已经创立轩辕医馆的绝世神医,可在他被人设计之后,他的初恋背叛,他更是身败名裂,他被逼坠楼,却被一个神秘女人救起,当穆凯锒铛入狱,却进入了特殊部队神秘训练,三年中成为了一代将军的时候,他强势回归都市逆袭,不仅要复仇,更要找寻当初的恩人!

都市之龙刺战神穆凯小说导读

乱七八糟想法,抛诸于脑后,穆凯快步走到雕花木门外。

院落里,药香阵阵,还是熟悉的味道!

多年未归,似乎穆家并无变化。

在属下面前,穆凯冷酷寡言,周身带着煞气!

鼻梁上的墨镜,犹如他的标志,藏住眼神,杀伐果断不留情!

可现在……是回家!

穆凯摘下墨镜装进口袋,平直嘴角挤出弧度,眸中嗜血化为清亮,他似乎又变成了五年前那儒雅医生。

但,后背微微隆起,那是纱布的痕迹。看起来,像是衣衫不整。

缓缓叩响门上铜环。

急匆匆脚步声传来,门内传来女声。

“这么早,谁啊?”

木门朝外推开,露出一个熟悉面孔。

看到来人,陈金凤的笑容僵在脸上,随即变成一股冷漠。

“妈,是我!”

“是……是你,你还有脸回来?”陈金凤堵着门口,冷冷的说道,“你走错门了,我不是你妈,我没有一个草菅人命劳改犯的儿子。”

穆家百年医术世家,却被穆凯毁于一旦,名声败坏后,鲜有人登门看病,从此穆家没落。

穆家能有今天,一切都是这个扫把星的罪过,陈金凤恨死穆凯了。

“金凤啊,是不是有病人上门?带进来让我看看。”

关门之际,一个身着长衫的白头老爷子,颤巍巍走来。

见他,穆凯心头一紧。

“爷爷,是我回来了。”

穆凯温声回道。

声线隐约颤动,只是细不可闻!

“小凯?”

穆成雄脚步停滞,睁大浑浊双眼探头打量,他似是难以置信,转着圈足足看了两分钟,才一巴掌拍在穆凯后背,正好打在伤处,疼的穆凯险些龇牙咧嘴。

“好小子!你还知道回来!这三年你跑哪儿鬼混了!”

穆成雄对穆凯的信任,是发自内心!所有人都说,穆凯误人性命,锒铛入狱。

唯独穆成雄气的跺脚,愣是不信!

可穆凯入狱后,便是音讯全无。

老爷子遍寻门道,都无法得知下落!

“爷爷,说来话长。”

穆凯垂眸,不知从何说起。

“行了,知道回来就行,老爷子我啊,天天念叨你呐!”

穆成雄双手背后,不住的跟穆凯絮叨。

“你还想把我孙子关在门外,糊涂了吧?”

看到穆凯还在门外,陈金凤手撑门,老爷子急忙喊道。

“爸,今天是大日子,不能让这个扫把星劳改犯丢了我们穆家……”陈金凤不愿松手,低声对老爷子道。

“屁话!我还没死呢,这么快就想当家了?”

穆成雄声音冷冽,对着穆凯招手。

“小凯,爷爷还有好些话要说,你赶紧进来!”

看“门神”无动于衷,穆成雄脖子一梗:“那你把我也关在门外好了!我跟他外头说!”

无奈,陈金凤只得开门。

原以为冷清的院落,今天,竟然热闹非凡!

一些过年才会来的亲戚,此时都在。

让穆凯注意的,是一个英俊朝气,眉眼带笑的青年,他名表名牌加身,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此时更是被众人围着,似是众星拱月。

“振远,你跟颖儿真是天造地设,你可要好好对她哦。”

“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颖儿从小没吃过苦,不能委屈了她啊!”

“要是小夫妻吵架,你们啊,就回来跟长辈谈谈!”

七大姑八大姨齐聚,叽叽喳喳个不停。

“大姨,我和振远感情好着呢,才不会吵架!”

被同时围在中间的,还有一位妙龄女子,长发微卷,身段玲珑。她靠在青年肩头,满脸幸福神色。

“别担心,大姨,我会好好照顾颖儿,她在家是公主,在我们家就是王后。我保准让她每天都乐的合不拢嘴,想买啥买啥,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

青年笑说,表情宠溺又绅士。但穆凯看的清楚,他收着衣摆,唯恐被这些穷亲戚碰触。

“那就好,我们操什么心啊,颖儿跟了振远,那是去豪门享福去了!”大姨连连点头,唯恐惹来青年不适。

这时,穆成雄推了穆凯一把,让他进入人群。

众人同时扭头。

穆颖扫过,好奇问道:“爷爷,这是……”

下一秒,穆凯抬头淡笑。

穆颖有了答案,只是刚才的娇笑不复存在。

心里猛震,穆颖不自觉后退,脱离振远身侧。

“颖儿,哥回来了。”

穆凯笑的坦然。

被叫到名字,穆颖的慌乱一闪而逝,甜美脸庞瞬间冷若冰霜:“为什么你今天出狱?”

穆颖冷漠疏离,连带着欢愉的气氛也变冰凉。

穆凯想要揉揉穆颖脑袋的手,硬生生停在半路。

想也知道,这三年过去,一切都变了。但,转变如此残酷!

之前的跟屁虫,现在看他,竟像是不该来的人。

“你……是穆凯吧,怎么……又回来了?”

亲戚们表情微妙,不动声色的退后两步。

三年前,穆凯还是鼎鼎大名的天才神医,创办的轩辕医馆,门槛都被病人踏破。那时,这些人还说,是穆家祖坟冒青烟了,才捡回来个大宝贝。

一到逢年过节,穆凯就被众星拱月,吹出花儿来。

可此时,磕磕巴巴寒暄一句,他们便挪的远远的,把穆凯一人孤立。

只有大姨百无禁忌:“穆凯,你回来干什么?穆家被你祸害的还不够吗?今天是颖儿跟振远商量婚事,你故意来膈应人?”

陈金凤跟着插嘴,说出心声:“穆凯,你跟颖儿……那都是爷爷的玩笑话,口头说的不作数。但现在颖儿有了她的幸福,我这个当妈的就做一回恶人,你要是还念着她,就赶紧走吧!”

“住口!”陈金凤话说一半,穆成雄打断,暴怒出声:“我孙子好不容易回来,你们这些婆娘怎么这么多话!这穆家,现在还是我说了算!”

“爷爷!”

穆颖仓皇开口,唯恐老爷子说出,让她信守承诺的话!

她怎么可能跟败坏穆家名声的人在一起!就算是之前,她真的一片痴心,想要跟着他一辈子。

见穆颖红了眼眶,穆成雄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不做声了。

“穆凯,跟我进屋。”

穆颖收起情绪,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穆凯咬咬牙,跟在她身后。

虽是敛住气势,尽可能像是普通人,可三年来的习惯,使得穆凯走路依旧铿锵有力,规整直线,像是搭了尺子!

旁人没有注意,只有徐振远余光扫到,倒是没多想,就看那俩人一前一后,他有些不爽。

“穆凯……”进入屋内,穆颖坐下抬眸直视穆凯。

心内一酸,穆凯笑的苦涩:“小时候,你都是叫我凯哥哥的。”

抿了抿唇,穆颖挪开目光冷淡道:“小时候的事,不提也罢!现在,叫你的名字,都让我觉得恶心!”

只有天晓得,穆凯致人瘫痪而入狱,穆家人出门被指指点点的时候,她有多羞耻和无助!

就像是,满腔真心交付错了人,那种苦楚,痛彻心扉!

由爱转为恨,再从恨到麻木。

她彻彻底底的把穆凯这个人,从心底里拿走!

“当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穆凯解释。

“呵呵,大概吧。”

只不过,穆颖并不想听。

“多余的话不说了,叫你来只是告诉你,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穆凯笑容未改,但,酸楚更甚。

小时候,穆颖绝不会说这种话。

穆凯哥哥,无论你去哪里,去做什么,颖儿都会等你凯旋归来,颖儿永远做哥哥的港湾!

只是,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

三年征战沙场,看了太多生死,情情爱爱,不过身外之物。更何况,对穆颖的感情,始终都只是兄妹之情而已。

他只是想尽一个当哥哥的责任。

心心念念回家,也只是为了看看养母和爷爷,还有穆颖。

但除了爷爷以外,似乎没有人想让他回来。

“别来破坏我的幸福!也不要让爷爷和妈妈为难!”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