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玉安小刀完整版目录阅读

猎玉是一本由作者川川创作编写的都市赌石逆袭小说。小说故事中安小刀是一个生活在赌石行中长大的少年,当安小刀的父亲没有忍住诱惑借钱赌石,却血本无归,安小刀的父母无力偿还债务只能自杀,而安小刀却为了自己的妹妹不得不认真生活,他找上了自己的同学陈岚,只为了给自己一个翻身的机会,可被连番的侮辱,却让安小刀险些绝望,安小刀能否解救自己和妹妹,完成逆袭呢。

猎玉安小刀小说导读

良久,安小刀挣扎着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深深朝陈岚鞠了一躬,然后顶着所有人的哄笑离开了酒吧。

直到走出门,身后的哄笑、陈岚骂骂咧咧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

“陈岚,你从我这拿走的,我一定会拿回来!”

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之后,安小刀流着泪一步步朝家走去。

一路上安小刀都在幻想有朝一日飞黄腾达,让陈岚同样跪在自己面前道歉。

可回到家,看到屋子里的遗像,妹妹安小蕾带着泪痕的脸,安小刀不得不回到现实。

“哥,咋样了?”

“陈岚答应给我说情了,她还让我去陈家帮忙,一边赚些钱还债,一边给你存学费啊!”

在酒吧受尽屈辱的安小刀,不仅没办法说出真相,还必须要给陈岚一家说好话,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现实。

“陈岚姐可真是心善,有机会我一定好好谢谢她!”

涉世未深的安小蕾,这会对陈岚只有感激。

“不用,我已经谢过她了!”

自己已经丢掉了尊严,安小刀岂能在眼睁睁看着妹妹,去尊严扫地呢?

安小蕾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却也没问什么,只是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死死的盯着安小刀一字一句很严肃的叮咛道。

“哥,我听人说陈岚开了个翡翠店,你去帮忙一定不能赌石!”

“咱爸就是……”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刚刚止住哭泣的安小蕾,忍不住再度抽泣了起来。

此时此刻安小蕾的话,字字句句像是刀子,割碎着安小刀的心。

“哥答应你。”

安小刀强忍着没哭出来,狠狠的点了点头。

“你记住了哦,要是你去赌石,我就一辈子不理你!”

“好!”

安小刀再度重重的点了点头,安小蕾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去。

看着妹妹离去的背影,安小刀再也绷不住,踉跄着退后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陈岚!”

“陈岚!”

安小刀一拳接着一拳捶打着地板,眼泪和嘴角硬生生咬出来的鲜血已经混合在了一起。

安小刀一家是因为赌石才家破人亡的,所以安小刀是打心底里痛恨赌石。

可如今,陈岚不仅当众夺走了安小刀仅存的尊严,更逼着安小刀去翡翠店带客,去做赌石客当中最让人诟病的工作。

赌石圈子里,有句话叫带客死全家。

简短的五个字,足以证明这份工作,到底有多惹人痛恨。

虽然有一刀富、一刀赛过李嘉诚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广告词。

可玩赌石的也不是傻子,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更是小心谨慎。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催生了赌石行当里一个特殊的职业,那就是带客人。

所谓的带客,说白了也很简单。

就是事先和一些翡翠店约定好,在客人上门的时候,你在去店里赌石。

当然了,这赌石的结局是早就定好的,不能说百分之一百会涨,可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

带客人去店里赌石,翡翠店会把事先准备好,容易出翡翠、出好水头的石头摆出来。

到时候带客人,只需要装模作样的在那些赌石客、特别是外地游客面前表演一场一刀下去用几万块、甚至于几千块赌出几十万、上百万利润的画面就算是完工了。

到时候翡翠店里,自然会有推销员继续煽风点火。

所谓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你亲眼看到有人用很小的成本,一刀暴富,试问有几个人顶得住这样的诱惑?

这是赌石行当里一条灰色的产业链,见不得光、也最为让人不齿和痛恨。

虽然安小刀从没真正赌过石头,可赌石的信息,安小刀是从小听到大。

所以安小刀不止一次听父亲提及,就算做个赌石的烂赌鬼,也不要去当带客人。

因为很多带客人的下场都很凄惨,一旦被人发现,轻者挨一顿毒打,可更多的还是身败名裂、丢掉小命。

尽管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可第二天一大早,安小刀还是不得不瞒着妹妹,去了陈岚新开的翡翠店。

“哟,看你这一脸不爽的样子,是不想干啊?”

仅仅只是因为低着头没说话,安小刀就惹来了陈岚一阵冷嘲热讽。

“没有,昨晚忙着处理我爸妈的事,没睡好!”

“真晦气,离我远点!”

“安小刀我可告诉你,这事你要做不好,我立马让你滚蛋!”

安小刀除了强忍屈辱一个劲保证之外,压根没底气反驳半个字。

“丁老头,你好好带这穷鬼,教教他规矩!”

陈岚挥手叫来了一个五十岁出头、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老男人交代了几句,便捏着鼻子满脸厌恶的从安小刀身边快步走了过去。

那个老男人诨名叫丁老三,因为他只有三根手指头。

另外的七根手指头,全都是因为在翡翠店里带客,被人发现给活生生砍掉的。

丁老三也是跟着陈大富混饭吃的,因为父亲的缘故,安小刀也见过丁老三几次。

只是因为志不同道不合的缘故,安父向来打心底里看不上当带客人的丁老三,甚至于几次还在酒桌上发生过冲突。

所以这会面对丁老三,安小刀心里也没底气,甚至于还很忐忑。

“尊严都没了,还怕什么落井下石!”

良久,安小刀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全是孤注一掷的神态。

“小刀啊你别紧张,我跟你爸是老朋友了,你叫我丁叔就可以了,以后跟着我,丁叔肯定不会让你吃亏!”

让安小刀没想到的是,丁老三不仅主动跟他打了招呼,而且态度还很友善。

“丁叔。”

虽然安小刀知道丁老三这人老奸巨猾,而且当带客人的,那个不是唯利是图。

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日后还得仰人鼻息,安小刀也只能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丁叔。

这个时候,店里来了几个客人,三男一女个个衣着光鲜,一看就是有钱人。

铺子里几个卖货的也慌忙迎了上去,询问那三男一女要玩石头还是翡翠。

“丁叔,咱们要开工?”

因为是第一天上班,这会客人上门安小刀心中难免忐忑。

丁老三却是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其中一个拇指上带着翠玉扳指的男人道。

“这些都是雏鸟,小心谨慎的很,可不好带啊。”

“今天你第一天带人,等会叔给你挑几个老鸟练练手。”

在带客人眼里,赌石客被分成了雏鸟和老鸟。

雏鸟就是那些慕名而来,压根不懂得赌石这一行当深浅的赌石客。

至于老鸟则是那些研究赌石,也许曾经靠着赌石发了财,可现在依旧只能靠赌石为生的烂赌鬼。

有人会问,那应该是不懂赌石的雏鸟容易上钩啊?

其实不然,不懂赌石的也知道赌石风险大,而且没真正尝过甜头,反倒格外谨慎。

相反的,那些尝过甜头的老鸟,心里的贪欲早就被激发起来了。

说白了,赌石这东西就和赌博一样,一旦尝到了甜头,就会上瘾。

丁老三一番话,算是让安小刀第一次见识到了带客人这一职业的老奸巨猾。

没过几分钟,店里又来了两拨客人,第一拨一看就是外地来的游客,想来凑热闹的。

第二拨只有两个人,黑黑瘦瘦的目光闪烁,穿的不不华贵,可眸子里闪烁的都是贪欲和灼热。

“老鸟来了。”

安小刀虽然不懂赌石,也是第一次带客,可近朱者赤,这会也看出来第二拨来的客人,就是他们今天要带的客人。

一想到等会就要去干那把人往火坑里推的勾当,安小刀只觉得良心难安心情也是格外忐忑。

“别紧张,这些人要是不贪心,也不会着了道。”

“好好学着,以后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等这事完了,带我去你家给老安上柱香。”

丁老三拍了拍安小刀的肩头,几句话算是打消了安小刀一半的忐忑,至于另一半则完全是被无路可选的形式硬生生逼下去的。

随后丁老三就拉了拉衣领口,装模作样的走了上去。

安小刀也只能跟着走了过去,货架上、地上都摆着很多石头。

大大小小琳琅满目,有的还开了窗口,能看到里面碧绿的水头,着实让人眼热。

“小伙子,你也玩石头?”

丁老三佯装扫了几眼石头,就不着痕迹的和安小刀打了招呼。

安小刀心里紧张,可也很快反应过来,配合着点了点头。

“这赌石有句话叫,新店开门一把火,十赌九涨,这可是发大财的机会。”

一开始丁老三和安小刀一唱一和,根本没引起什么主意,可随着丁老三那一套套赌石行当的贯口说出来,在搭配上丁老三一副高深莫测的嘴脸。

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第三批进店的那两个老鸟,一直在留意着丁老三,眼神有些惊讶、可依旧带着怀疑。

带客说起来简单,可真要坐起来,绝对没那么容易。

“看样子叔您是有中眼的石头了?”

安小刀拼命让自己的神态语气看上去很自然。

丁老三笑而不语,装的很高深莫测,斜眼看了一眼货架上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

“这可是标准的鸡蛋石,现在很少见,绝对能涨!”

“这块我要了!”

那一刻安小刀也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虽然他知道那块石头,是陈岚早就安排好的,可今天带客能不能成功,全看接下来能出啥样的水头了。

听到鸡蛋石这三个字,就连安小刀都忍不住露出了吃惊的神态。

更别提那两个老鸟了。

安小刀虽然没赌过石头,可也听父亲说过,这翡翠原石大致上分成水石和旱石。

大部分赌石客,只知道赌石要先赌场口,在赌水种,可他们不知道在此之前,水石和旱石的区分,对水种很大的影响。

赌石行当里的赌场口,大多是指西岭国境内大小三十六个场口,其中又以木那老厂最有出名。

可三十六只是一个笼统的数字,到底有多少石场,恐怕没人说得清楚。

而旱石和水石,说的是原石的形成过程。

翡翠石矿和大部分稀有矿石一样,要么是火山爆发形成的,要么是海陆变迁、水流冲刷形成的。

类似于和田那样的玉石,就是水石的代表。

而翡翠,大部分是旱石,却也有不少水石,其中外形椭圆、圆形,黄褐色砂皮就是翡翠水石的典型特征。

这种原石因为外形的缘故,也叫鸡蛋石。

外行人只知道翡翠分三种水头、玻璃种、冰种、帝王绿,其中以绿为尊。

可其实不然,除去这三种水头之外,还有黄杨绿、鸡蛋黄、火烧云等等水头。

而鸡蛋石,是最有可能出鸡蛋黄的原石,鸡蛋黄的水头虽然不及帝王种名贵,可也价值千金。

眼下被丁老三这么一渲染,铺子里的气氛顿时就被调动了起来。

三波客人,十几双眼睛全都偷偷看向了丁老三。

“外形椭圆、黄沙皮,这还真是货真价实的鸡蛋石!”

安小刀知道带客,是推人如火坑的勾当,可这会他自己就在火坑里,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别人呢?

安小刀附和着说了一句,语气也伪装的很吃惊。

听完安小刀的话,丁老三也有些惊讶,显然也没想到安小刀竟然真的知道鸡蛋石的门道。

“哟老人家你可真有眼光,这的确是鸡蛋石,要不是新店开业,都不会摆出来。”

铺子里的员工也抓着机会上前继续煽风点火。

“报个数,这石头我要了!”

丁老三大手一挥,铺子里的员工竖起三根手指头,又比划了一下。

古董买卖有袖里乾坤的叫价方式,赌石也有一套专门的叫价方式。

员工比划的那个手势,行业叫小三五个蛋,意思就是三万块钱。

“这价格公道吧?”

三万块的价格,比起市场价还要低了不少,这一下把气氛渲染的更热烈了。

丁老三当场配合着答应了下来,一挥手就让人开了石头。

这会带客的路子已经铺好了势头也造足,能不能成,就得看那鸡蛋石是不是真的能出好水头了。

尽管带客用的石头,都是事先精挑细选的,赌涨的概率很大,可神仙难断寸玉,在没切开之前,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一百涨。

所以在开石头的时候,店里三波赌石客全都眼巴巴的盯着,就连安小刀也忍不住看了过去。

车床砂轮旋转的声音在接下来半个小时里,成了铺子里唯一的响动。

“溏心蛋!”

“出溏心蛋了!”

“竟然是溏心蛋,这起码能换一台小轿车了吧!”

随着这一声落地,整个铺子都炸了锅。

溏心蛋属于鸡蛋黄水头的范畴,而且是其中最好的。

所谓溏心蛋的翡翠,色泽很想琥珀,可颜色没那么深沉,通透度比琥珀好的多,价格也远非琥珀能比拟。

等到丁老三直接转手把那出了溏心蛋的石头卖给铺子,扣除三万块的成本,还赚了整整十万的现金之后。

那三波客人只剩下满眼羡慕嫉妒了,特别是那两个老鸟,这会眼珠子都在颤抖,那神态之恨不得那块石头是他们的一样。

虽然安小刀知道这一切都是陈岚事先安排的,可这会亲眼看到丁老三用三万块、不到一个小时就赚了整整十万,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那股贪欲也在蠢蠢欲动。

“小伙子,我早跟你说新店开张十把火,十赌九涨水。”

“发财的机会,你不选一块?”

安小刀还在发愣的时候,丁老三突然上前拍了拍安小刀的肩头。

那一刻安小刀浑身一颤,回过神抬头瞪着丁老三。

安小刀怎么也没有想到,丁老三会把收尾的工作交给他。

带客一般分成造势和收尾,换句话来说就是要两个人前后去赌,第一个赌涨了叫造势,第二个叫收尾。

这也算是双保险,可相比起造势,收尾无疑更难。

更何况安小刀还是第一次带客,可骑虎难下,安小刀只好点了点头,走到了货架旁。

然而让安小刀没想到的事情不止让他收尾这么简单。

按照规矩,带客用的石头都是提早准备的,最少也是两块。

可这会完全没人告诉安小刀,第二块石头放在了哪里?

一下子安小刀就紧张了起来,忍不住回过头把求助的眼神看向了丁老三。

可这会丁老三只是满脸微笑的看着,压根没有要提醒的意思。

看到丁老三那副嘴脸,安小刀就算在傻,也明白过来,丁老三这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摆明了要踢走他。

偏偏这个时候陈岚回来了,等到几个店员上前小声把店里这会的状况告诉陈岚之后。

陈岚也就把视线投向了安小刀,居高临下的模样、满是威胁的眼神。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安小刀,若是这带客收尾的工作,今天他没做好。

陈岚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安小刀不怕死,也不怕被陈家以欠债不还的罪名送去坐牢。

可安小刀知道,他要是没了,妹妹安小蕾就彻底无依无靠了。

而且今天这一道坎,要是迈不过去,之前在酒吧当众下跪的屈辱,一辈子都没机会洗刷了。

店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到了安小刀的身上。

“妹妹对不起,不是我要赌石,是没办法!”

良久安小刀闭着眼低声呢喃了一句,等到再度睁开眼,脸上只剩下了孤注一掷的狠色。

深吸一口气,安小刀迈步朝堆放着石头的货架走了过去。

货架上的石头,从上百斤、到拳头大小应有尽有,价格也是从几十万、上百万到几百块。

因为没人告诉安小刀,带客用的石头到底放在什么地方,所以这会安小刀只能靠自己来一场真正的赌石。

那一刻安小刀拼了命的回忆着父亲在他耳边念叨的赌石经验,一边瞪大了双眼在那琳琅满目的原石当中来来回回扫视着。

……

赞 (0)